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覺得政府而家做到幾多?

2020/2/3 — 13:4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在醫護罷工問題上,一些人只關注病人權益會否受到損失,但醫護身為對抗疫症最前線,本身承擔著巨大風險,權益也應該得到保障,而不能只用「職責」為遁詞,漠視他們的風險和權益。

書生翻查了文獻,找到世衛 2016 年出版的《Guidance For Managing Ethical Issues In Infectious Disease Outbreaks》,裡面有一章節提到傳染病爆發期間,有效的應變措施全有賴於各種前線工作者 [1] 的貢獻,惟在對抗疫情中他們的職責類型常超出可合理預期的範疇,承受巨大風險,所以社會必須承擔對等的義務,使社會與這些工作者的關係是互惠,而不是變相剝削。

世衛據此訂立了諸多準則,要求社會(政府)履行義務,保護前線人員的權益。書生把這些準則翻譯,並在一些小細節上加入了個人考慮,供大家參考。

廣告

【政府/社會須承擔保障前線抗疫人員的義務】

1. 盡量減少前線的感染風險,提供必要的資源、信息及防護工具
在傳染病爆發期間,政府必須向前線人員提供必要的培訓、資源和工具,其中包括對病原體和疫情控制措施的已知準確及完整信息、爆發當地的各種最新信息、個人防護裝備。政府也應對前線進行定期篩檢,以盡快發現任何感染及即時護理,以將傳染給同事、病人、家庭和社區成員的風險降到最低。

廣告

2. 患疫疾的前線及其直系親屬應獲得優先的保健醫療
政府應確保患疫疾的前線及其直系親屬得到合理的最高水平保健。在發現疫苗和其他治療方法有效時,政府亦應考慮優先向前線及其家屬提供。

3. 確保公營和私營的工作人員均獲得適當報酬
前線應獲得公平的報酬。政府應確保向公共部門工作人員支付工資,並同時努力確保私人或非政府部門的工作者也獲得公平的報酬,包括前線因工染病而無法工作時,能提供財政支援。

4. 支持前線重新與社區融合,避免受到歧視
社會可能會對部分前線工作者排斥和歧視(因為懷疑他們曾受感染),尤其是那些負責感染控制和處理屍體人員。政府應努力減少他們受污名化和歧視的危險,幫助這些工人重新融合社區,包括提供就業援助,以及必要時能讓他們遷移其他社區。

5. 向前線的家庭成員提供援助
前線工作者往往需要離開家庭,履行職責或要隔離及康復。政治應向他們的家庭提供援助。政府也應向因公殉職的前線家屬提供遺屬津貼。

【前線抗疫人員承擔的風險責任須合理】

在疫情爆發期間,前線工作者可能有職責,但這不表示承擔的風險責任無限。工作承擔的合理風險責任,應仔細考慮下述各項元素:

1. 前線與社會的義務是互惠的
任何工作者承擔的個人風險責任,都必須取決於社會是否履行上述對工人的「互惠義務」。如果政府不履行互惠義務,前線就不能正當地 (legitimately) 承擔對自己及家人造成傷害的巨大風險。

2. 個人風險和公共利益須符合比例
社會不應該期望前線工人員暴露在不相稱的風險之中,即其承擔的個人風險責任與他所貢獻令公共衛生的得益,兩者須符合比例原則。

3. 分配職責和崗位須公平與透明
前線人員所承擔的具體任務和風險,必須是以公平、透明的方式作出分配,不能有黑箱作業。

4. 評估不參與的後果時須從寬
應該提前告知前線員工可能承擔的風險。在可能的情況下,應在書面就業協議中明確期望。不願意接受「合理」風險和工作任務的工作人員可能職位會受到影響,但額外的懲罰諸如罰款或監禁是沒有必要的。負責評估的人應該認識到,工作者往往需要在其他義務(如家庭義務)和與職責之間取得平衡。

【關心病人之餘也關心所有醫護及其他前線工作者】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連世衛指引也表明參與抗疫的前線人員的風險責任並非無限,政府和社會都有責任保護他們的權益。

其實當醫療系統的資源貧困到影響醫護自身的安全,例如缺乏基本的防護衣甚至口罩,那不只是影響醫護的健康安全,也會連帶損害病人的利益(例如傳染給其他類型的病患者及其家人)。

醫護可以基於個人價值觀和選擇,承擔巨大而不合比例的風險,但這不表示選擇罷工的醫護就有相同的義務必須承擔不合理的風險責任。

書生只希望大家關心病人,也關心醫護及其他工作人員。


[1] 前線工作者不只是傳統大家認識的醫生和護生,還包括治療師、救護車司機、實驗室工作人員、各類醫院輔助人員、環境衛生工人(清潔工)、殯儀從業者、援助義工、負責追踪人員等等。這些人不應該被我們忽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