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願意原諒謝安琪們嗎?

2019/10/18 — 19:3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據「連登仔 2019 最失望藝人排行榜」中,謝安琪名列榜首。 

「Part 咗麥浚龍,就冇聽過佢為香港人講過一句說話!」

「2014 年敢於撼動高牆的她早已經唔知去咗邊?」

廣告

本來都沒有多想,只是開 show 前熄燈臨開場一下,「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響遍全場之際,自買飛以來就不想帶來的質疑,終歸到來。對,是這班謝安琪的核心觀眾層提醒了我。我相信那一晚他們都是帶著矛盾心態大叫,因為他們應深明,不會幻想再看見那個已回不去的民主女神。 

自 2016 的《山林道》後休息兼誕女後,那一個敢於諷刺時弊,勇於為弱勢出頭的謝安琪彷彿已將此曾經與自己形影不離的身影甩開。一來簽約麥浚龍,已宣告周博賢時代告終;二來「浦銘心」project 企劃探討的幾乎都是成長情愛,演唱會叫得做「Isn’t me」,幾乎肯定是訴說董折與浦銘心的故事延續,而且,這名字亦提醒大家,不需要吶喊去喚起真正與曾經的她。 

廣告

對於一直喜歡謝安琪,與這年間對這個 project 都跟得幾貼的人來講,這個絕對是可以納入人生 list 的演唱會。香港演唱會四大原素:嘉賓、浮誇衣飾、真情流露、encore 到永遠,統統沒有,謝安琪全程一言不發(大牌歌星有膽咁做的幾乎已數到 06 年陳奕迅的「Get a Life」),只說好故事,回歸音樂,駕馭好華麗的舞台燈光與編曲樂隊,詮釋了演唱會的深義與可能性,再加上謝安琪回勇的聲線,只要你進場前好好整理心緒,其實不難有如此感覺。 

突然冷不提防,接近完結環節,謝安琪突然唱起《獨家村》來。

作為 2014 傘運抗爭系列之一,它沒有《雞蛋與高牆》的激盪,沒有《家明》的哀憐,但總算有「若求風光去鞠躬 祝福你成功」的溫和痛陳。可能是進場前壓抑了期望,又或者是四個月來的心緒壓抑太久,唱了兩句,我已經禁不住掩面。 

沒想到沒多久,謝安琪也一樣失聲。

她當然沒有明言,亦可能是我過分詮釋,但這首於傘運時派台的歌,已牽動太多如我的心緒,一起淚流。 那一刻,浦銘心終於下台了,謝安琪終於登場,那怕只是那幾秒間。

又或者說,謝安琪沒有離開過大家。休養之際,遇上身體力行支持本土創作的麥浚龍,用經年的時間去說好一個都市故事,再找來陳永良陳哲廬 Ted Lo 人山人海蔡德才梁基爵等最頂尖的音樂人成就音樂企劃,專注地為創作增添更大的可能性,作為樂迷,還是感恩還正在成就更好的香港樂壇。 

然後大家毫無預兆碰上了這場風暴。

這個愈趨高度對立的燥動時空,中立就是幫兇,沉默就是原罪。我們對任何支撐自己的表態充滿無比的飢渴,我們都再沒有耐性去看待默默的守護。所以對謝安琪,對張敬軒,還有更多的他們,我們開始按捺不住,鞭撻他們懦弱不作為,痛撃他們為事業犧牲靈魂。

面對如此情勢,借用近來網上一句擲地有聲的話回應:

「別再比誰付出最多,將看不清決心的當成敵人,這種心態,只是為愛而生的批鬥。」

我們不是不知道,這個連支持登記做選民的李佳芯都容不下的娛樂圈,一個表態,隨時是一輩子的事業。

正如我們沒能改變藍絲一樣,一個人的信念不會說散就散。在某些用血寫成的日子換上黑頭像,與我們一同失眠的人,雖然沒有成為另一位何韻詩黃耀明,但至少不需要擔心他們會變成余文樂與彭浩翔。任何在默默守護的,都不應是我們的敵人。

不如一同盼待煲底那一天,與最坦率的謝安琪們重遇,邀請他們為我們送上久違的《家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