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2020/3/6 — 15:35

駱惠寧

駱惠寧

中聯辦新主任駱惠寧最近發表公開信,標榜以信心愛心齊心抗疫,其實是無的放矢,言辭雖然懇切,卻迴避問題和責任,還喊打喊殺,絕不放過拒絕認命的香港人。

香港以至世界各地,不少如今飽受武漢病毒引發的疫情所困,民不聊生,都源於大陸政府隱瞞疫情,防疫無方,他們向港人向世人鞠躬謝罪懇求原諒,理所當然。但駱惠寧沒有借公開信向港人致歉,也沒有認真檢討過失,甚至沒有半點歉意,反而擺出恩主姿態,說甚麼國難當前,仍給香港一千七百萬個口罩,又說配合特區政府控制大陸來客到港、保持日用品供應香港等等,足見北京關心香港,看來香港人應該感恩不盡才是。

大陸政府不但向香港輸出疫情,更限制防護物資供港。根據政府漏出的機密報告顯示,本港醫院管理局的主要供應商,在疫情爆發後,其內地生產線受到「中央調控」,意思即製成品如口罩和防護裝備都給中央拿去應急,因此無法如期運來香港,使防護供應儲備嚴重不足。特區政府隱瞞實況,駱惠寧是中央的欽差大臣,該知道此事,怎麼連向香港講句多謝或抱歉也沒有,還擺出一副香港恩主的模樣?

廣告

駱惠寧的職責該是向中央反映香港民情,確保防疫措施急市民所急,例如禁止大陸來客入境以免增加本港檢疫壓力,並全力支援醫護人員。但特區當局至今仍拒絕全面閉關,更把不少防護物資優先派給警方。香港社會如今人人自危,公務員上班,政府也不能提供足夠防護設備,其他人更只能自求多福,為口罩東奔西走。但駱惠寧還期望香港人對政府報以掌聲,不是開玩笑嗎?

說到底,他要突出的信息是抗疫不忘愛國,甚至說,只有愛國才能抗疫成功,「攜手走過崎嶇」。他的宣傳口徑不外舊調重彈,愛國等於聽黨話,而在愛國的旗幟下,大家團結一致,以大陸為後盾,依北京之計行事,由過去現在到未來,每次都定能渡過難關。

廣告

言下之意,誰支持黨誰愛國,誰就是朋友,否則就是破壞者就是敵人。如果駱惠寧空泛說說團結、齊心、愛與和平之類,留點空白,讓大家心領神會,徐圖後計,本也無可厚非,但駱惠寧抗疫不忘鬥爭,把話說白了,肆意抨擊罷工醫護人員借機散播不滿,破壞中港兩地人民感情,就是攞明上綱上線,亂扣帽子,趁機孤立並打擊不滿當局抗疫不力的反對者。

他似乎不明白,儘管他大罵罷工者是「政治操弄」者,但他罵的不是誰,正是他自己。首先,他痛恨的搞事者,是以政治考慮蓋過專業決定來對付疫情,但他自己正正是政治掛帥,毫不尊重專業的決策。例如香港醫護界主張抗疫需要封關,不讓來自疫區如大陸的來客入港,是處理公共衛生危機的專業應對手段,也是香港兩間醫學院的共識,以至國際常用方法(如新加坡、印度等國家都禁止曾到中國的旅客入境),目標是針對地區不是針對國籍人種。到了特區當局屢勸不改,醫護為免疫情擴大使香港醫療系統崩潰,才以罷工施壓,也是逼上梁山而已。最後當局亦逐步收緊入境措施,罷工的醫護應記一功才是。

駱惠寧不站在醫護一邊,不理會科學決策和專業判斷也就算了,總不該生安白造,亂派帽子,把醫護反對疫區來客入境的專業主張,歪曲為反對大陸人入境的國籍歧視偏見。如此刻意炒作,不正是他口裡極其反對的政治操弄嗎?

再者,他即使要把問題政治化,孤立罷工者,但也注定失敗,因為被孤立的不是這些醫護人員,而是他自己。例如他狠狠抨擊罷工的醫護人員是「冠狀病毒」,說他們是少數搞事者,反映他彷彿活在五里霧中,不知道罷工醫護一直得到多數香港人的支持(八成人贊成封關、六成人支持醫護罷工)。他的批評,基於顛三倒四的事實,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毫不體諒醫護的訴求,因此冒犯的不單是罷工醫護,更包括他們的支持者,隨時挑起更激烈的反抗。

一篇討檄罷工醫護不顧專業只搞政治的公開信,不幸揭露了發信人正中自己的批評,確實值得大家一讀再讀。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