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20/6/30 - 16:11

來講講港獨

談到獨立之類,特別在這時勢,像是彌天大罪碰不得,但所謂自由,就是太陽照常升起,昨天能說的,今天可以、明天可以,就這樣。

要講獨立,首先說一下,「國家」的本質是甚麼?

近日政府在宣傳國安法的時候,經常說「有國才有家」,這是徹頭徹尾的錯誤和愚民。國家的本質,是權力,甚麼自古以來、不可分離都是廢話,現代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就是軍力和權力。

廣告

國家,從來都是打回來的,共產黨的統治,也是從國民黨手上搶回來的,所以甚麼「有國才有家」,完全是 bull shit,假設今天中共的統治因為不知甚麼原因終結了,在其治下的人和家庭還是活得好好的。

然而,政府、政權總是熱愛將自身的存續放於人民之前,古時的君權神授如是,而今的專制政權「有國才有家」亦如是,但若抓去權力的外皮,政府的本質是甚麼?

是提升效率的工具。

政府的出現,是因為「人太多」,各自為政可能會有糾紛和混亂,亦不可能事事集體決議,才需要一個代理機構執行社會規章、維持秩序和管理資源。

雖然現實往往倒置,但抽走所有政治現實和權力壓制,國家、政權的根本,是人,是被管治甚至壓迫的人,主權在人、國家權力來源在人、政府的正常性和認受性,也在人。

正如此,才會有看似低效的民主制度。

這不是甚麼要等待恩賜的獎賞,而是沒有人的自由選擇和授權,所謂的政府根本沒有存在的理據和正當性;而當一個缺乏授權的政權、以壓迫和剝削為任,被其管治的人又沒有任何合理方式,可以反映意願和選擇,政權被推翻、或部份人要求獨立,只是順理成章。

這亦是《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提及的人民自決權的精神,目前一大票曾經是殖物地的非洲國家都是以公投獨立出的,不贅。

說回香港,英國和中國在承認國際條約適用香港時,抽走了人民自決權,兩個政權拋來拋去的過程中,「香港人」本身從來沒有 say,這是現實,慘烈的現實。

但這不代表,香港人無 say 這回事,是合理而合適的,也不代表,香港人無權決定自己的未來,又回到老問題,除了香港人自己,誰有權來決定由誰管理自己?

好了,迫於現實,香港人曾經接受了「一國兩制」,要的就兩樣:

一、普選;二、唔好搞我。

結果呢?

23 年,香港原本的自由空間不斷萎縮、權利收窄,司法岌岌可危(if not dead),所謂《基本法》承諾的普選一拖再拖,曾經幻想的中國走向開明亦破滅,港人賣港、社會不公,不論權利力或資源皆然。

既然一國兩制已經行不通,餘下的道路只有:變成「中國一個城市」,或某程度和中共統治切割兩條路,這是簡單的邏輯推演,自決也好、港獨也好,本質一樣。

本來香港作為一個金錢掛帥、玩樂至上的文化沙漠,所謂本土意識淡如水,是誰將香港人一次又一次迫上街頭,行動愈來愈激烈?是誰令香港人的口號由「我要真普選」,變成「香港獨立、唯一出路」?答案呼之欲出。

握有權力的人不反躬自省,反而以嚴刑畯法進一步壓迫人民,就有如惡霸強搶民女,強暴 23 年後還要定下家規,提出離婚就要浸豬籠,但那又如何?

反正由始至終,屠刀一直操於其手,今天砍、明天砍也差不遠,覆巢下無完卵,死的名目細節,也不必思索擔憂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