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全精英,煲底相見

2020/6/24 — 14:56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關於民運骨幹精英要不要撤離的問題,引起不少討論。有網友贊成,也有朋友認為是逃跑主義,有網友認為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大陸人身上,筆者認為這些討論都是理性的,也對運動有建設性。

首先,最終的抉擇當然在民運骨幹們自己,有人走有人不走,我們都要尊重,最要緊是不要造成群眾壓力,不要指責走的怕死,也不要指責留的戇居。梁繼平走了,梁天琦在牢裡,我們都要尊重。

其次,對於未來要保持信心,中共的日子不會長久,不管走或留,時間都不會太長。外部壓力會越來越大,國安法一頒佈,西方的制裁就會連珠炮發。同時內部經濟全無起色,失業遍佈城鄉,北京疫癥復發,長江水患嚴重,中共頭頭碰著黑,所有矛盾集中爆發,紅色江山必不長久。

廣告

再次,不管民運骨幹或走或留,香港人的抗爭都不會止息。少數人離開了,多數人堅持下去,損失盡可能避免,士氣不會低落。只要留下的人保持鬥志,走幾個人沒有太大影響。從前是政治領袖領導抗爭,領袖一走,抗爭即散,現在情況並不如此,現在是 BE WATER,人人都可以登高一呼,應者雲集。有網友說孫中山多次流亡,終底於成,正是這個道理。

再次,中共借國安法懲罰香港人,一是打擊反抗力量,二是為建制派打氣。反送中一來,建制散晒,想借此重振士氣,反而運動中湧現大批抗爭精英,若一個個入獄,媒體日日宣揚,奴才振振有詞,黃營日日受苦,藍營日日歡呼,打擊我們的士氣,助長對方的氣焰,為什麼我們要令親者痛仇者快?

廣告

再次,若中共真的將民運精英轉送大陸受審,在大陸服刑,那這些我們敬仰熱愛的人,都要受精神肉體的巨大折磨。中共折磨異見者,向來都殘暴無人性,好好的人會折磨得不似人形。如果他們受苦,對香港人的抗爭很有幫助,那他們的犧牲還算是有價值,但實際幫助並不大,如此要不要讓他們承受巨大生命痛苦,那就應該小心衡量。

再次,這些精英骨幹到了海外,並不會失去他們的作用,他們仍然可以在國際線出力,串連反共政治力量,仍然可以對香港的抗爭運動發聲,提供意見。六四流亡海外的學運精英,有些深造後提高理論水平,有些堅持有組織的活動,保持對西方各國的政治呼籲。不能說走的就是逃跑主義,當年若沒有黃雀行動,這些人都要白白犧牲。

最後,解決中共的根本力量是大陸人,香港民主薪火不熄,就是留給大陸人一點火種,要相信中國人最終都會醒悟,起來反抗,掌握自己的命運。西方國家只能起推動作用,不能起關鍵作用,香港人只能起啟示作用,不能起代替作用。中共不會倒在香港人手上,也不會垮在西方國家手上,只會倒在大陸人手上。

筆者出於對這些民運領袖的不忍和不捨,希望他們保全自己,作為香港人共同的精神財富。李柱銘先生八十多歲,大半生為香港人的命運奮鬥,如果他的晚年還要受非人性的折磨,真是於心何忍。黎智英先生成功生意人,不盡情享受人生,反倒捨己為公,若他還要再去受牢獄之苦,那實在不公平。黃之鋒小小年紀已經歷盡政治風雨,膽大心細,在國際舞台縱橫捭闔毫無惧色,這樣的人才,莫非我們不應該珍惜?

還有更多知名不知名的年輕精英﹑勇武派鬥士,他們都是香港人最有價值的財富,日後重建香港,他們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們為什麼要聽任中共糟塌這些人才?

說白了,如果他們撤離,並不是為自己撤離,而是為我們大家撤離,他們保全自己,不只是為自己,是為所有香港人。

不要輕言犧牲,不要讓親者痛仇者快,我們不需要烈士,我們需要齊齊整整,煲底相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