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護前線

2019/9/11 — 13:0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石黑】

極權下的治民會產生三種思想。第一種是所謂鴕鳥效應(Ostrich Effect),選擇服從政權而不斷自我麻醉合理化自己的妥協。第二種是綏靖投降,因各種原因無法把心中憤怒付諸行動,只好不斷忍讓極權,又同時自我麻醉合理化自己的妥協。第三種人則會不平則鳴,付出極大的勇氣出言對抗政權,更勇敢的會衝上前線面對極權的鷹犬。

自零八年進步民主派抬頭至今已十一年,議題由雙普選、港獨、永續基本法、再變回現在「進化雙普選」(何謂「進化雙普選」且容日後撰文另說),社會思潮不斷推進革新。若當時社民連的信徒是二十四五歲的大學畢業青年,如今他們已快步入中年,未必能在前線繼續勇武。然社會思維不斷進步,一四年雨革的前線青年又比零八前線進步,一六又比一四前線勇武,一九又比一六進步。思潮在變,人亦進化,抗爭意識一代傳一代,現在甚至有十二、三歲青年 Full Gear 上陣,在政權不斷壓迫下總有一天勇武抗爭思維會完全普及化。

廣告

在此之前的現在正是泛黃的第一次「和勇合作」,就像一九三七年國共合作般是現時最佳的游擊攻防策略,和理非打國際戰線打文宣,勇武派直接面對警察,然和理非的「接仔放學」卻又相當勇武、勇武派的「創意抗爭」又十分和平,整場運動亦和亦勇,讓港共政權接應不瑕。

香港並無戰禍,但如今港人過的是警權過大的屈辱生活,有關「被自殺」、「輪姦示威者」的傳聞不絕於耳,市民心中的恐懼就如置身戰亂時期一般,每次見防暴如見恐怖分子,一不小心被捕後面臨的是酷刑與非人道對待。前線義士所面對的恐懼絕對有如行軍打仗,如 7.28 大追捕致使多人無家可歸、9.1 為躲避追捕的港版鄧寇克大行動,彷彿重演當年游擊隊騷擾日本皇軍。9.8 晚上銅鑼灣地鐵站扶手梯上義士以己身阻擋警犬固然十分偉大,然其實當時抗爭者以多敵少的情況下是可以避免失去兩位同志的。

廣告

勇敢的前線義士是目前整場運動的重要支柱,一小場陣地戰或游擊戰的勝利極能振奮人心。面對如此政權,每位港人必須認清自己的角色,人們不會取笑那些不敢上前線的市民,但會唾棄那些在前線臨陣而途、背棄隊友的背叛者,但凡參與現場示威都必需有所覺悟,因為每次警犬壓迫時的慌亂都會危害身邊的手足的安全。所以每次行動都必須以保全前線為首要目的,與警察相恃時必須進退有序齊上齊落,後方成為前線的支援而盡量不與前線脫離。運動之始所謂「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才是整場運動的可持續發展要領。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香港市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