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釣運動過時是乃大勢所趨 東山再起斷不可能

2020/11/25 — 15:44

保釣事件

保釣事件

【文:楊文俊】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由於保釣行動委員會資金不足,旗下的保釣號日久失修,將需要進行拆卸。保釣行動委員會副主席曾健成直指「崛起的中國不支持,中國富人亦不願贊助」,並稱香港人自上年反送中運動爆發開始對保釣運動漸趨冷淡。

保釣運動本質上是中國民族主義運動的一部份,以捍衛中國領土為目標,與香港年輕世代強調本土以及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取態可謂背道而馳。港中衝突頻生,香港人對中共政權不信任,而中共政權又長期以「黨國不分」的方式治國,共產黨、中國政府以及解放軍彼此之間的關係糾纏不清。香港人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很容易轉化成對中國民族主義的不認同,保釣運動不再受香港人歡迎,可謂在所難免。

廣告

那為甚麽保釣行動明明是建基於中國民族主義,但卻不受中國支持呢?查實,保釣行動委員會一直以來的行動以至保釣運動本身從來也無助於中國保衛釣魚台,反而會引起日中兩國的外交風波,為中國帶來不便。中國不支持保釣行動委員會,並非不支持保衛釣魚台,而是不支持保釣行動委員會以至民間的保釣運動而已,皆因中國政府以至中國富人皆充份明白贊助保釣行動委員會並不符合保釣的目標。中國若希望保衛釣魚台,不用勞煩保釣行動委員會,派兵保釣即可,派共青團成員前往釣魚台亦可,甚至要求中國共產黨以外的「民主黨派」成員以中國人身份往釣魚台以「遊覽」形成宣示主權也可,用不着額外花費資源支持根不正苗不紅的保釣行動委員會以至來歷不明的民間保釣人士。

保釣運動所講求中國民族主義,是為血族民族主義,在二十一世紀中已經過時。全球航運郊通頻繁,人才可輕易到全球各地發展,從事第三產業的知識階層並無需要像過往一般效忠一個既定的民族安身立命,移民愈趨普遍,公民民族主義已開始取代血族民族主義,仍以血族民族主義為綱的政治運動,注定就是不合時宜。香港人以從事第三產業為主,當然不會對血族民族主義有興趣。縱往後港中關係或有所改善,香港人對中共政權的憤恨程度下降,亦不見得保釣行動委員會可以東山再起。日本與中國的貿易來往頻繁,彼此間投資甚多,中國政府斷不會愚蠢得為了一個小小的荒島,搞壞了中國和日本的關係,破壞了數以萬計中國人的生計。保釣行動委員會拆毀保釣號之後,在缺乏資金下再難購置漁船舉行保釣運動,再沒有收取捐款的議價能力,泡沫化和步入歷史已成定局。

廣告

作者臉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