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1/2/27 - 9:20

《信守莫疑》

農曆新年期間,與教友聚會,獲贈一本特別的書。

二百多頁的《信守莫疑 — 廖守基夫婦自傳》,前半部是廖守基撰文,後半則是妻子莫端慧自述半生。二人是平信徒,筆觸平實,但他們的人生經歷讀來卻比小說更跌宕起伏。

二人在內地出生成長。大學時期廖守基擔任公教同學會主席,又參加聖母軍,中共建政後,一九五五年他因拒認聖母軍是反動組織被判勞改兩年,獲釋後五八年春節前又再次與主教和其他教友被捕,判刑二十年。

廣告

當時二人尚未成婚,同屬活躍教友領袖的莫端慧,早在廖守基第二次被捕前的聖誕前夕,已在家中被警察帶走,「從此,我離別生活了二十五年的溫暖幸福的家,進入人間地獄!」

關柙初期,廖的牢房剛好在女友之上,他特意引吭高唱聖詠,希望對方聽到能增加勇氣。後來他被調到另一倉房,又「常常大聲吹口哨,吹出我們熟悉的曲調。例如芭蕾舞劇《天鵝湖》主題曲⋯⋯沒幾天端慧冒險爬上窗口循聲尋找看我,竟能與我打個照面。當時只能邊清洗馬桶,邊向她打手勢問候,她也回以深情的致意問安。」

但其後的二十年裏,二人已無法相見,音訊隔絕,不斷進出不同的監獄、勞改場,受盡虐待、折磨。直至七十年代末二人先後獲釋,竟又幾經波折得以重逢結婚,移居澳洲後來香港教會工作。一九八九年廖守基和妻子到澳門探訪教友,就在聖堂參加主日彌撒時,領了聖體唱完禮成詠,雙膝跪着時心臟病發暈倒,數分鐘後與世長辭,返回天家。

去年,定居澳洲的莫端慧女士將丈夫生前寫下的自傳文稿,和自己半生的記述,交香港聖神研究中心合輯成書。書中二人故事固然曲折感人,也是信仰見證,其中記錄的,更是內地四九年以後教會以及很多教徒經歷的歷史寫照,很值得細讀。

例如廖守基談到五十年代如何批鬥整治神職人員。「莫(興齡)醫生(莫端慧的長兄)在北京市一所天主教的醫院當院長和一所修女辦的孤兒院做特約醫師。因為共產黨要孩子們在鬥爭會上作偽證控訴修女,他對孤兒院的孩子們說:『每個人都要聽從自己的良心,沒有親眼見到的事情,不該隨便亂說。』莫醫生為人勇敢正直,但也為此付出極重的代價⋯⋯」後來莫醫生在火車上被捕,家人半年後從獲釋的傳教士口中得知他在獄中,已被判刑十五年,刑期將滿之際,卻被批鬥折磨至死。

順帶一提,這書由一度盛傳是香港教區主教接班人的蔡惠民神父編輯、湯漢樞機寫序。其中湯樞機這段序言可圈可點:「兩人身處改革開放前的中國政治實況,先後被國家判為天主教的頑固份子,其面對的艱難和虐待可想而知⋯⋯」湯樞機強調是「改革開放前」的中國政治實況,有教會朋友卻說,今日在香港細讀此書,越讀越心寒。

(原刊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