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修訂《高等法院條例》之二:命運共同體

2020/10/22 — 12:02

高等法院,2019年4月

高等法院,2019年4月

不解決問題但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正如前文引述,政府指出是次修訂是鑒於近年與免遣返聲請有關的司法覆核案件大幅增加,為法院工作帶來巨大壓力。

的確,根據當局公開的數字, 2017 年至 2019 年在各級法院與免遣返聲請有關的司法覆核案件以倍數增加(見表一)。

廣告

表一:立法會 CB(4)645/19-20(06) 號文件

廣告

但值得留意的是,免遣返聲請相關司法覆核案件增加的趨勢正正吻合近年入境處及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加快審核免遣返聲請的趨勢(見表二)。

表二: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免遣返聲請呈請辦事處處理免遣返聲請相關數字

 

資料來源:保安局因應《公開資料守則》所作出的要求而公開的資料

資料來源:保安局因應《公開資料守則》所作出的要求而公開的資料

由此可見,免遣返聲請相關司法覆核案件增加,絕大可能是因為上訴被拒的眾多免遣返聲請者希望以司法程序,覆核保安局及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 (Torture Claim Appeal Board, TCAB) 的行政決定。

正如多名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在上星期三的會議指出,近年免遣返聲請相關司法覆核案件倍增充份反映現行免遣返聲請審核機制的種種系統性問題,包括聲請者欠缺足夠法律援助、 TCAB 多年來拒絕公開其書面決定,以至相關決定質素參差,甚至涉及低級錯誤。

此言不虛。筆者翻查多宗免遣返聲請相關的司法覆核案件,發現 TCAB 的委員雖然多為資深法律界人士,包括退休法官及裁判官,但是其決定卻出現認錯聲請者原居國等嚴重不專業、極為基本的失誤。在 Ahmed Abdelaziz Elrawy Hussein 對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 [2019] HKCFI 1423 一案中,高等法院原訟庭指出在 TCAB 審理申請人的免遣返聲請上訴期間,使用維基百科等不可信資料,而沒有客觀地考慮聲請人的原居國資料,因此原訟庭決定批出司法覆核許可。

事件反映 TCAB 委員欠缺處理免遣返聲請/酷刑聲請的知識和訓練。而如果 TCAB 在此案件中依靠維基百科審理上訴,涉及不審慎、滿佈錯誤的判決又豈止是個別案件?

誠如邵家臻議員指出,上述被法庭推翻的 TCAB 判決就是因為入境處及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在處理免遣返聲請時出現不審慎;如今減少上訴庭在處理司法覆核許可時的人數,就是增加法庭出現不審慎決定的機會率。免遣返保護及聲請機制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豺狼當道的世上會有人純粹因為返回其原居國而遭受酷刑,甚至失去性命。相信香港人歷經過去一年後,對酷刑及各種嚴重人權侵犯亦毫不陌生。

因此,透過削弱法律程序公平性以促進效率,究竟又是否能夠符合現時香港法律為保障免遣返聲請者及難民所要求的「高度公平標準」?

況且,此修訂將影響所有司法覆核案件,正如大律師公會就此法案向立法會指出,「有關法例修訂建議將適用於所有司法覆核,而不只限於免遣返聲請案件的司法覆核,當局在實施有關修訂前應仔細考量,確保該權宜之計與維護高度公平標準之間保持平衡。」

免遣返聲請者/難民與港人利益有何關係?

從新疆、西藏、內蒙,到泰國、白俄羅斯及香港,貫穿席捲各地反極權運動反映的是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等信念無分國界,支持同樣價值的全球手足都是同氣連枝。而同在香港的各個社群,不論主流社會或是在港難民,更是唇亡齒寒,因此對於捍衛我城均有寸土不讓的責任。

而且,就如邵家臻在上周立法會會議上指出,今次已經不是港府第一次藉在港難民劍指於港適用、用於保障人權和港人權益的法律。 2016 年 3 月,時任特首梁振英與建制合力炮製「假難民」爭議,借故提出「假難民」湧港的偽命題,將研究香港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納入其施政報告。時至 2019 年,香港不幸地終需探討如何追究執法者涉嫌大規模使用酷刑和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對待或處罰。同時,因為《禁止酷刑公約》仍適用於香港,公民社會可繼續透過聯合國人權審查機制,要求國際社會查明香港政府的責任。

前車可鑒,我們必須認知到削弱對任何社會團體的保障,就是削弱對香港大眾的保障 – 在人權的議題上,我們從來都是命運共同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