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傳聖旨者的必勝方程式

2020/12/30 — 17:33

北京人民大會堂(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北京人民大會堂(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剛過去的星期六,不少人都一度擔心人大常委會把一眾非建制區議員 DQ,不惜使議會真空也要使各級議會再無反對聲音,逼使民主陣營把過去一年辛苦得到議席拱手讓給建制派。不過,會議結束後,人大常委譚耀宗直言是次會議並沒有談論過香港,使傳言不攻自破。當然,現在不談,不代表以後就不會 DQ,但至少是次有人誤傳流料,簡單來說就是假傳聖旨。假傳聖旨在昔日可是殺頭大罪,但為何現在會有人甘願冒險?假傳聖旨的人究竟是誰?

誰在假傳聖旨

在了解為何有人假傳聖旨前,首先要找出是誰在假傳聖旨。這次人大常委對區議會開刀的新聞,最先分別由《南華早報》及《香港 01》傳出。《南華早報》的報導較《香港 01》稍為早一個半鐘,由四名資深記者與編輯分別引述兩名消息人士指人大打算改革選委會,把所有民主派區議員選委趕走,由其他港區政協填補全部為民主派的區議會選委會席位,另外還有本港建制派人士正努力遊說人大常委會取消立法會的超區與區議會功能界別議席。這些消息另有兩名本地消息人士及兩名內地消息人士附和指中央正考慮這些方案。不過,報導同時引述兩名建制派政客(當中一位為立法會議員)還有譚耀宗與劉兆佳指中央不會貿然在是次人大常委會作出如此變動。[1] 至於《香港 01》則署名「沙半山」,指兩名建制派消息人士直指人大常委會將以要求區議員宣誓的方式,DQ 一眾被視為反對派的非建制派區議員,並且將不設補選直接委任建制派人士填補空缺。[2]

廣告

從以上兩則新聞可以看出,至少有兩名建制派消息人士提供消息給兩份報章有關人大常委會將會向區議會的消息,並且至少有另外兩名本地人士及兩名內地人士協助增強說服力,至於該名負責遊說的建制派人士,則可以是另有其人,或者本身就是消息人士。這幾名建制派為了增加自己的消息的影響力,特意選擇一中一英兩份報章來分別放不同料,並要兩份報章以獨家形式去刊登,以求搞大成件事衝出國際。由於本地英文報界只有《南華早報》具相當影響力,故消息自然放給《南華早報》的四名記者,而四名記者亦特意找其他建制中人求證。但《香港 01》的報導則是言之鑿鑿,彷彿消息必定真確,可見撰文者與那兩名建制派放料人關係匪淺,至少超越《南華早報》記者與放料人之間的關係。

《香港 01》報導的撰文者「沙半山」,實際上是《香港 01》專門用作放風用,而且專門用來放敏感的消息。「沙半山」這筆名取自《香港 01》辦公室地址「沙咀道」與「半山街」,掌握這一筆名的人想必是可以直接代表《香港 01》的高層人士。在 2017 年特首選舉中,「沙半山」便曾直言時任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深圳向湯家驊明言中央最不支持的特首候選人是曾俊華,並掌握曾俊華的負面傳聞。不過,湯家驊在訪問中沒有透露與王光亞會談的細節,並指沒聽聞中央沒有對曾俊華不利的材料,整遍報道在文末更說是自行推斷中央不希望曾俊華當選,原因要讀者自行推斷。[3] 可見,「沙半山」的報導不只單單建基於一些傳聞,有時更是自行推斷,不一定是基於充份研究才得出。所以,這次 DQ 區議員的報導,很大機會只是為了服務那兩名與《香港 01》高層友好的建制中人的政治目的,而未經過認真查證。

廣告

筆者最近從一些與建制派人士交往過從甚密的消息人士口中,得知《南華早報》與《香港 01》的所謂消息人士,其實是一些紅底但懷才不遇的港區政協中人,這與是次有人直接向北京進言要向區議員開刀一事,及消息人士找來中港兩地人士來佐證他們消息的情況相吻合,畢竟相較本地的行政立法兩會議員,擔當人大或政協的建制派人士有更多機會直接向北京提建議。只是,這次的消息被人大常委譚耀宗由第一天開始就證偽,可見消息人士來自譚耀宗所掌控的港區人大的機會較微,較有可能的是來自政協,這也是為何消息人士提倡以後由全體港區政協取代區議員擔任選委會成員,斷送日後建制派區議員擔任特首選委的機會。這一提議,直接損害了本地建制派政黨與地區人士的利益,雖說同時提議了改由人大委任建制中人填補議席,但比起沒有實權的區議會,特首選委會至少有權選特首,擁有不少潛在利益。可見,提出此建議的,並非本地政黨中人,而是所謂「敢於亮劍」但又未能擔當特首選委懷才不遇的強硬派紅底政協,不惜得罪傳統建制勢力,也希望能借人大常委之刀得到選委會席位,所謂委任建制中人填補空缺,只是為了撫恤地區人士。

為何假傳聖旨

現今世代,假傳聖旨當然不必擔上殺頭大罪,以「沙半山」來放風,也是為了留一線空間,失手時也可以「收錯風」為由推卸責任。是次紅底政協特意分別找來中英報章放風來增強國際影響力,是為了引起國際輿論,逼使人大常委為了面子把風聲便成事實,應驗自己老作的消息,滿足他們的選委夢之餘亦能證明他們的聲音能影響中央。就算未能成功逼人大常委出手,《南華早報》與《香港 01》也成功帶起輿論,成為了那些紅底政協的影響因子,方便向中央證明自己的說話尚有影響力,還能嚇倒一眾民主派。假傳聖旨,成為了責任不大的必勝方程式,只要找對媒體來放風製造出輿論,就算假傳多少次聖旨,也能使他們得益。只是,要靠假傳聖旨來上位,在中央看來只會是拖後腿的 free rider,一次兩次事小,整天借中央過橋會使他們厭煩,答應的話說不定會打亂自己的計劃,不答應的話又在面子上過不去,讓外界覺得只是牧童所說的狼來了而已。要靠主子上位的二打六,最後隨時會被中央找其他能幹又忠心的人取代,以確保不再有豬隊友整天留下蘇州屎要自己處理。

 

[1] Jeffie Lam, Lilian Cheng, William Zheng and Tony Cheung (22 Dec 2020) Exclusive | Beijing mulling drastic overhaul of Election Committee deciding Hong Kong’s chief executive and Legislative Council to curb opposition’s influence
[2] 沙半山 (22 Dec 2020) 01獨家︱人大常委會將討論整頓區議會 料DQ泛民議員 周六有定案
[3] 不才 (21 Feb 2017) 《香港01》引述湯家驊講曾俊華嘅文章,算係「新聞報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