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譚詠麟是真的

2020/5/17 — 15:42

電影《假如我是真的》截圖

電影《假如我是真的》截圖

譚詠麟因撐警而犯眾怒,忠實粉絲剪碎珍藏唱片,把相片放上網。阿倫感到不受尊重,認為不應該把娛樂和政治扯上關係。他似乎忘記自己演過不少戲,表現平凡,但早在 1981 年,他已憑禁片《假如我是真的》奪金馬影帝。這齣寶島電影說甚麼的呢?譚詠麟飾演知青李小璋,假扮高幹子弟招搖撞騙,地方官員就對他阿諛奉承。後來事情敗露,李被人懲治之時,在牢房牆上寫著:假如我是真的?

《假》因為諷刺中國特權階級的腐敗 — 適逢香港出現前途問題 — 在香港禁映了幾年。說到拍戲為政權服務,走在時代之前,香港有幾多人的政治領悟力,及得上和 PK Tang 稱兄道弟的譚詠麟呢?《假》的製作動機,顯然包括貶損中共,凸顯國民黨管治的優越性,暗藏反攻大陸的政治宣傳意味。譚詠麟有這樣的履歷,現在居然當做沒這回事,走出來跟人講政治歸政治、娛樂歸娛樂,會不會面皮太厚,太好笑?

這又難怪。當年溫拿解散,譚氏另謀出路,中國大陸才剛剛改革開放,人民消費力疲弱,相比起台灣及東亞市場的肥豬肉,押注在國民黨政府身上,得罪中國的人民感情,自然利大於弊。經過幾十年演變,台灣的政治、社會制度,已備受國際社會肯定,毋再政治正確至上、黑白分明的宣傳。中國則相反。基於中國市場之大,連美帝也難以抗拒,識時務者為俊傑,在政治正確性上作根本調整,對抱著「搵食啫、犯法呀」信仰的上一代香港人來說,實在像汽車維修員身懷士巴拿般平常和合理。

廣告

《假如我是真的》原著劇本由已故劇作家沙葉新所創。沙氏生前曾經說,「正如魯迅所言,有人退隱,有人消沉,有人流亡,有人當官,有人發財,但也有人堅守。可悲的是堅守的人越來越少,作家沒有良心不可能寫出好作品。」文藝創作也好,商業娛樂也好,如果要深刻動人,往往就會對現實有所批判,也就難免沾上政治。是故有良心的作品總是不為當權者所歡迎。所謂政治與娛樂不應扯上關係,其實只是打壓有良心者的藉口,本身就是一種以去政治化之名而行的政治操作。只要政治上對當權者有利,他們又會變得樂意,甚至非常積極,把政治的黑手伸入人民生活各個層面。要不然,怎會連一條 DSE 試題也不放過,要拿來大造文章呢?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