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定真的有勇武派退出運動

2020/1/13 — 10:4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近期有個別勇武派宣稱要退出運動,筆者也認為挑撥離間的成份居多。有人冒名發假消息,意圖使多數人對鬥爭前景失去信心,互相埋怨,置大局於不顧,最終分歧擴大,運動自動瓦解。

這一招分化手段,中共用在海外民運身上,多年得心應手。中國人外鬥外行,內鬥內行,海外民運被玩弄得分崩離析,至今沒有恢復元氣。

但香港人質素不一樣。香港人是政治鬥爭的新鮮人,新鮮人沒有經驗,但也沒有包袱,沒有慣性思維,沒有與鄰為壑﹑自相殘殺的潛意識。自從二十三條五十萬人上街,也不過十幾年時間,中間鬥鬥停停,起起伏伏,並沒有形成真正的規模,佔中期間爭大台,很快接受教訓,反送中運動即以無大台為對策,保持內部團結。我們不像大陸人那樣,數十年精於內鬥,自己人鬥得五癆七傷,白白讓獨裁者坐收漁翁之利。

廣告

對這種陰謀招數,只要牢記鬥爭的對象是誰,那就可以了,這也是筆者一再呼籲不要內部爭吵的原因。

退一萬步說,若真的有個別勇武派想退出,那也只好尊重他們的選擇,人各有志,勉強無幸福。只是,若真的退出了,那他們矢志要為死傷的手足復仇,這個承諾如何兌現?他們要為被捕的手足討回公道,這個承諾又如何兌現?

廣告

須知,運動失敗,人人都失敗,運動成功,人人才會成功。個別勇武派退出,不但仇報不了,公道無從追究,一旦運動失敗,林鄭還會穩坐禮賓府,黑警還在街上行凶,中共玩弄憲法和基本法,全面清算運動參與者,大量炒人,大量追捕,大量判監。那時,沒有退出運動的人固然個個遭殃,難道退出運動的勇武派,可以翹起手隔岸觀火?

任何人退出,都只會對中共和林鄭有利,對整場運動大大不利,勇武派再任性﹑再悲觀,這一點簡單的情理不會不明白。退出不但意味著日後很難再投入全民抗爭運動,也意味著半年來他們打生打死﹑冒險犯難的意義和價值,全都一筆勾消 — 誰願意接受這樣終極失敗的結局?

本來,要退出,自己離開就可以了,何必高調宣稱?之所以預先張揚,不如說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與反送中運動脫離,日後他們所作所為,都與抗爭大局無關。他們退出運動,更大可能不是他們對整場運動失去信心,或因受挫而軟弱,更大可能是,他們認為對付強暴的中共,用目前的半勇武半和理非的結合體,已經難以施展自己的抗爭手段,與中共和林鄭周旋下去了。

半年多來,和理非雖然早已不是原先的和理非,但大部份和理非始終無法接受無限度提升武力的抗爭形式,這種輿論主流,難免對極端勇武派形成束縛,不能滿足他們復仇的強烈慾望,使他們的行動處處受掣。他們不想再堅守一些「溫吞水」的鬥爭原則,想痛痛快快一決雌雄,不成功便成仁,生而為人傑,死則為鬼雄。

假定這是真的,那宣稱退出的勇武派,並不是要脫離抗爭運動,而是準備以更激烈的方法去對付林鄭和黑警,他們主觀上仍想保護運動主流,不想連累全局,所以公開宣稱脫離運動,以便自由選擇不受拘束的鬥爭手段。從今而後,一人做事一人當,他們的行為與運動大局無關。

我當然不主張勇武派走向激進,因為鬥爭一定是長期的,形勢每天都在變化,都在向有利於香港人的方向變化,與其飛蛾撲火,不如以韌性鬥下去,看誰拖垮誰。但現實是,不能排除有個別勇武派因悲觀而偏激,因偏激而失耐性,因失耐性而鋌而走險。什麼樣的人都加入這場運動,每人性情不同,處事的方式也不同,如果有個別勇武派選擇玉石俱焚的道路,那誰沒辦法阻止他。

如果中共和林鄭政府﹑眾多藍絲,以為抗爭隊伍面臨分化,他們的好日子要來了,那未免高興得太早,也未免太天真了。大部份勇武派與和理非還是會團結在一起,以堅定意志與長久韌性鬥爭下去。而極端勇武派分離出去,卻可能成為更激進的反對力量,這些極端勇武派人數很少,能量很大,他們會更隱蔽,更不可捉摸,更不受約束,他們會走到什麼地步,沒有人知道,只怕到時,中共和林鄭會更焦頭爛額。

所以筆者認為,大家不必太為此事擔憂。運動膠著,事情會向什麼方向發展,沒有人可以預見,個別勇武派要出走,誰也阻止不了,我們最要緊是沉住氣,保持高度團結,做好長期打算,然後看看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