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若美資大舉撤出香港 — 中美冷戰下,香港往何處去?(中)

2020/7/6 — 15:03

資料圖片,來源:Krzysztof Kotkowicz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Krzysztof Kotkowicz @ Unsplash

國安法生效,美國在港的國民安全、投資及利益驟受威脅,以香港為中美交接點的地緣政治亦面臨瓦解。影響有幾大,變化有幾快,實在充滿變數。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原副部長周力近期便發表文章,指中國要做好中美交惡、鬥爭全面升級的準備,還強調要擺脫美元霸權,逐步讓人民幣與美元脫鉤。文章提及,美國控制著國際支付清算的主要通道,使中國和俄羅斯、伊朗等交易變得十分困難,無形中透露中、俄、伊三個跟美國並不友善的國家,受制於美元體系,無法進行重要交易。這些交易相信涉及金融、能源或軍事方面的合作,能互補不足,滿足戰略需要,有利反美事業。未來三國大有可能加強伙伴關係,美國及其盟友一定不會坐視。兩大陣營互不相讓,互相過招,天下二分的冷戰局面遂慢慢形成。

九七後,中國履行一國兩制承諾,後來更加入世貿,為全球化出力。中美兩國有過一段相處融洽的時期,在港各自形成一套互惠互利的方式,達至雙赢。現在這兩股勢力的均衡狀態要打破了,香港獨特的政經地位已無法維持。財金功能和中間人角色就算不馬上消失,也會逐步減弱。

廣告

有評論指,香港不會被新加坡取代。但不要忘記,香港的競爭對手不止一個,亦不必是單單一個,肥豬肉可以同時被倫敦、新加坡和日本等國瓜分。況且,人工智能興起,正逐步改變金融及銀行業的面貌。區塊鏈技術帶動下,去中心化更是趨勢,國際金融中心虛擬化亦非癡人夢話。在中環設總部的大型企業,實際需要再不及以往般大。要開會,用 zoom 也可以。疫情沒完沒了,不必要的交際應酬就更加可免則免。外資購入本地商廈和住宅,除了炒賣圖利,還有向中方示好之意,代表落戶香港,希望和大陸客有更多更長遠的生意往來,有錢齊齊搵。當美國總領館招標出售南區壽山村道 37 號物業,事情便極不尋常。

當然,中資會接貨。中資大舉購入和租用中環貴價商厦,也無非想維持形象及市場的樂觀氣氛。只不過,所謂國際金融中心,其實和賭場相差無幾。劍橋大學經濟系教授 Ha-Joon Chang 在《Economics: The User‘s Guide》一書中,便指出近幾十年大行其道的衍生性金融產品不是投資,是賭博。新金融興起,金融體系變成禍患百出。更何況全球量寬十載,潮水般的資金湧入股市和樓市,早與實體經濟嚴重脫節。疫症摧殘下,市道蕭條,連大公司都生意慘淡,但資本市場反常地堅挺,「生意淡薄,不如賭博」已成後金融海嘯的常態。

廣告

中共一面力推國安法,一面又要維持這「賭場」的金漆招牌,於是放水托市,又推行利好市場措施。國安法實施後首個交易日,恆指便升近七百點,今天(6 日)更突破二萬六千點,創四個月新高,但如此一來,金融異化和經濟扭曲的現象 — 例如經濟復甦無助改善民生 — 更加只會有增無減。所謂百業之母,更無異於莊家打骰的金錢遊戲,以及靠抽賭客(又名投資者)水維生的偏門生意。所謂生金蛋的鵝,也不過是加劇房產事業榨乾民脂民膏的引擎(領展正是一例),而非幫真正想做小生意搵兩餐的人融資貸款(例如那些不獲地產商減租、疫情下又得不到政府資助的小商戶),捱過經濟難關,創造就業。

曾幾何時,夏威夷談判帶來一絲希望,以為中美對抗會緩和。《港區國安法》第三十八條把全球納入國安法管轄範圍,戰狼的強悍作風再一次令英美等國家目定口瞪。之前千人計劃,還有華為銳意主宰全球 5G 網絡建設,務求各國通訊科技落入其掌握中,更差點偷雞成功,在在說明戰狼行事,背後都有通盤而周密的戰略計劃,不能小覷。

只不過,全球化令中美形成利益互補、盤根錯節的共同體關係,美企覬覦中國市場,中共也依賴美國資金和技術,除非迫不得已,否則雙方都不希望交惡的速度增加得太快,最好維持住一種又傾又砌的狀態,在全面反枱前從對方身上得到最大好處。由於美國由決定撤資到完成執行需要一段時間,中國當然希望在 last order 到來前盡量委託親華美商去遊說政府延遲或減少撤資規模,以及拉攏歐洲資金和技術突破包圍網,令香港這「賭場」維持一定程度的國際成分,再試圖邊緣化美國,姑勿論新總統是特朗普抑或拜登。

無論中共會否成功,全世界都不由自由地被扯進這世紀大賭局當中。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