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奴才就有權跌破人類道德底線?

2020/5/31 — 16:50

《桃競花姸爭慰安》
桃李紛紛雨露濃,枝擺葉弄柳搖風。
花淫紫陌紅塵蕩,慰安討寵媚主公。

紛紛俗世,總有某一類人,以依附權勢來謀取個人的利益與功名利祿。對某些人來說,這也許是人性造成而無可擺脫的宿命。人性中有軟弱的一面,有平庸好逸的一面。在人群中生活也總要與某些人合模埋堆。如何選擇除了是人格、知識與道德的取向之外,也難免有時會讓功利自私的考慮主導一切,有些人甚至會不惜回歸動物層次。

所以就算面對大是大非,就算一個社會有十分明確的是非判斷標準或道德價值,但依然有人會作奸犯科,有人會以森林原則作為一切的依據。據生物學家的研究,在猴子的社群中,實力較弱,要依賴馬騮群中的王者來分配機會,給予食物的弱雞馬騮,也會懂得依附權勢,甚至會有討好猴王的行為。例如會主動幫牠捉虱子,會主動幫牠理順背後的毛髪,有一些更會主動撫摸馬騮王的陰囊,以表達對其雄風的仰慕崇敬,甚至會成為幫牠打飛機的性服務。

廣告

人類歷史上,這種奴才層出不窮,死極都有。在封建專制傳統歷史幾千年的中國,各種各樣的奴才就更是世代相傳。有人主動入宮淨身服務皇帝,除了求餐安穩之外,有人也認為能夠為主公傳話解憂,也是一種十分有滿足感甚至是在人前顯得榮貴的行當。

今天雖然說是文明社會,做人照計應該唔好做到咁低等動物,但這一種狐假虎威,依恃主子來作惡的行為仍然普遍得令人氣餒,也管不得太多。也始終可以因應情況,對於只知依負權勢,把弄權術,捩橫折曲的小人惡行口誅筆伐。但人各有志,有時都唔嬲得咁多。但做人衰極都應該有啲底線,做跑腿為主子做事都唔可以無端端尋釁滋事,撩事鬥非;做奴才走狗都要講吓賣相。記住你們主子經常放在口邊那句話,唔好「跌破人類道德嘅底線」。

廣告

對於思歪、痰餵豬、文妓這一類奴才走狗中的極品,本來已經唔會對他們嘅所言所行有太大嘅憤怒,因為有啲嘢都預咗!記憶中,他們卑劣極也似乎還未至於夠膽就中共在新疆西藏進行的文化及種族清洗行為說過項。反正香港人無暇兼顧咁遠嘅事,佢哋也大有空間側側膊搏大霧,迴避談論這些問題,暫時無需表態說「支持中央政府絕對有必要及十分恰當的做法」。當然,我們都知道,絕對可以相信如果有朝一日需要表態,佢哋一樣會把這些行為說成是合情合理、順理成章、理所當然、天經地義。

做得奴才,就要放棄所有堅持,要隨風擺柳,要跟着主子的指揮棒起舞,要討好權勢,要皇帝未急便自己要先急,要食君之祿就擔君之憂。做得娼妓,就唔好諗住要攞貞節牌坊!

現在,佢哋阿爺的形勢大好,連侵侵制裁都話唔驚,一眾奴才匍匐於主子腳下,面對其他奴才的競爭,就要越來越出位,除了一貫的賣弄風情,人云亦云,飛身護主之外,可能已經出現了惡性競爭,要鬥出位,要語不驚人死不休!

但如果話「焚書坑儒」都可以理解,那就跟納粹黨把種族清洗掉猶太人都說成是合理一樣,不能不直斥其非了。如果一題歷史科文憑試的課題,叫考生分析一下日本在 1900 年到 1945 年所做的對中國是否有利有弊都話教壞細路,這一次真的要敦促那一位同樣是奴性十足的楊局長,要跳出來直斥其非,再一次扮演學童腦袋潔淨大隊代理人的角色!否則,就只會再一次證明佢哋這一類奴才只是一丘之貉,淨係識得幫佢阿爺打飛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