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健康碼監控都嚟到了,你會選擇麻木嘛?

2021/2/1 — 20:39

作者製圖(圖片素材來源:電影《十年》劇照)

作者製圖(圖片素材來源:電影《十年》劇照)

上緊堂嘅時候,隔籬同學講:「哇而家一單 case 都要強制檢測啦喎。」

「吓,係呀?」望一望手機,見到政府重開運動場,但到訪者必須使用「安心出行」(即健康碼/監控碼),其實都冇咩意外。

「抗疫為名、打壓為實、監控為實」,講咗成年啦,政府繼續溫水煮蛙,一步步推出「限聚令」、「安心出行」、「小區清零」,香港人不知不覺間係呢個極權監控中愈陷愈深。

廣告

2019 年,香港人聞 TG 聞到一日冇返一百粒,都覺得冇咩事發生過。慣啦。

2021 年,成區香港人突然俾警察圍困,強制迫驗,驗完出嚟一單確診都冇,都接二連三發生。政府仲要「加大力度」繼續做多呢啲個失敗嘅策略。好快,香港人都慣㗎啦。

廣告

唔可以慣,因為呢一切都唔應該喺香港發生:

一)北角黃店 Villa Villa 被封,冇人去安排幫佢地檢測,但卻被當局以「檢測令」為名,七名員工每人罰款 $5000。

二)麗港城居民只係嗌下、鬧政府「做騷」(真相),就被本來理應負責協助檢測嘅警察,以「行為不檢」、「襲擊」拘捕。

三)健康碼全面喺香港實施。唔用「安心出行」,連入政府大樓、體育場地,呢啲機會公民權利,都會被剝奪。

四)強制封區行動徹底失敗,封區四次,兩次零確診,一次只一人確診。政府依然不理巿民反對,繼續愈封愈多、愈封愈密,以隨意攻擊香港人嘅村落為樂。

五)荒謬至極嘅係,政府一方面推出極度嚴苛、不合比例嘅「強制封區」,一方面卻因為花農等勢力反對,竟然朝令夕改容許花巿開張,更要人潮迫埋一齊集中喺七點前。

仲有只會喺示威現場出現嘅限聚令、搞到巿民濕凍之下餐風飲露嘅禁堂食令。

大家應承我,呢一切一切,唔可以慣。

可以嗎?


好多朋友問,咁可以做咩?

無力感好重,我絕對明,我寫咗成年,想抵抗上面呢啲苛政,睇住佢地一一成真,我又何嘗唔無力。但如黃之鋒還柙前專訪所講:「做旁聽師、寫信畀手足、杯葛藍店及 TVB 廣告商、網絡戰線,可以做的還很多。」政府強迫餐廳貼安心出行碼,餐廳無力反抗,但仍然有好多黃店係「安心出行碼」隔籬貼多一張文宣講解健康碼之惡。只要有心,仍然有一絲抵抗嘅空間。

我地絕對唔係「食黃店當抗爭咗」,我亦清楚,極權亦不會因我寫多一篇文提醒大家要堅持就倒台;但每人走多再小嘅一步,漣漪效應之下,都可能有你想像不到嘅後果。

我成日同人講起,我嘅「政治啟蒙」,係小學六年級,有大人播咗教協「六四的真相」嗰段片比我睇。嗰位大人,可能而家都唔知,佢當日做嘅少少嘢,啟發咗我之後嘅一切,十幾年後嘅今日會有我呢個人繼續盡一分綿力,鼓勵大家一齊行落去。


石匠要敲破一舊巨石,或者敲兩千下都見不到改變、都見不到盡頭。

但願第二千零一下,巨石破裂嘅一刻,我地會記得,擊破頑石,不只在最後敲。千里之行,每一步都同樣重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