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斯冤屈和思念

有人關心我的血糖不穩定,更多人關心傑斯的情緒不穩定。其實,我的血糖大部份時間都穩定,只是近日忙亂了一點,影響血糖穩定性,今早同張超雄去赤柱探傑斯監的時候,我已經冇哂電。至於傑斯,依然是一見面就喊,但他的情緒其實相對穩定,正所謂男人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他說,在監房長期處於兩種狀態之中 — 冤屈和思念:

1,傑斯被控十條罪,五條關於言論,五條關於洗黑錢。特別是洗黑錢罪名,他最是委屈,有時凌晨一兩點扎醒,想起委屈就再睡不著。

2,他的案件將在 10 月 12 日審訊,單是控罪書已經有六千多頁,叫人吞不下嚥。現在他站在十字路口,十分糾結。他明白不用顧慮別人眼光,只求自己心安。現在他考慮主要兩大因素:一是囡囡在訪問時說過,希望學成歸來,爸爸能夠服刑完畢,「還返個老竇俾我」。第二就是禱告,聆聽主聲音。

3,他在獄中有很多信仰反省,甚至乎認為自己是上帝揀選的人,平凡如我,今日背起十字架(雖然十字架比黎智英、戴耀廷、林卓廷等人輕,但也見到上帝的旨意在其中)。

4,他知道香港人一直愛錫佢,發甚至乎覺得自己不配。收信最多的來自三批人。一批是石牆花,一批是 D100,另一批是他朋友。以石牆花為例,他已經認得石牆花安排的筆友亞張、煲湯媽媽的筆跡,每次見到都有親切感。他說之前做網台的時候,其實對聽眾來信有時掉以輕心,但現在每封都反覆閱讀,每一封信都以家書看待。他在赤柱逢星期二至星期六都會收信,大概每星期有三日收到信。

5,他最是掛念在石壁的長毛(梁國雄)和在羅湖的 Miss 毛(毛孟靜)。至於其他在囚手足,他經常寫信,一個月兩支 BIG 牌原子筆都唔夠用。

6,他說香港是我家,他特別掛住這個家。求主帶領。相信主安排。看見主慈愛。

7,他有分享在獄期間唯一一次品嚐到凍水的滋味。原來凍水真的有滋味,十分珍惜,甚至乎每一啖都不願吞下肚去。是的,一杯涼水,在監房是無價的。

8,15 分鐘過去,臨別時又再紅着眼,眼淚蕩漾,飛吻完結。千叮萬囑,都希望石牆花和香港人頂住。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