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後」訪同代人

「00後」訪同代人

由 2000 年以後出生的年輕人訪問自己的同代人

2018/12/12 - 17:51

【傘後世代.6】11 歲瞞父母到佔領現場的男生:「We will be back」已不可能發生

【文:心刻 Emblazon】

編按

傘運四年,不少人開始擔心,隨著時間推移,運動的初衷、細節,將會被淡忘,甚至被官方的敘述所取代。

例如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早前便在論壇指出,傘運在新一代人眼中已漸成歷史,因此有必要處理傳承問題,防止傘運歷史被當權者任意詮釋:「這是我們必須要處理的危機。」

這個「危機」可如何處理?今年 16 歲的中五男生「心刻」,受傘運啟蒙關心香港時事。四年過去,眼見不少曾經「自信可改變未來」的同代人慢慢變灰,對政治不聞不問,加上主流媒體論述中甚少記載他這代人的想法,心刻於今年暑假展開一個企劃:訪問和自己年紀相若的「00 後」,記錄同代人對傘運有過的想法,從而喚醒人們對政治的關心:「想趁大家對這重要社會議題仍有記憶時,盡早記低他們。」

《立場新聞》特別刊出這 16 歲男生的訪問系列。

【案例六:「速離否則開槍」】

廣告

阿希的傘運

2014年9月,阿希 11 歲半,就讀小學六年級。

阿希雖然年紀小,但對傘運的 79 天記憶深刻:「我對傘運的第一印象就是戴耀廷在電視新聞上叫出『佔領中環,正式啟動!』的一刻。當年的我對政治都有些少理解,所以很支持這次的雨傘運動,特別是學生們的理念。」

阿希在這 79 天到訪過金鐘現場次數不少,更有幾次是瞞著父母去「佔領」。不過其實阿希的父母並不反對傘運,亦曾主動帶阿希到現場,感受氣氛。

928 事件發生後,阿希便於隨後週末同爸爸探訪了佔領中環的現場:「還記得那時運動開始沒多久,現場佈滿了帳篷同示威者。一路和爸爸走去政府總部,有幅牆貼滿示威者的訴求。那天亦都見到岑敖暉同梁麗幗的訪問。一直到今日,還記得他們堅定嘅眼神、那份甘願為香港前途賣命嘅決心,有時也會令我想參與其中,自己爭取我們的前景。」

他自己也曾偷偷參觀傘運:「大概是 11月,當日我放學較平時晚所以沒有搭到校車。本來學校距離現場也不遠,就有幾次沒告訴父母就去了現場。我自己一個到現場也沒有害怕,佔領中環的示威者其實很和平,沒有暴力衝突,帳篷也排列得整齊。」僅 11 歲的阿希沒有懼怕單獨逗留於傘運現場。

阿希對傘運的開始非常熟悉,甚至記得傘運人物的名字,不過,傘運的完結對阿希卻是一個謎。

「其實我對雨傘運動的完結不怎麼有印象,好像傘運就是無聲無息的完結了,和9月28日比較起來,香港人對這場運動的終結似乎不聞不問、漠不關心。」

阿希注意到香港的普通民眾對傘運的感受在 79 天內改變不少:「記得傘運剛剛開始,父母和同學經常會討論這個議題,大家都好像比較支持傘運,當時的新聞報導也好像是在同情受到催淚彈襲擊的民眾。不過雨傘運動漸漸發展下去,可能是感覺每天都是一樣的新聞,好像大家都慢慢不再對佔中這個議題有那麼強烈的意見,所以到了傘運結束大家都好像已經不再理會傘運了。9月28日佔領中環受到了全港的矚目,但是傘運完結當天好像又沒什麼人理會。發生了什麽,讓這麽多人都不再理會他們曾經參與或是同情過的這場運動?」

傘運中最印象深刻一天

9月28日的新聞直播是阿希對於傘運的最深刻印象,不過這一天發生的事情令阿希感到的更多是憤怒、陌生甚至心寒。

阿希在9月28日全日留意者著新聞的報導:「當天的新聞從下午就開始報導中環、金鐘的情形。那時夏殼道已經堆滿人,但是到了徬晚6點左右,警察就發放了第一顆催淚彈,再過一會更舉起了『disperse or fire』(速離否則開槍)的橫布,警察更舉起槍,對著示威者,好像隨時要開槍一樣。我很記得爸爸說的一句話:『梁振英已經指示了警察開槍,現在只是等習近平的指示而已』」

警民衝突當時就令阿希有很多感受:「雖然當時我還小,對人權、法治等了解並不透徹,但是那一刻只是覺得警方這個舉動好不人道!我那時便心想,如果自己不是讀小六,而是中學生,年齡比較大一些,我肯定也會成為現場那些生命受到威脅的學生。如果警察那天真的開了槍,坦白說今天我不會在這裡。我當時有一刻覺得心寒,覺得警方和恐怖分子已經分不清了⋯⋯」

阿希當年感到憤怒,今天則對928有另番見解。「現在回望過去,憤怒的感覺已經不再強烈。可是反思香港,為什麼以法律健全、享有高度人權和法治精神見稱的香港,竟然會受到政府以武力鎮壓一班手無寸鐵嘅示威者?我去過現場,見過示威者那麼地和平理性,見過場面那麼地有秩序,把他們稱為「暴徒」根本是歪曲事實。我清楚記得民眾開始佔領時只佔領了半條夏殼道,示威者還讓了一條通道出來,給巴士行走。連所謂的示威者都有良知去維護交通暢順,同時更手無寸鐵。這麼有秩序,還能讓巴士車輛行走,怎麼是暴徒?香港警方到底是在幹什麼?好像淪為政府的工具一樣,不再能明辨是非。那一句「速離否則開槍」,就是最好的證據。」

阿希絕對反對當年警察對付示威者的手段。

「即使得到全世界的同情支持,共產黨也不會就此讓步⋯⋯」

阿希有時候也會反思當年傘運經歷過的點點滴滴:「有時候經過夏慤道,我也會霎時想到當年人頭湧湧、帳篷遍地以及人民發言的場景。那個場景熱鬧,同時也有一番和平寧靜的感覺。曾經走過的這條路,未來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阿希當年比很多11歲的男孩都付出了更多,但是自己曾真心關心過的事件,阿希卻覺得沒有多大成效:「傘運過後所有東西都打回原形,普選沒有爭取到,而當年留下的『We will be back』,好像也沒有機率再發生了。如果回歸僅僅20年,香港的人權已經被打壓到這個地步,到未來我們這一代社會,人權和法治仲可唔可以得以保留?爸爸常說:『民主派的行動初衷往往是正確的,不過我們就算多麼發自肺腑地支持行動、就算香港得到全世界的聲援同情,共產黨也不會妥協。』雖然我認為大家都是香港人,如果自己不爭取改變,誰會幫你爭取?但是有時也要認清現實。未來如果再有這些民主運動爆發,我仍然會參與,但是現在我只想趁還可以就好好讀書、盡早有能力離開香港,到外國發展。可能係因為這一次的鎮壓事件,令本來還相信50年內中央政府不夠膽量在香港胡作非為的我,已經對香港政治前景徹底失去希望。」

2014年9月下旬,的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2014年9月下旬,的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