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傘後首度重回維園悼念六四 我的立場轉變了嗎?

2020/6/5 — 10:50

作者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作為曾經牽頭學界杯葛支聯會六四晚會的一員,昨晚是我傘後首度重回維園悼念六四。

「無大台」之下,群眾自發扳倒並跨過鐵馬聚首維園,各種口號、訴求百花齊放,《自由花》與《願榮光歸香港》共冶一爐。要令悼念不要只停留於悲痛,背後的政治訊息往往重要。就我所見,昨晚再沒有把愛國主義和中華民族意識去捆綁悼念六四這慘案,呈現的反而是更有活力的悼念。

昨日有一位認識我五年的記者問我心態為何有轉變。我想轉變的不是自己的立場,我仍認為不能把香港民主倚靠在中國民主化的前提上,亦不能強加中國民主化的重責加諸在港人身上。

廣告

但轉變的是此時此刻的大環境吧。面對國安惡法來勢洶洶,不論你的身份認同和政治判斷為何,只要是追求民主自由,都會被中共視為眼中釘,隨時以援引惡法,以顛覆國家政權之名逼迫。

不論你是什麼派系,在中共眼中你都是敵人,一世的異見者。

廣告

故此,儘管民主陣營之間仍有分歧執拗,但此刻大敵當前要放大的不應是分歧。聽着昨晚不同的訴求在維園的上空不停盤旋,思想不停流動,沒有了昔日的僵化,也沒有過往的停滯。風雨交加,恩恩怨怨真的不再重要。

理解丶放下丶同行。
香港守衛戰需要七百萬人的共同參與,一個也不能少。未來,我們繼續打拼。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