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傘運判刑之後 — 為何民主有罪,壓迫者無罪?

2019/4/26 — 17:55

2019年4月24日,佔中九子於判刑前見記者

2019年4月24日,佔中九子於判刑前見記者

已有不少人書寫雨傘運動中的經歷。但比起運動現場,我更關心現場外各人在不同崗位如何戰戰兢兢地盡力去擴散運動的影響力。有些人在政府部門或親中機構工作,仍嘗試隙縫中掙扎求存,想傳發一個有關雨傘的訊息給親友、臉書上轉一轉個頭像,也生怕被舉報。這種白色恐懼和打壓言論自由的氛圍,又能否在法庭上作裁決?

有些人,雖然沒有時刻身處現場,卻用各種方法支援,如小店義送食糧、貨車司機義載、各市民自發捐贈物資。這不純粹一時間受著激動畫面而引領,是人們打從心底裏對民主制度的追求。可是,願望沒有成真。我想到我所處的專業界別,有些年長的還只顧口說支持民主、開明,但又怕與政府抗衡,怕影響自己想爭取的業界利益。以業界發展利益、經濟發展作為拖垮民主步伐的「威脅武器」,法律書又可如何理解?

總有些人在說,「你要爭取民主我不反對,但不要阻礙大家」,這樣實令人啼笑皆非。怎麼爭取民主只是某些人意願,而不是全民得益的事?單單是一個家庭、朋友間、同事間、屋苑法團、公司董事會等等,我們也渴望制度民主和公平,決策透明,不由少數人濫權。放諸一個城市的治理決策權,也不是本該以民主方式決定嗎?

廣告

無錯,佔領、堵路、持續集會,本質就是製造麻煩,影響秩序,以作為對政府決策施政的「威脅」,逼使讓步。以勝利球迷角度來看,這場運動沒有成功,其後政府甚至變本加厲,以強硬手段治港。這個方法不行,也請問還有哪些方法可行?香港法治已越來越受到威脅,以人大釋法取代立法會功能,法庭被當權者利用來打壓異見者,法庭也可獨善其身嗎?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