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20/5/12 - 19:46

傳媒無王管?記者有特權?

5 月 10 日晚上,警察於旺角一帶截查在場採訪的記者。(立場新聞圖片)

5 月 10 日晚上,警察於旺角一帶截查在場採訪的記者。(立場新聞圖片)

一如所料,經過星期日「血腥母親節」,警隊和建制派全力將焦點 spin 去「13 歲記者」、「假記者」、「記者無王管」云云,意圖掩蓋警方濫權濫暴,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雖說當下社會,講道理無意義,但也即管講一講,立此存照。

— 傳媒無王管?記者有特權?

廣告

這兩個問題,其實是一體兩面,很容易讓一些不經大腦思考的生物,以傳媒無規管,得出記者有特權的結論,事實上,大錯特錯。

(下為技術、學術討論,不喜勿睇)

真正要探討的是,為何記者、傳媒不需/不應受「額外」監管,如警隊的《通例》,醫生、教師的註冊發牌制度等等。

(額外者,即比一般公民遵守的法律更嚴格的要求規管)

一個行業、專業要被額外監管,本質上不過兩個原因:

其一,行業享有比一般公眾多而顯著的「特權」。例如警隊有執法、拘捕和合法行使武力的權力,所以必須被加諸比一般公民更嚴格的監管。

簡言之,就是有額外權利,才需要額外監管,權愈大、自由愈少。

然則,傳媒/記者是否符合這條件?

答案是否定的。

一定會有人質疑,記者明明就有「特權」,才可以在衝突現場採訪,這是長久以來存在、混淆視聽的觀念和指控。

事實上,記者在衝突現場並無「特權」。

在公眾地方拍攝、紀錄,本身就是「任何一個公民」都有的基本人權,在公眾地方的基本「採訪權利」,是否記者/專業記者,抑或只是一個路人甲並無分別,不要以為記者可以採訪就有特權。

君不見警方處處拉起封鎖線,傳媒/記者不管有證無證受僱與否,統統被排除在外,何「特權」之有?

再深入一點討論,就是記者在衝突現場享有一定程度「豁免」,例如可以免於被控「非法集結」、「暴動」,這又是否「特權」?

同樣是否定的。

首先,警方已不止一次,指控在場的記者非法集結,威脅要驅散、拘捕,所謂「特權」,只是警方「格外開恩」,一旦警方拘捕記者(事實上亦已多次發生),法庭是否接納記者當時正執行公務作為抗辯理由,仍在未定之天。

再者,必須申明一點,警方一直指稱,任何人只要身處「非法集結」、「暴動」現場,就是參與非法集結和暴動,這本身已經持續被質疑是「惡法」。

記者身處現場沒有被控,並非享有特權,而是一般公民在不合理的法例下和執法之下,被剝奪了本身享有的基本人權。

再講清楚一次,不是記者有特權,而是一般公民被剝奪了基本權利,在沒有宵禁、戒嚴的情況下,隨意驅散、拘捕身處公眾地方而無犯罪行為的公民,是警察濫權濫捕,不是記者有特權。

而一個行業要被額外規管的第二個主要條件,就是要執行的本份,涉及一定程度的尊業知識和門檻,由不合適/合格的人執行會引致嚴重後果。例如醫生必須受專業訓練和經認可,否則會對病人構成極大危害。

抱歉一句,要拿傳媒和醫生、律師相比,自己都覺汗顏;特別是在資訊科技發達的當下,「人人做記者」,記者所需的「專業」知識、技術,幾近人人皆可掌握,只是水平高低、各有際遇。

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大環境下,記者/傳媒和醫生、律師最大的分別是,我們所能帶來的「危害」,人人都做得到。

例如說,製造假新聞,改個圖、加句字,還需要「記者」來做嗎?

(學術討論結束)

是故簡單的結論,記者既不享特權、又無特殊的專業資歷和不合資歷的重大危害,要被額外規管,實屬無謂;要加諸額外規管,並不相稱對等。

更重要的是,自由的傳媒和言論環境,是對政府權力必要的制衡,任何希望獨裁獨斷的政權,無論以何種手法包裝,首務之一都是「規管」傳媒。

香港的傳媒環境生態當然不完美、現場採訪的表現亦參差不齊,但容讓以此作為規管傳媒的藉口,無異飲鴆止渴。

若必須二擇其一,太自由的傳媒,永遠比不自由的傳媒,好太多。

“Were it left to me to decide whether we should have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or newspapers without a government, I should not hesitate a moment to prefer the la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