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10/26 - 23:13

傳媒現形記 — Now 新聞主管自打嘴巴實錄

這篇文章,嘗試簡單解答三個問題:

為什麼一個新聞部主管,會頻頻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一個新聞部主管,如何可以半天內自打嘴巴?

廣告

一個新聞機構,失去觀眾支持,如何繼續生存?

葉建源評港大疑似黨員副校人選一事,觸動 Now TV 新聞主管陳鐵彪的神經,施展午夜凶鈴,深宵時分打電話回公司,下令刪內容,這動作,一般而言是極度緊急、超常規的行為。為了一位葉建源如此緊張,一句質疑黨員身分的說話,播了整晚,主管冇反應,卻突然發覺有問題,Now 員工懷疑是否收到西環指示,這是合理懷疑。

香港新貴的特技,就是常想要用體面的方式向公眾解釋西環的旨意,執行了任務,如何說得通?Now TV 新聞一眾新高層似乎學藝未精,看來想了大半天,才能找到一個唐突刪稿的理由:「因播出當晚,知道部份內容仍需進一步核實,當中有未能確定的背景,港大校方也在回應聲明中指出媒體報道中有錯誤。我們當日已播出主要訊息,不合適在未確定的消息上再加揣測性的評論。」

簡單而言,就是「不合適在未確定的消息上(即黨員身分疑問)再加揣測性的評論」。

這說法有兩大問題:

首先,何謂「未確定」?其實連港大兩位新副校的人選都是沒有官方確認過,如果「未確定」就不評論,林鄭早前宣布推遲宣讀施政報告,原因是會在十月底上京接旨,等中央賞賜「惠港政策」才公布,這一切都屬「未確定」,為何又煞有介事找人去評論呢?現在十月底了,中央施恩接見之日無期,看來是林鄭一廂情願,為何當時這個「未確定」的消息又容許眾多評論?

很多東西都不能百分百確定,但記者尋根究柢,最少能確定清華大學多份公開文件,申作軍都有黨委名銜,現在有「消息人士」代其否認,甚至說這是「虛銜」、清華大學有人「搞錯」(其實這兩個說法是互相矛盾的)。難道黨員或黨委的神聖身分是如此兒戲,可以搞錯幾年無人理會?難道德高望重就可以不是黨員而晉身黨委?就算官方強調「申作軍不是黨員」,又如何肯定他不是已變身地下黨員?官方講的就是「已確定」?

所以,我們不能確認是否黨員,但能確定事有蹺蹊,而葉建源的幾句話,溫和至極,只是叫港大澄清,及擔心黨員身分聽黨指揮影響學術自由而已。

第二,如果這是 Now 新聞的編採準則,陳鐵彪第二天就自打嘴巴,若然消息「未確定」,就不應加「揣測性評論」,隔天(星期日)日間,有關申作軍黨員身分問題未有任何新進展,Now 新聞卻又播出了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的訪問,同一則新聞重新訪問了葉建源,兩人談的問題亦包括申作軍黨員身分問題。為什麼只過了一天,有譚耀宗的時候,葉建源的聲音就可以出街?不是說不宜「揣測性評論」嗎?為何有譚耀宗出現又可以「揣測性評論」?根據 Now 新聞部高層自訂的「理由」,為什麼不立即又抽起譚耀宗與葉建源的評論?

再說下去,一定又是「平衡報道」的魔咒:評論要平衡嘛!

相信 Now 高層明知這辯解千瘡百孔,暫時不宜以此辯解,如果一則新聞要有「兩方意見」才能出街,以後的習近平重要講話、林鄭每逢星期二的廢話,就不要直播了,一定要找齊反對意見,才算平衡,才可以出街;今天記協發表聲明,也不能報道了,一定要找另一個紅底傳媒工會反應才一併報道,以示「平衡」;以後報道立法會會議,就一定要等到每個黨派都發表了意見,才綜合報道,不能只播出一個或兩個黨派意見,否則就是不平衡了。

維護權貴維護黨的傳媒會這樣做嗎?當然不會,「假平衡,偽中立」的手法他們玩得純熟,民主派有話要說,就必定要找一個建制派來平衡「溝淡」;建制派有話想說呢?這些天才新聞人可以想得出安排民建聯主席來主持節目,air-time 任玩;官員講話呢,任他們隨便講長篇講,不一定會找反對聲音來平衡。(廣告時間:詳見拙作《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

講到「平衡報道」,大家又會有疑問,若然那麼喜歡講「平衡」,大台 TVB 新聞台的節目,充斥主旋律節目,隨便數一數,近月就有《國家相冊》、《深圳特區四十年》、《神州四十年》、《基本法多面睇》、《各有國安法》,一大堆大灣區、一帶一路新新舊舊有長有短重新包裝節目,吹奏唱好。為何這些節目又不需要平衡?找來的嘉賓都是一面倒建制派?

對不起,這些節目,雖然在新聞台播出、由新聞部的記者製作,但被歸類為「資訊節目」,不算「新聞」,就不需要「平衡」了。

這些節目都是生金蛋的鵝,由國企、紅色智庫、紅色商人泵水製作,每一集,就算簡單幾分鐘製作,行情估計有六位數字收入,既出力吹奏,又有錢收,袋袋平安。TVB 連年大虧蝕,但新聞部倒還能賺錢,帶領新聞行業殺出一條血路,全靠國家與紅色資本供養。錢財指揮腦袋,講完。

也許有人會問,Now 新聞主管與一眾親信掌權以來,負面新聞不絕,你們的收視與網頁點擊率下降了多少?如何向電盈高層交代?為何這些新聞部新貴只上任一兩個月,如此喜歡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大家不需要天真,香港的悲劇,正在於諸位雞犬升天飛黃騰達的人物,他們的任務,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砸掉機構公信力與生機。

好些傳媒機構,他們不稀罕公信力,正如他們不稀罕外國新聞獎項;他們不需要取悅觀眾,他們只需要取悅西環;他們不怕觀眾離棄收視大跌,因為有國家資本照顧;他們不怕劣績斑斑,因為這時代劣勝優汰,劣績就是佳績,破壞就是建設,公信力歸零才是榮耀。

 

相關文章:
來自 TVB 的傳媒勝利組
【惡法日誌】如何摧毀一個新聞部
港大變黨大,黨委副校要進來了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