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元朗黑夜:警民關係組能控制失控的防暴嗎?

2020/3/22 — 11:0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陣地社工@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儘管不少人說元朗遊行是一個「伏」,儘管武漢肺炎疫情越來越失控,仍有不少人無法忘記八個月前 7.21 的傷痛,聚集在元朗這因一場浩劫而變了色的地方。

失控防暴狂打街坊的頭

廣告

這夜,看見警民關係組 PPRB 嘗試但無法控制失控的防暴。社工看見一位防暴因不滿一位街坊指罵,突然衝入行人路的人群,以警棍打向另一位街坊的頭,要在場社工不斷大聲呼叫:「不要打頭」,防暴才停手並將街坊拘捕。同時,其他防暴以胡椒水四射記者以迫其後退,似乎企圖阻止記者拍下防暴的暴力畫面。不過,重點是PPRB經常於防暴濫暴的前後,走出來禮貌地叫記者「賞花杏仁路」以免受傷,究竟是否一場 PPRB 的演出,因為 PPRB 早知警隊的紀律已不存在?

胡椒水險令記者敏感窒息

廣告

社工看見有數位失控的防暴在不同地方多次胡亂向被迫後退的記者四射胡椒水,一位記者因對胡椒水敏感而抽搐,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需要送往急症室。究竟防暴是否需要心理評估核實為正常才有資格手持胡椒水呢?

防暴與被截查女孩的 10 cm距離

因為防暴突然衝上行人路按下兩位年青人,更向正在被迫後退的記者四射胡椒水,令一班走避不及的記者、守護孩子成員、社工和街坊被圍捕截查。其中一位只有 1 米 6 高未成年街坊裝扮的女孩,在其小小的手袋取出手提欲致電家人,一位 1 米 8 高的男警阻止女孩致電家人,並以 10cm 的距離開始與女孩對峙,更怒眼瞪着女孩,開始與女孩以粗口互罵。本來女孩正排隊等待被搜查,男警說:「我依家第一個搜你,你再唔合作,我就告你阻差辦公,我被第一次警告你。」當時現場其實未開始進行搜查,即使在場的女警嘗試介入及拉開那位男警,但仍沒法成功。社工看見男警身體言語像是僵硬及手握拳頭,需要社工提醒男警保持冷靜,否則不知男警會否出手打人,女孩亦可能因而經歷「性暴力」。之後,防暴帶走女孩,社工高聲提醒指揮官必須安排女警負責搜身,最後指揮官手持咪回應他們有一位女警負責搜身。其實,防暴經常在現場隨意警告正在提醒防暴需要依足警例及尊重人權的社工,如繼續存在或發聲便會拘捕社工。究竟防暴是否可以隨便提出數次警告後就胡亂以莫須有的控罪濫捕市民呢?

防暴濫捕為跑數?

一班年青人於建業街被圍捕,一位防暴一邊問同袍:「夠唔夠數?夠唔夠數?」一邊以索帶反鎖被捕者的雙手,數到第六個被捕年青人時說:「數到 6 個」,便將 6 位年青人帶上警車。究竟防暴每次行動是否有設定需要拘捕的人數呢?

防暴努力阻止記者報導實況

40 多個防暴於建業街突然驅散在食肆內或正在等候的街坊,一位情侶被問有沒有單據,即使女方手持「輪候飛」,防暴也將其男朋友帶走截查,並將所有記者驅趕至另一邊。經過一輪擾攘,一班防暴從鄰旁的多層停車場押解被捕者往地面,但在場所有記者和防暴也無法看見被捕者是否有受傷。之後,也曾聽到有防暴說甚麼被捕人士的私隱,不讓記者拍攝。防暴可能濫用保障私隱,因為現在不少被捕者希望透過記者拍攝以確保自身安全,對被捕者來說人身安全比私隱更重要。

拒絕社工陪同 14 歲女童前往警署

社工必須嚴正警告防暴,當有未成年人士被捕時,特別是未足 16 歲的女童,絕對需要社工陪同到警署,以免其心理受到傷害。一位居住於附近的女童落街沒有帶身份證實屬正常,無辜被警方無理截查而被嚇到,防暴卻拒絕社工提出的陪同要求,實在妄顧兒童權益。雖然最終女童在街坊和社工協助找到其母親而獲釋,但當中所受到的心理傷害由誰人負責?

堅守公義

這夜,縱使不少陣地社工被胡椒水所傷,也有被無理截停搜查,但陣地社工會繼續進行人道支援工作,監察警察是否濫用暴力和濫捕,阻止警察失控傷害市民的生命,並於現場確保警察沒有剝削被捕者的人權,甚至不人道對待被捕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