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先撩者賤、自作自受? ─ 對 TVB 報道 7.21 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手法的觀察

2019/8/21 — 13:34

7.21 西鐵元朗站月台閉露電視影像(港鐵)

7.21 西鐵元朗站月台閉露電視影像(港鐵)

【文:葉晉言】

7.21 元朗大規模襲擊事件至今逾月,而由逃犯條例掀起的政治風波仍然持續。此間,無綫電視 (TVB) 的新聞報道取向,又一次成為某些人的攻擊目標。用溫和的講法,批評者認為其新聞報道取態過於親建制,在近期的示威行動中甚至不止一次出現過有示威者阻撓該台記者採訪以至破壞採訪車的事件。到底這種指控有沒有根據?這篇文章,是我看過香港各免費電視台在 7 月 22 日播出的黃昏新聞,比較過他們對「7.21 元朗襲擊事件」的報道手法後的一些感想。

本文的主要「研究」對象是 7 月 22 日 TVB 的《六點半新聞報道》、ViuTV 與 NOW 新聞台同步播放的《NOW 新聞報道》和香港開電視與有線新聞台同步播放的《新聞最前線》。這個附件是上述三個新聞報道節目中,有「7.21 元朗襲擊事件」的報道內容整理,大家可以之與本文作參考、對照。

廣告

為方便稱說,本文會以簡稱稱呼上述三個特定節目:

  1. viu1800:ViuTV《NOW 新聞報道》,2019/7/22 18:00 播放
  2. tvbj1830:TVB翡翠台《六點半新聞報道》,2019/7/22 18:30 播放
  3. otv1900:香港開電視《新聞最前線》,2019/7/22 19:00 播放

寫這篇文章並非一早擬定,而是源於我看 tvbj1830 時聽到一句話,覺得不大妥當,才決定去做一個比較詳細的分析。所以本文會集中討論 tvbj1830 對 7.21 事件的報道中令我感到疑惑之處。

廣告

元朗大規模襲擊事件大致發生時間是由 21 日晚上至 22 日深夜。NOW 以一則新聞故事講述整個事件,從 21:49 左右有市民在站外受襲說起,再講「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和之後的「南邊圍村調查事件」。有線則分成三則新聞,分別講述 (1)「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2)「南邊圍村調查事件」和(3)市民質疑「警黑合作」指控相關的消息。至於 TVB,同樣分為三則新聞,分別主要講述(1)「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2)「警方回應遲派警員到場質疑」及「南邊圍村調查事件」和 (3)「港鐵回應事件(幾時報警、為何列車不關門、譴責暴力等)」。

綜觀各台手法,對於「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NOW、有線和港台的新聞報道都採用順敘式,盡量將在元朗西鐵站內發生的多宗襲擊事件從頭到尾呈現一次。 和三台不同,TVB 對「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的報道大致上採用倒敘式(本文只論中文台,明珠台的《News At 7:30》亦以順敘式包裝故事),先報道午夜時份封站後的第二宗大型襲擊(白衣撬閘追入商場打市民),然後將時間點推前,報道 23:20 左右群眾不滿警察太遲前來處理之前的突發事故,之後又將時間點推前,講述 22:40 左右、最初發生在元朗站內的零星衝突到第一次大型襲擊(白衣衝入車廂打市民),最後才回溯至 21:49 左右有市民在站外受襲的情況(這些時間是我事後整理得出,並非在報道中交代)。

在觀眾角度,發生如此大事,大抵都會希望傳媒能夠將事發過程從頭到尾呈現在觀眾面前。但是每間新聞機構處理報道的手法有異,沒有對錯之分。

不過,看罷 TVB 有關元朗襲擊事件的新聞報道,卻令我強烈感受到製作人是有一種信息想透過報道傳遞,就是黑衣人「先撩者賤」。而通過將事件以倒敘方式呈現,再加上若干剪接技巧,這個信息就更加明顯。

(在這裏先補充一下,本文用「白衣人」「黑衣人」兩個詞語為此次事件中主要施襲一方和受襲一方的概稱,未必完全準確:白衣陣營也有其他顏色的服飾,黑衣一方也有人穿着其他服飾,而列車上的襲擊事件也有其他非黑衣乘客受害。不過這個稱呼已獲廣泛採用及接受,應該不會產生誤會,所以本文會沿用這兩個稱呼。)

先撩者賤錯覺之一:(事件O)落閘後黑衣人主動挑釁

tvbj1830 和其餘兩台一樣,將「7.21 事件」安排在二條(頭條是林鄭譴責中聯辦和元朗發生的事件)。TVB 的報道一開始 (#tvbj1830.2.01) ,重點就落在元朗站封站、即 23:55 港鐵按警方要求關站兼且落閘之後發生的衝突。閘門是通花卷閘款式,可以隔着閘門清楚看到對面情況。新聞報道片段一開始,十多名蒙面、持長棍等武器的白衣人在元朗站J出口(英龍圍)閘外。閘內則有一黑衣人,拿雨傘從右至左「拖」過閘門鋼枝發出聲響,又將雨傘插入閘間的罅隙似作攻擊狀。有白衣人腳踢閘門,閘內亦有藍衫人趨前阻止黑衣人的舉動。很快(片段沒有刪剪),白衣人就扯起閘門,進入站內『追打市民』(注:本文用雙引號表示直接引述片段說話)。

由於使用倒敘法,沒有交代前因,新聞片段予人的視覺印象大抵就是:先有黑衣人在站內隔着閘門向白衣人作出挑釁,於是白衣人撬閘攻入,即是黑衣人「先撩者賤」、「自食其果」。

但如果比較各台和網媒的片段,事件的發展應該是,白衣人在第一宗大型襲擊事件(衝入車廂打市民)得逞後,本已逃之夭夭。然後警察到場無所作為,並於 23:44 自J出口離開。但之後有一白衣人在街上懷疑心臟病發暈倒,其同夥可能將這事遷怒於他們之前襲擊過的黑衣人,於是糾眾再度由J出口跑回港鐵站,似欲尋仇(那些從同一出口離開的防暴警察倒已不知所終)。TVB 7 月 27 日《新聞透視》重組事件經過時,也有播出救護員為一名倒地的白衣人急救的畫面,『其他白衣人之後再衝上西鐵站同市民發生衝突』,雙方互罵和掟雜物,之後『白衣人離開,元朗站亦都落咗鐵閘』,未幾白衣人再度出現。而在 tvbj1830 一開始使用、黑衣人用傘擊打閘門這個鏡頭之前,白衣人也有對閘內黑衣人作出挑釁(有線新聞特備節目《7.21元朗黑夜》第一節約第十分鐘引用港台片段,大量白衣人隔着閘門叫『過嚟呀』,有人將手上鐵枝當成標鎗插進閘內。tvbj1830 從「黑衣人衝到閘前用傘向白衣一方作勢攻擊」至「白衣人拉開鐵閘衝入站內施襲」的片段一氣呵成並無剪接,可以確定白衣人挑釁說「過嚟呀」及有所動作的片段,是在此之前)。我們或可批評黑衣人用傘挑釁的行為並不明智,但既然事態是第一次襲擊結束後,本已離開的白衣人再度返回車站生事,TVB 剪輯出來的報道片段卻以黑衣一方屬挑釁者的角度呈現,且因採倒敘法而順理成章成為報道的第一個鏡頭,恐怕不妥。

先撩者賤錯覺之二:(事件L)「冇警時份」自己攞嚟

那麼,如何交代「前因」呢?講完「撬閘襲擊」事件後,報道就將時間點稍稍推前說 (#tvbj1830.2.03):『呢一次襲擊之前,一批市民不滿警方太遲到場處理,警員之後離開車站』。原來前因是『市民不滿警方太遲到場處理』,造成結果是『警員之後離開車站』。

這就是我在文首說一聽到就覺得有問題的一句話。這句話立即給我一個觀感,就是之後黑衣一方被襲沒有警員制止也是「自己攞嚟衰」,因為是他們「不滿」警方導致他們「離開」在先。但實情是,『警員之後離開車站』是因為之前已經發生了一次大規模襲擊案,歷時超過半小時,而警察到場時白衣人已逃之夭夭,才惹來不滿。何況,報道中「呢一次襲擊之前」的重點居然不是「已經有另一次大規模襲擊行動」,而是「市民不滿警方太遲到場」。

其實,對一個不知事件始末的人來說,『市民不滿警方太遲到場處理』一句根本不知所云。假如該新聞用順敘法講述事件,交代了之前發生過甚麼事、警察在甚麼時候到場,之後報道「不滿警方太遲到場處理」,那就言之成理,因為觀眾清楚知道前因後果。但現在無綫用倒敘法鋪排,在市民受襲後無端加句『市民不滿警方太遲到場處理,警員之後離開車站』,觀眾根本不知道「市民不滿太遲處理」的是殺人放火還是亂拋垃圾,客觀效果就是將「警方太遲到場」的「罪名」輕輕帶過,亦令觀眾難以感受當時市民不滿警方的原因。

採順敘法的有線新聞 (#otv1900.2),先報道在 22:00 已有襲擊事件,而大規模的襲擊在 22:47 之後發生,但一直沒有警察到場處理事件。襲擊過後,『23:30 左右,佩戴頭盔嘅警察到場,但再見唔到白衫嘅人,有市民不滿警察嚟得太遲』,盡量交代事發時間和前因後果。

同樣地,港台 22:30 《新聞天地》也採取順敘式,並有更多「警察到場」至「離開」前後的發展:


【報道】元朗站第一波嘅衝突,至少持續咗半個鐘,現場唔見有警察出現
【報道】白衣人之後開始離開,同一時間,十幾個警察就嚟到大堂。有警方叫市民返屋企
【站內人士】點樣返屋企先?點樣返屋企,冇車
【警員】冇車點返屋企,我點教你呀?
【站內人士】我行落去畀人打呀!
【警員】你搭的士囉!
【站內人士】我行落去畀人打呀!
【報道】在場市民不滿警方太遲嚟
【站內人士】我老婆被人打呀!你而家先嚟!全個元朗得你哋幾個呀?
【報道】在場警員一度被市民圍住
【站內人士】而家元朗係咪已經獨立咗呀?
【警員】讓開啦!!差人做嘢,讓開呀!(舉起拿着警棍的右手)
【站內人士】你哋落去睇下呀!
【報道】警員退場


還有一點,TVB 的報道先講「白衣人衝入元朗站和商場襲擊市民」,再講「之前警察到達、市民不滿、警察離開」,但又立刻將時間點移回原位,繼續報道『有市民話只係嚟協助傷者亦都遭殃』,然後播出「白衣人撬閘入站闖商場打人」事件中遇襲者的訪問片段。也就是這句話其實不完全是倒敘式,而是插敘式。這就更加重我對這句話是想為當時「冇警時份」製造理由,以營造黑衣人「先撩者賤」的懷疑。

先撩者賤錯覺之三:(事件C)林卓廷同白衣人對罵

最後,報道終於將時間倒回『尋晚 (21 日) 近 11 點鐘』(#tvbj1830.2.05),由第一次大規模襲擊之前的零星襲擊事件從頭說起。

這段期間,傳媒大概仍將焦點聚在西環中聯辦的衝突,導致在元朗發生的事故,他們多不能掌握到第一手的片段,而須依賴網上片段重組事發經過。

tvbj1830 的報道說有市民目擊一批白衣人進入車站與市民『對罵』,並播出目擊者受訪聲帶指『大概係十幾個人圍住一個人追打』。報道繼而指出,林卓廷在差不多時間抵達現場,再播出林卓廷的 Facebook 直播片段的剪輯,當中林表示『已經聯絡咗元朗警區嘅警官』。然後報道謂:『佢曾經隔住閘機同白衫人對罵咗大約十幾分鐘』(#tvbj1830.2.06),之後畫面出現直播片段中閘內市民向閘外高喊『黑社會、唔好走』片段。在這鋪排之下,黑衣一方再次予人「先撩者賤」的感覺,觀眾不難會認為,當時是因為林卓廷與白衣人對罵,加上之後「先撩者賤之四」的舉動這兩個「前因」,才招致「受襲」這個「後果」。

『佢曾經隔住閘機同白衫人對罵咗大約十幾分鐘』這句描述最大的問題是不符事實。TVB 指林與白衣人對罵「十幾分鐘」時,畫面佐以閘機內群眾喊『黑社會、唔好走』的片段。而以下就是我翻看林的 Facebook 直播片段中,這一畫面時間點前後的大致情況:

  • [00:00] 開始直播(Facebook 顯示時間為 22:45)
  • [01:12] 聽過現場市民解釋情況後,指『已經聯絡元朗警區警官』(即 TVB 所剪輯片段)
  • [01:26] 有聲稱『第一個喺道』的市民向林指有三人『扐晒架撐同刀仔……木刀』,畫面拍到地上遺留血迹和紅色布巾
  • [02:11] 林勸喻市民暫時不要出閘,因為站外仍有很多黑社會,他已聯絡元朗警區要求盡快處理,『唔可以一路係咁喺道打大交』。片段時間03:05,有人指『十分鐘前』目擊『何君堯同啲白衣人影相,喺公園嗰道』,問林會否過去。林亦說如果過去,只會『準備打交』。
  • [03:25] 畫面見到大批白衣人進入車站,閘內人士開始情緒激動
  • [03:45] 林勸止並多番指『唔好郁手』,多名白衣人趨前到閘機前指罵,有人揮舞木棍及區旗棒(據之後報道應是藤條)
  • [04:00] 林着閘內市民『企後少少』,並呼叫『唔好郁手』,閘外有白衫人向閘內人士攻擊
  • [04:34] 閘外白衣群眾向閘內投擲物品,後來直播片段見到應為水樽
  • [06:38] 畫面拍到白衫群眾在通道向穿黑衣市民襲擊,白衣人繼續在外指嚇閘內市民
  • [08:16] 有白衫人打開閘機旁職員通道,有人喊『唔好入嚟』『千祈唔好褪,一褪就追入嚟』,但其間亦有女聲謂「X你,入嚟啦」
  • [10:10] 閘內有人喊『香港人加油』,亦有人喊『入嚟吖仆街』
  • [11:30] 林喊謂『警察嚟緊、你哋班仆街夠膽唔好走,警察而家嚟緊全部企晒喺道』
  • [12:11] 喊『黑社會唔好走』,即 TVB 播放的那一幕
  • [14:30] 閘外似乎有暴力事件,有人喊『救人』,林打開職員通道,但外面有戴口罩持武器人在外佈防
  • [15:00] 眾人退後,有人謂『你班黑社會唔好再打人』
  • [15:10] 有穿黑衣人抱頭向閘機方向奔走,有人開始向射水。該黑衣人成功進入閘內,白衣人稍為後退
  • [15:49] 有人趨前在圍欄外向閘內射水者攻擊
  • [16:33] 有白衣人進入閘內,之後有更多人進入,閘內人士退後、從樓梯走上月台

事後看來,我們可以批評閘內某些市民的舉動屬不智:對方在站外有多個出口,街上又大把「自己友」,黑衫者則被圍在車站閘內,只有月台、極其量有列車可供退守(除非落路軌),因此絕不應該喊「入嚟吖」之類帶挑釁性的說話,因為這只會令自己和同行者處境更為不利。但林的『警察嚟緊』『你班仆街夠膽唔好走』,是否屬於等同例如「打我吖」「入嚟吖」這類挑釁性說話?我認為可以斟酌——一來他並不是鼓動對方攻擊,二來林可能是不希望犯事者逃逸才有此舉措,當然這樣做也有潛在危險,畢竟在當時環境很難與有背景者「鬥大」。而他的最大失算,大概就是太天真,居然拿警察「撻」對方,萬料不到警方到達時間與白衣人離開時間原來可以無縫交接。

但無論如何,當時情況,雙方固然有對峙也有對罵,但林卓廷本人根本沒有與對方『對罵咗大約十分鐘』,反而有勸止雙方,而無綫的報道完全沒有提到這一點。林唯一針對白衣的言論就是那一句『警察嚟緊、你哋班仆街夠膽唔好走,警察而家嚟緊全部企晒喺道』,或許也有份一齊叫『黑社會唔好走』。

有關「林卓廷與白衣人互罵」這個陳述還有一點須作補充。翻查無綫新聞台其他時段的報道,tvbj1830 之前,14:33、16:05、16:36、17:38、18:07 五個時段的旁述是:『有人隔住閘機同白衫嘅人對罵咗大約十幾分鐘』,跟字幕相同。tvbj1830 是這則新聞故事的重新包裝版,與前版分別較大,旁白將『有人』改為『佢(指林卓廷)』,不過字幕仍然寫「有人」。但之後,無綫新聞台 19:06,19:37 的報道亦改回『有人』。翡翠台《午間新聞》和《晚間新聞》亦係說『有人』同白衫人對罵。換言之,『佢』(林卓廷)同白衫人對罵這一陳述,只在 tvbj1830 的報道中出現過一次。

至於 tvbj1830 講完「林卓廷到現場」,沒有提及其間白衣人施襲、投擲物品、林呼叫『唔好郁手』、在外有人在通道追打市民等事件,而將焦點集中在這些事之後的「雙方對罵」(撇除主事者是否林氏一點不論),這種篩選是否合理,或者是想傳達甚麼訊息,留待各位評論。

先撩者賤錯覺之四:(事件E)黑衣人拿消防喉射水挑機

新聞片段講完「林卓廷」與白衣人對罵、站內人喊『黑社會,唔好走』後,報道說:『一批白衫嘅人喺被部份人開消防喉噴水之後,衝入閘入面打人。』(#tvbj1830.2.07)

我一聽到這句話就聯想起之前的「市民不滿警察太遲到場處理、警察其後離開」。這句話其實忽略了起碼從林卓廷 Facebook 直播片段中我們看到,事發前有人在閘外試圖逃到閘內,噴水可能是為了掩護該遇襲者。並參考其他傳媒的報道:

  • 從 viu1800 的另一角度可以看到射水時有救護員在閘內,#viu1800.2.03 說的是『有救護員到場,白衣人繼續襲擊市民,市民攞消防喉射水還擊,一路走避上月台』。
  • #otv1900.2.02 的片段可以看到,有白衣人在閘機外用棍打閘內乘客,閘內乘客用傘擋住;也有一些白衣人試圖衝入閘內。之後,有人用水喉射向閘外,白衣人稍為後退,但仍然繼續向閘內拋擲物件。
  • 港台《新聞天地》報道是『白衣人最初喺閘外施襲,之後有人想入閘,閘入面嘅市民開滅火喉噴水阻止,當時救護員已經到咗場』。
  • 《蘋果日報》訪問片段的目擊者則指用消防喉射水是為了阻隔白衣人的攻擊。

所以,我們固然不能否認這一舉動可能會激起白衫人的情緒,但不提前因(有白衣人向閘內人士攻擊、有人欲逃入閘內、亦有個別白衣人蠢動欲衝入閘內等等)而單單描述和播放「向白衫人噴水」片段再指出白衫繼而衝入閘內打人,就再一次令我感覺無綫的報道是想引導觀眾覺得被襲者是「先撩者賤」,無事無幹向人射水才會被打,簡直自作自受。

補充一:無綫在 22 日 06:00 《香港早晨》的報道已經開始強調白衣人是在有人『開消防喉射水之後』再衝入閘內和車廂打人。而同一段新聞,無綫新聞台 20:36 開始改為『有人開消防喉向部分白衣人嘅人噴水,想阻止佢哋入閘,一批白衣人之後衝入閘入面打人』。

補充二:2019/7/27 的《新聞透視》播出噴水片段時,記者講完『有人用水喉同滅火筒向白衣人噴射』之後就打住,畫面一轉,交由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代勞」,先批評林卓廷『講晒粗口』和旁邊有人挑釁,繼而指『跟住佢又噴水喎,噴嗰啲防火喉嘅水,仲有滅火筒嘅嘢,噴佢哋對面啲人,變咗後嚟見到嘅畫面就係佢哋入咗嚟打佢哋,呢啲都係有挑釁嘅行為』。

疑問

之前我說過,這篇文章並非事先策劃,而是源於『呢次襲擊前,一批市民不滿警方太遲到場處理,警員之後離開車站』這一句話。這句話促使我開始嘗試整理各台新聞對這次事件的報道,看看當中有沒有甚麼玄機。這才令我發現,原來整個新聞故事,竟然有不止一次、兩次,而是四次,在各個襲擊事件發生的時間點,報道都有想要營造黑衣人受襲是「先撩者賤」「自作自受」印象的信息。這恐怕不是偶然。

長久以來,無綫的《六點半新聞報道》被視為 Main Cast,其重要性和對觀眾的影響力不言而喻。近年這個重點角色似乎不如以往,原因包括因香港人放工時間推遲,其角色慢慢被《晚間新聞》取代,而在出現 24 小時新聞台後,這類「包靚故事報道」的定點新聞時段對觀眾的吸引力亦開始減退。不過,《六點半新聞報道》的收視率仍不算低,在這個時段出現如此強烈的引導性報道,甚至與事實不符的描述,仍然令我有點心寒。

公道地說,此後無綫有略為修改內容,到了《晚間新聞》,與白衣人對罵者再沒有指名道姓說是林卓廷,也淡化了第四個(噴滅火筒)「先撩者賤」的感覺。但是必須承認,其實整個報道的框架仍然無變。

雖然我沒有受過正式的新聞學訓練,但我認為,質疑是否黑衣人「先撩者賤」並無問題,在報道中三番四次通過截取事實一部份來渲染這個氛圍,卻恐怕不是標榜「不偏不倚」的電視台報道所為。

更令我憂慮的是,我為了這次調查的準確性,順道翻查了無綫新聞台其他時段的新聞報道,卻發現無綫這則新聞的處理手法,原來恰好可以為某些人的立場背書。例如 22 日無綫新聞台播了幾次何君堯為「握手事件」和「英雄論」解話的網絡片段(何開記者會後就用記者會片段代替),當中何就有用『先撩者賤』來形容受襲者(例見無綫新聞台 10:39 的報道)。至於無綫《六點半新聞報道》中淡化林卓廷 Facebook 直播片段中林其實有勸阻雙方、白衣人其實有施襲,而只強調之後他跟白衣人「對罵十分鐘」(而這描述不符事實),也正好呼應了新聞台曾經播放建制派記者會片段中梁志祥指出兩群人對峙時『冇事發生』只是對罵、而林卓廷『挑機』『火上加油』導致暴徒衝進閘內打市民及記者的言論(例見無綫新聞台 13:15 的報道)。

其他疑團

關於無綫這則新聞報道,還有一些個人認為未必涉及偏頗,但不得其解之謎,在這裏順便提一下。

例如剛才提到的何君堯「握手、豎姆指、讚英雄事件」,NOW 、有線和港台的報道,都有引用相關網上片段和何的「解畫」記招作對比。唯獨是無綫從來沒有播放過該握手片段,只在播放何君堯「解畫」記者會時用旁白帶過。若說無綫對使用網上片段求證上較嚴謹?但一來無綫在何君堯開記者會前,已經播出他在社交媒體張貼的「解畫」片段,二來何的話亦證明該「握手」片段的真實性。

還有有關「警黑合作」嫌疑的報道。三家傳媒都在緊隨「元朗襲擊事件」後報道「警方到元朗南邊圍村調查」。警方的姍姍來遲和在村內執法的態度,惹來不少人有關「警黑合作」的質疑。從網上片段我們看到,防暴警察進入車站時白衣人隨即四散,而警察面對這大批四處逃竄的白衣人,完全沒有追趕或制止意圖;有大批戴口罩、部份手持武器的白衫人在街上警車前走過,未見警察有任何反應;有分區指揮官面對記者時態度囂張,另一邊廂對大批穿白衣的畢恭畢敬打躬作揖;999 不通,網上有人指被熱線中心員嘲諷驚就唔好出街;警署落閘,市民報案無從之類。

至於電視台的報道,從比較表可見,警方的行動中,無綫對很多細節均付闕:例如沒有報道凌晨時間街頭有人被打到血流披面、沒有報道村民阻止警察入村、沒有報道村民阻止記者入村、沒有報道村民向警察擲物而警察受襲仍若無其事邊退後、沒有報道白衣人被帶走而無拘捕、沒有報道大批白衣人步行出村施施然坐車離開等畫面。

我不敢說這是無綫在新聞處理上有「淡化警黑合作指控」的意圖。畢竟無綫也沒有報道夾在二事中間元朗街頭有私家車被打爆玻璃事件,沒有凌晨時份街頭有人被打到血流披面,也沒有警方入村調查時在車底搜獲鐵通等畫面。而有線新聞也沒有例如柳俊江等在商場受傷的片段。

相反,無綫其實也有手持武器的白衣人在村口、防暴警察在一邊而另一邊遠處有數名白衣人手持武器向警察叫囂、警方說刑事同事看不到有人拿攻擊性武器而畫面明明清楚拍到數名白衣人在村外拿着鐵枝;還有一名白衣人背對兩名防暴警察,其中一名警察輕按其背示意往村和其他拿着鐵通等物件的白衣同伴方向前行等片段。

只是,無綫在警方在村內執法時的新聞中,的確有較多遺漏報道,着實令我有點摸不着頭腦。

這也顯示,如果單看一個電視台的新聞報道,未必能較好掌握到事件全局,甚至有可能導致誤解。

投訴,有用嗎?

有人會問:像「先撩者賤」這種有誤導性的新聞報道形式,可否向通訊局或 TVB 投訴?

就我所知,通訊局根據《電視通用業務守則 — 節目標準》處理電視節目的投訴,對新聞節目內容主要以當中的「第9章 準確、持平及公正」來約束。假如新聞中出現事實錯誤,通訊局有可能裁定投訴成立,至於違規程度,就視乎傳媒在發現錯誤後有否及時更正。

但假如屬遺漏報道,有太多理由可以導致這個情況。例說可以解釋是因為無法確認消息的真實性,是因為資源問題攝製隊剛巧拍不到相關畫面,或因為前線記者不夠敏銳錯失大好題材,而未必是因為例如想淡化事件、影響公眾知情權。至於偏頗報道就更難有確鑿證據,因為這像 TVB 這一則報道,除了林卓廷與示威者對罵十分鐘一事外,其實並沒有捏造事實。這就是這則報道的高明之處。

通訊局不大可能質疑某間傳媒機構的新聞處理手法。所以,除非新聞內容出現明顯錯誤,否則會視為違規的機會不大。

至於向機構本身投訴有沒有用,就要看看大家是否仍然信賴這家機構的新聞操守了。如果新聞部真的恪守中立原則,聽過像我這些外行又沒有讀過新聞系的人的意見,分析後覺得也有些道理,可能會在新聞處理上多加注意。但如果本身有既定立場,可能這次遇投訴汲取「教訓」後,下次就做得更「陰濕」,令人「死咗都唔知咩事」。

結語

坦白說,我本來尚算是無綫新聞的支持者,所以對網上就他們在新聞報道處理上的一些指控,我多數會先用分析和同情地理解的態度去看待,不會照單全收。

例如在 6 月 12 日下午的政府總部衝突,算是「大件事」,各家免費電視台中,ViuTV、香港開電視在 15:30 左右已中斷原有節目,插播旗下的 NOW 和有線新聞報道,反觀有獨立免費台新聞人手的翡翠台居然毫無反應,連半節特別新聞報道也欠奉,要差不多一個鐘頭後 (16:26) 才打出移動字幕 (ticker) 簡略交代現場情況(和指出新聞台正在直播)。有人於是質疑此舉是「維穩」。我個人倒是有不同看法:現時數碼電視的滲透率超過 9 成,而傳統的模擬電視廣播會在明年正式終結。無綫既然已經有免費的 24 小時新聞台,再在翡翠台插播特別新聞打亂原定節目編排的逼切性就不如以往般大。當然,遲出移動字幕確是個問題,但 TVB 對這些事情處理反應慢亦非首次(2001 年美國 911 事件,無綫的反應也是慢過亞視幾條街,遲遲不直播新聞而繼續常規節目惹來批評;到之後美國反擊才亡羊補牢急起直追)。事實上,此後無綫落 ticker 的速度已經大為改善。同情地理解,遲出 ticker 可能純粹是播放模式變更(不再插播特別新聞)後第一次突發事件上應變不足,而不是有心 play down 事件,而且以現在資訊流通程度也不可能這樣做,就算做了也沒有多大意義。

不過,這也不能表示無綫作上述處理時沒有「維穩」心態。但要證明這一點,就要例如比較:現在無綫是否任何時候均不會在視為「主台」的翡翠台插播特別新聞?若否,它是在甚麼情況下才插播、甚麼情況不插播?這才不會令爭拗流於口水式(例如,其實這一段文字我在半個月前已寫好,近日發現翡翠台對警方記者會非常重視,例必中斷原有節目做直播之餘,還為此製作片頭畫面。那麼,我之前的「同情理解」論述又未必站得住腳)。

所以,這篇文章證明了些甚麼?如果以嚴謹科學角度來看,其實證明不了甚麼。因為就算這則報道真的有問題,我們仍不能單就一篇新聞報道的取態,去斷定這代表了整個新聞部的取態,以至得出「維穩」、「染紅」等結論。這篇文章,頂多可以說是作為一個長期有留意無綫新聞報道的人,對它近期的新聞處理手法的一個註腳。

不過,在亞視收檔後,我一直擔心無綫會否「繼承」亞視「遺志」,新聞部的金漆招牌會否終有一天會像亞視最後一段日子般,在紅色陰霾下慢慢沉淪。從這次元朗襲擊事件中無綫的報導手法,確令我對他們的新聞專業,開始有一個極大的問號。而我也得承認這個問號非自今日始,其實一直以來,所謂 CCTVB 的指控,不見得完全是空穴來風,只是大抵沒有人會將這些蛛絲馬跡逐筆記錄下來。遠的不說,6 月 9 日該台《晚間新聞》提到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遊行人數時,是以慣常的引述形式(即「民陣『宣佈』…」「警方『話』…」之類)去報道數字。但之後報道團體在網上收集簽名支持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新聞,記者卻說『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早前發起網上聯署,支持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截至中午收集到超過七十萬人簽名』,也就是將「超過七十萬人簽名」當成客觀事實般陳述、報道(對比同日 NOW 新聞用的字眼是大聯盟『宣佈』收集到七十萬人簽名支持修例),這種處理手法上的分野就令我覺得非常刺耳。

7 月 29 日,有人在 TVB 大樓掛上示威直幡,之後李寶安在內部電郵中強調新聞部「不偏不倚、公正持平,如實報道」。但願如此。

補記:不贊成針對前線記者

在這次逃犯條例修訂觸發的種種示威,有人不滿 TVB 新聞的報道而對阻撓記者、攝影師採訪,甚至有採訪車被破壞。雖然我個人對無綫某些新聞的報道取態有意見,但目前也不贊成這類舉措。本文埋尾之際類似事件又再發生,因此雖然與本文主旨無關,我也想趁此講講自己的一些意見。

首先,無綫新聞部應該仍是一個相對獨立的部門。所以,我認為不能也不應該叫無綫做些干預新聞部的舉措,因為這樣做非常危險,隨時後患無窮(前車:亞視新聞報道江澤民死訊事件)。不過大家也要明白:無綫新聞部有沒有獨立自主性和它報道的新聞有沒有偏頗沒有絕對關係。無綫新聞部相對獨立,是指例如其編採方針理應不受出錢的老闆指指點點,不代表做出來的新聞必然公正不阿。我的意思是,觀眾可以指出無綫的新聞報道有甚麼問題,但叫無綫老闆「教」新聞部應該如何做新聞或要求「炒」新聞部某人就並不適宜。

至於針對前線記者的做法,我也不贊成(破壞採訪車更不在話下)。這裏無關「以德報怨」「感化對方」「不同意觀點但誓死捍衛」之類偉大情操,而是希望有關人士能想一想,即使從策略而言,不斷製造敵人並不明智,尤其當你不能否認對方擁有更龐大的動員能力、和仍然有佔優的觀眾面,即所謂「入屋」的時候。就以之前的「能量飲品廣告」事件為例,此前有人發起抵制 TVB 廣告商行動。事後孔明看,失算的一着是有人一收到「撤回廣告」的回覆,以為取得勝利,便立即「搞大」,四處宣揚,奔走相告。結果支持者大力畀 LIKE 好開心,但另一邊有人就立即將事件提升至「港獨」層面,營造「不在 TVB 落廣告等於支持港獨」氛圍,並通過「港獨」這種「大是大非」議題刺激大陸網民神經,成功鼓動大陸群眾抗議,結果廣告商道歉收場。坦白說,我個人也不贊成「搞廣告商」,因為這是我之前見過某人對《蘋果日報》所做伎倆,透過列出甚麼公司在該報落廣告來搞白色恐怖,而此人這樣做,實際上是想將大陸做生意就要「政治正確」「自我審查」那一套搬到香港,結果就是令香港大陸化。另一方面,我對一有事便拿所謂「外國勢力」「破壞統一」「港獨」等議題做文章轉移視線鞏固自己勢力(因為祭出這把尚方寶劍一定不會有錯,甚至錯也可以變成對)的風氣蔓延到香港可謂毫不意外,令我意外的是,不知到底是 TVB 原來有這種能耐,還是某些有此能力的人會為保住 TVB 而用到此招。

最重要的是,即使認為新聞部高層的確有親建制、維穩的方針,起碼時至今日,我仍認為不能假設所有前線採訪記者、攝影師都完全「歸邊」。當然有人會說,由於這家機構有問題,所以在這家機構工作的人都是同罪。這看法未必全錯,問題是假如你的應對手法就是例如騷擾記者採訪、阻擋攝影師甚至「搞」採訪車,從結果來看,一來這是削弱傳媒的監察作用,二來將自己變成自己反對的人同類(且看看是甚麼人用大光燈照攝記,又是甚麼人拿鐵通威嚇記者。又,近數星期警方明顯已調整策略,在鏡頭前對記者客氣了很多),三來是製造不必要的敵人(你必須承認不是所有無綫新聞部員工也同意現時的新聞處理方式。執政、掌握一方可以通過製造敵人來打壓以鞏固自己權威,處於弱勢的反對一方卻不能貿然有樣學樣),四來這對解決你所不滿的事件毫無幫助(觀眾不可能因為 TVB 新聞採訪時被騷擾就轉台,搞到記者無法採訪亦不見得會對那些真正掌權新聞報道取向生殺權的人造成甚麼影響),五來這是主動為對方送上示威者失控四出破壞報道的彈藥。是否將他們一概視之為罪人是每個人的選擇(雖然我不會),但罵前線記者,騷擾攝影師,甚至打爛採訪車,除了在情緒上有所發洩,之後影幅相拍條片擺上自己友討論區好多人 LIKE 好過癮(對家就擺上自己的圍爐區譴責)之外,在爭取輿論陣地屬必須的行動上如此節外生枝,做法是否明智?又對事情有甚麼助益?另外,即使不高舉新聞自由這支大旗,其實很多隸屬不同傳媒機構的前線編採人員也頗稔熟,並非同行如敵國,他們也未必會認同示威者這些行為。至於做了這些事,對他們之後的編採取態會不會造成影響?我認為這些都是決定如何面對前線記者,以至在決定抗議方向時,必須思考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