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先砍劈「忠誠廢柴」,再揪出「兩面派」,田大將軍悍哉!

2021/4/14 — 12:44

田飛龍 (圖片來源: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頁圖片)

田飛龍 (圖片來源: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頁圖片)

筆者不懂政治,對政圈大小人物毫不認識,更何況內地的黨官幹部書記,以至學者教授專家等等多不勝數,令人目不暇給。 因此,對於早前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大陸法律學者田飛龍副教授發表一篇類似聲討「亂臣賊子」的「檄文」,筆者並不察覺,更不以為意。 可是,如今得悉田副教授再接在厲接受報章專訪,登載了一篇揭發「內奸惡行」的「文告」(註),兩文前後互相輝映,筆者眼界大開!

筆者認為,田副教授絕對不是舞墨弄文的學院中人,卻是一位揮劍掄刀的雄赳赳悍將也! 筆者深感早前有點「有眼不識泰山」,罪過罪過! 田大將軍先出手撰文直斥新香港市建制派的「忠誠廢柴」,再出口狠批潛伏在特區政府架構內的「兩面派」,鬥爭焦點分明,層次有先有後,因為前者好好歹歹算起來總是「圍內自己友」,後者被劍指的主要是受僱提供服務的「公務員」。 話雖如此,在田大將軍的利斧下,「親疏有別」的區分並不太重要,還是要用勁使力狠狠的清除「忠誠廢柴」和「兩面派」!

筆者一向「被誤導」,以為共產黨人「滿嘴謊言」,早前卻聽聞得田大將軍「直話直說」,針對體制內親政府人士所引用的「橡皮圖章」和「忠誠廢柴」比喻,實在貼切得很,入木三分,所以面皮厚實的建制派被刺痛了,市內一眾左派中人,上至自視為「根」正苗紅的領導頭目,下至投機幫閒的嘍囉跑腿,如坐針氈,急急躲進廁所照照鏡子,似乎弄得滿城風波,港區人大元老也按捺不住反唇相稽,與田大將軍隔空對罵。 不過,筆者以為,田大將軍確是一片「忠肝義膽」,為黨國效命,必須為新香港市的失效管治斷症診病,才能確保中央對特區行使絕對的控制權。 況且,田大將軍的「忠誠廢柴」說法其實已相當克制,「廢柴」砍伐下來燒掉變成黑炭或者灰燼,總算留下「忠誠」痕跡,並沒有「被完全抹煞和棄置」! 所以新香港市的建制「忠誠廢柴」應該好好思過反省,不要辜負田大將軍的的苦心直諫,以及黨的豢養栽培!

廣告

這一趟田大將軍更是一語中的,直接衝著那些體制內的「兩面派」而來! 筆者以為,「兩面派」所指的當然不只是局限於建制派內部那些議政和參政的人,說一套做一套,沒有「政治擔當」的勇氣和能力,遇事借故左閃右避,不作為的尸位素餐而結果毫無作為。 田大將軍更具體說他們「同時拿國家和西方利益,卻不願在政治鬥爭關鍵時刻挺身而出」,並且舉出「修例風波」來說明。  嚴格來說,「兩張面孔的人」豈只是隱藏在建制派的從政人士,更多的和更直接影響政府運作的,是那些在公務員體系內掌權的「公務人員」,包括現行特區架構內的三司十三局高官,以及轄下所有部門的人員。 那麼,在人數近二十萬的公務體系人員之中,到底有多少是一直「陽奉陰違」而隨時「吃飯砸鍋」的「兩面派」呢?

田大將軍橫刀立馬,哼聲一言道破,發出有關「兩面派」訊息,其實是一個警號,把新香港市的管治核心問題提升到政治現實層面的高度,中央必須從速認真處理。 須知不少「雙面人」其實是「港英餘孽」,就算經過「宣誓效忠」甚或「政治審查」便真的「革面洗心」嗎? 中央可以相信他們,甚至委以重任嗎? 田大將軍應該完全清楚:這些人從來骨子裡都是「親美崇英諂日媚韓」,受過外地教育「洗腦」和西方價值觀「荼毒」,誰曉得有多少人是隱身潛藏多年的奸細? 況且現實上這些人擁有外國護照,在域外置業和子女已移居外地等等,絕對是經已「異族化」的「非我族類」! 這些人絕大多數沒有經過文革烈火燒煉,更遑論三反五反的洗禮,當然不曉得黨內同志血腥鬥爭的歷練是必然的規律,那麼,他們要貪取一杯羹的分享政治管理權力完全是非分之想,毫不識相! 因此,筆者相信,田大將軍認為是適當時候在新香港市展開一次公務員大清洗的政治運動了!  

廣告

筆者實在毫不曉得政治,拜讀過田大將軍的鴻文和專訪文章之後,深深感受到刀光劍影掩映下的寒意,可是,看來田大將軍在砍劈「忠誠廢柴」和揪出「兩面派」之後的第三招! 好戲應該還在後頭!

註:詳見《立場新聞》有關報道 (2021/04/12---11: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