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先紅後專」,人皆「活貨」、、、

2020/4/22 — 13:49

作者按:「、」是《北京零公里》「內篇」唯一的標點符號,是「活貨們」的語言

1958年的中國,大躍進帶來的浩劫,官方宣稱的「天災」,是徹頭徹尾的「人禍」,死亡人數成為國家機密……

2019 至 2020 年的香港,也經歷一場「大躍進」。原來,「一國兩制」躍進為「一國 1.5 制」,然後已是「一國一制」……

廣告

大躍進的口號,「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今天成為「黨有多大膽,港有多大鏟」;「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今天成為「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一國一制」……

1949 年時,毛澤東承認新中國仍未具備實現社會主義的條件,所以需要最少要十至十五年,甚至二、三十年的時間去過渡。結果,「二、三十年」成了「幾年」。毛在 1953 年提出「過渡時期總路線」,宣告向社會主義社會改造的過渡。然後到 1958 年,便高舉「三方紅旗」,誓言「超英趕美」,向共產主義邁(躍)進……

廣告

1984 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已經被中共扔掉。1990 年的《基本法》已經支離破碎。2014 年的「八三一」,露出極權的尾巴……2020 年的特區政府,更將「高度自治」拱手相讓。「五十年不變」??還不用等到 2047 年,「一國一制」的時代業已降臨……

今天的香港,在重演 1958 年的「躍進」與「人禍」……

魏昂德(Andrew G. Walder)在《脫軌的革命: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中,對大躍進作出如下評價:

毛澤東對經濟發展的錯誤看法還不足以釀成大躍進的巨大災難。大躍進的嚴重後果是這些看法與政治運動相結合的產物。政治運動使經濟政策蒙上了政治忠誠與否的色彩,與階級鬥爭劃上等號。大躍進未能刺激經濟增長,而大躍進的政治因素把它變成了一場災難……中國從此以後將「政治掛帥」,強調人的因素和群眾的熱情。專家不再主導決策過程……專家制定各種規章制度只是為了維護他們的地位和權力。(頁 156)

這不正是今天的香港嗎?政府施政的錯誤的巨大災難,不僅在於政策本身,而是政權將之視作「政治忠誠」與否的審查與鬥爭。「政治掛帥」成為公務員、醫護人員、教師、國泰、港鐵、紀律部隊奉為圭臬的法則,被套在頭上的「金剛箍」。「講政治」徹底凌架於「專業」之上。

1957 年 10 月 9 日,毛澤東提出;「我們各行各業的幹部,都要努力精通技術和業務,使自己成為內行,又紅又專」。當「紅」的標準被嵌入「專」的範疇,真正的意思其實不是「邊紅邊專」。「政治是統帥,政治是靈魂」,所以,「紅」與「專」之間一旦出現矛盾,唯一選擇,絕不可能是「只專不紅」或「先專後紅」,而是「先紅後專」。

「紅」是甚麼?當然是黨性。今天,如何成為「政治上靠得住」、「關鍵時起關鍵作用」的「紅」人?那就不僅要在辦公室供奉領導的圖像(圖騰),更要「把心交給黨」,「聽黨話,跟黨走」,自願為黨奴。

近日讀陳冠中的小說《北京零公里》、書中的「活貨哪吒城」的空間、是沒有聽者的世界、唯一聽者、就是自己、活貨與活貨之間沒有思想交流、似乎也是當下香港的寫照、黨國時代、等待復活的主席、人間地獄、冤死之人成為活貨、永遠無法擺脫的恐懼、憤怒、哀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