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擊破商界金科,光復議會可待(一)

2020/4/29 — 16:03

資料圖片,來源:Jason Wong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ason Wong @ Unsplash

民主派這次推動全民爭取立法會 35+,主戰場之一是多年來被忽略的功能組別。說忽略,其實民主派一直在多個人票的專業界別當中成績不俗;但一說到工商界組別就屢敗屢戰屢敗。這次 35+ 進攻功能組別,透過包括「攬炒藝術家」等各路人馬鑽研後,集中火力進攻的界別包括:體演文出(俗稱文化界)、進出口、紡織製衣、批發零售、旅遊界、工程、建築規劃、勞工以及飲食界 — 當中屬於商業界別可謂不少。

筆者從商,希望憑商人及商會經驗,分析商界的習慣與思維,期望可為大家腦震盪出一些進可攻退可守的方向。此文分開三部刊登:第一部分析業外元素;第二部提出業內元素,將之與第一部份的思維整合出一條政商界的金科;第三部,筆者嘗試提出一些法門,讓社會思考是否有助打破政商界的金科玉律。

其實只要檢視民主派傳統黨團的組成,不是比較傾向以政治力量保護弱勢社群(民主黨 / 民協 / 街工 / 職工盟),或者是專業精英議政(公民黨),就明白為何民主派過往在商業界別毫無寸功。這些政治力量由政綱,服務對象,以至處理的個案一直都與商界不是相冲就是欠缺重叠的空間,導致他們長久以來欠缺商界及經濟方面思維,知識及脈絡。這與筆者在商會時,透過個人關係促成商會與兩大政黨的議員會面,就行業政策方面作解說,席間卻再一次暴露他們對商界的不理解及敵意可見一班。

廣告

無可否認,商人特性「逐利」,但卻不能說商人都政治冷感或親建制,又或抱保守立場。但在一人在立法會選舉可擁有兩至三票的時候,即使政治立場親民主派的商人在地區直選會按自己政治立場投票,一回到其商業界別的功能組別時,政治立場的考慮會較少。我不能為其他人說項,但作為商會代表時,我會著重候選人及其背後黨團與我行業多年來的關係,是否熟悉我行業需要,及其政治上的能量等。

筆者認為從商的人可以透過兩種方法劃分。第一劃法,看他們投入政事的興趣:不問政事者,或事業有困難處於掙扎期,或事業有成生活舒泰,隨波逐流,沒有過問政事的需要;而主動問政者則大多事業上岸,有空餘時間,或望回饋社會,或追逐更大名利權,或企業及業界利益與政治萬藕牽連,參政遂成為他們工作的一部份。至於第二種劃法,則按企業規模,簡單來說就可以微小中大企業來分。

廣告

透過這兩種劃法可以清楚明白到:主動投入政事的都是一些企業具有規模發展穩定,主事人可以抽身參政的中至大型企業東主或管理人。但這裏有個很大的矛盾,就是香港 98.3% 的企業都屬於中小企,合共雇用了私人市場 45% 的勞動人口。即立法會內代表全港中小企的商界代表,大部份其實來自較具規模的中大型企業。

但這是否代表中小微企完全沒有影響力?這就要由行業商會說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