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訴求竟是如此卑微

2019/11/15 — 16:22

重溫六四屠城後香港著手制定人權法案時的討論,讀到 1992 年一份由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全面獨立調查報告《Countdown to 1997: A Report of a Mission to Hong Kong》,報告當年曾被中方文宣形容為「......利用人權對抗中國...為彭定康政改方案提供了理論基礎。」

讀到一段真的不無唏噓,報告引述到著名北大憲法學者龔祥瑞教授(現時李克強都是他得意門生),曾經都被中央政府禁止公開發表有關香港人權法案的意見,於是曾將重點寫出來。

最後一句寫到:

廣告

"the fundamental liberty is not only of free election but also of limitation of government powers."

重要訊息要講多次:最基本的自由,是從制約政府權力而來呀。

廣告

但公理不彰,這個上世紀寫出來最簡單的道理,去到 2019 年香港人仍然重未享有,甚至出現雪崩式大倒退。

政權拋出依法治港、止暴制亂、反對恐襲、外國勢力、國家安全的藉口,不單只想取消選舉的自由,不斷借機擴充警政權力對自由的威脅,殺到私人地方、網絡世界、監控街頭,最後直入你的人臉與腦袋。

到此刻就會明白,「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訴求實在卑微極至:我地只係想爭取番上世紀呢個城市應有既、已經講左好耐既,或者有人欠左好耐既一樣野,一個 Free Hong Kong。

極權降臨,今日講人話的中國憲法學者已近乎滅絕,到最後,香港人的自由始終只能靠香港人自己來捍衛,政治從來沒有免費午餐,亦無他選。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