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克羅地亞民族英雄的一腳

2019/7/1 — 19:10

「我作為公眾人物,已經準備好冒住失去生命、以至犧牲一切的風險去做(保護人民)這件事 —」

講呢句正氣說話嘅,並唔係噚日企喺撐警大會嗰一邊嘅鍾鎮濤、譚伯或者係梁家輝,相信佢哋唔會有腦甚至有勇氣講得出,呢番說話其實係 90 年代克羅地亞傳奇球員波班(Zvonimir Boban)講嘅。

80 年代,南斯拉夫面臨分離局面,「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入面嘅各個共和國紛紛爭取獨立,不同族嘅人都會以支持當地球會以宣示自己政治訴求以及身份認同,足球場漸漸成為一種政治角力場地。去到 1990 年,更發生咗一場影響當時局勢嘅比賽 — 克羅地亞球隊薩格勒布戴拿模,主場迎戰塞爾維亞代表貝爾格萊德紅星。

廣告

呢兩隊波本身都係死敵咁款,基本球迷都會帶備刀仔、水樽旁身,甚至只要身上有乜嘢可以掉出去嘅嘢都會成為武器;同時兩隊當中亦有分別叫 Bad Blue Boys 及 Delije 嘅民族主義狂熱分子喺度,所以每逢對頭都會有大量警察守候。

比賽開波唔使 10 分鐘兩隊球迷已經喺看台上打鬥緊,紅星球迷更破壞球場一切設施,連座椅都被拆出嚟做武器,搞到場波要暫停,甚至發展到「全民開打」,鎮暴警察好快就出動,但係一班警察只係追住克羅地亞人打,對塞爾維亞人係有「保護」嘅傾向。

廣告

當時仲留喺球場嘅波班,見到一個塞爾維亞人嘅南斯拉夫警察不斷追打克羅地亞人,作為克羅地亞人嘅佢做咗最人性、最不假思索嘅動作 — 衝前飛踢一名「拳打腳踢」緊嘅警察。

波班起腳後,戴拿模嘅球迷即刻上前保護波班離場。賽後,波班講咗呢番說話:「由貝爾格萊德來作客的流氓破壞我們的球場,但警察只為政權服務,對這一切視若無睹。我作為公眾人物,已經準備好冒住失去生命、斷送足球生涯以至犧牲一切的風險,去做這件事,原因只有一個,我是克羅地亞人。」

最後,波班因為呢件事被罰停賽半年,更被禁止參加當屆世界盃,但佢不假思索保護克羅地亞人嘅呢一腳,令佢成為克羅地亞嘅民族英雄。

我諗人民推祟佢,唔係因為佢起飛腳呢一下踢得爽幫佢哋出啖氣,而係作為有影響力嘅人,佢明辦事非知道對與錯之餘,佢更冇因為自己身份選擇沉默,反而係用自身力量保護人民。我諗波班嗰刻已經冇諗自己係唔係球員身份,而係以一個克羅地亞人身份做呢件正確嘅事。

我想講嘅係,作為有影響力嘅公眾人物,你係應該要識分辨事非,用你嘅力量保護支持你嘅人,或者係手無寸鐵嘅人民,而唔係為自己利益而沉默,更加唔應該係助紂為虐,事非不分,仲要拋低一句無腦嘅說話:「我不理政治,只為公義」。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