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兒女被捕,負刑責豈是父母?籲社署從速指正警方錯誤執法及理解法例

2020/5/12 — 14:50

5.10 被警帶走13歲記者

5.10 被警帶走13歲記者

據稱,有警員向一位家長表示,若其兒子再出現在示威活動裡面,就會根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票控母親。以此邏輯,豈非涉嫌販毒警員,其直屬上司或警務處長,也要負上刑責?

《保護令》並沒有提及相關刑責

翻查香港法例 213 章《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當中並沒有相關的刑責。有刑責的項目,是針對協助或誘使受監管的少年人逃離指定處所的人,及對窩藏受監管的少年人的人,以及某人不誠實回答社署職員偵訊問題或阻礙社署職員搜查。哪有一處指出子女被捕,其父母或監護人就會被刑事檢控或票控?

廣告

恐怕這是個別警員信口開河,胡亂演譯法例;最怕這是警隊的意識形態,認為每一個出現在示威遊行的人,定是有爺生無乸教之輩,缺乏教養,其父母也非良好市民。無論是該學生記者或他的家長,都沒有獲告知各自已經或可能干犯什麼罪行,然而警員向兩人作出沒有任何法律基礎的警告,那最可怕的是,警隊是否認為它已經可取代立法會,自行在香港立法?

再者,如果警員向家長作出沒有法理支持的警告,是否干犯妨礙司法公正,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甚至是刑事恐嚇?根據 《侵受人身罪條例》,父母或監護人如導致少年人受襲擊、虐待,令該少年人受到不必要的苦楚或健康損害,即屬犯罪,這或許才是相關可以讓警員向家長說明的法例;不過,在當天母親節油尖旺一帶的地方,之所以有機會受襲擊的情況,會否是警員警棍和膝壓所造成?有機會被虐待的情況,會否是警員下令市民蹲下,並近距離向記者使用胡椒噴霧所導致的痛楚呢?

廣告

管教子女與管理警隊

管教子女是建基於道德倫理責任,多於法律責任,因為法例只會指出照顧子女的最低標準而已。若說子女被捕,父母有刑責,那社會大眾該如何理解警員販毒犯法,警隊上級應有何責任?警員濫用暴力,向記者和市民施加虐待,7.21 調查緩慢等等,理應引咎辭職的警隊高層,還有臉目教父母如何管教子女嗎?

社署從速指正警方正確執法及理解法例

社署作為政府部門,應立即指正什麼「子女被捕,父母有刑責」的說法,並且要指出促進家庭關係方是解決問題的本源;此外,數以百計的市民和記者被辱被虐,社署需要積極正視和主動處理大眾的創傷和不滿的情緒;警察嘲笑記者學生,同時未有告知他被帶返警署是基於什麼的法理依據,拒絕擁有合適成人身份的社工陪同他前往警署,這等等都是警察藐視兒童權利的舉止,社署亦需指正。

雖說現在政府不獲信任,但這不應該是社署可以袖手旁觀的理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