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全家人信用卡帳戶「消失」 許智峯斥政治報復 警借「洗黑錢」造謠謀殺人格

    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月初宣告流亡的,其後透露本人、家人多個銀行帳戶被凍結。許今日在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的 podcast 節目中進一步透露,自己和家人的信用卡戶口同樣受影響,形容信用卡資料「突然消失」(suddenly vanish),無法操作和交易,質疑是政權指示銀行,對他作「政治報復」。

    許智峯在最新一集 podcast 節目「WHAT'S UP IN HONG KONG?」中,接受朱凱廸及其拍檔 Matthew Chapple 訪問。許自本月 3 日宣布流亡後,自己和家人的銀行戶口曾在 3 日間經歷凍結、解凍、再凍結。

    許智峯受訪時憶述,在宣布流亡即日,已經發現多個帳戶被凍結,最新發展是連信用卡戶口也受影響。許表示,自己和家人的 Visa 帳戶突然消失(suddenly vanish),即登入網上銀行已看不見帳戶資料,連同帳戶中的錢和交易記錄,「就這樣消失了。」

    他形容信用卡消失和警方指控他洗黑錢、挪用眾籌款項等,是政權赤裸裸的政治報復(political retaliation),是捏造謠言、謀殺人格,目的是損害他的聲譽,令別人對他失去信心。他強調事件非常嚴重,政權只要懷疑就可凍結個人資產,製造白色恐怖,毫無法理基礎,亦違反基本法和私有產權保障。

    抵丹麥始發現行程改變

    許智峯又透露,自己和家人身處英國,暫時安好,正適應新環境,由於當地處於封城狀態,暫未有外出訪問的行程,但已在網上接受多間各地傳媒訪問,「我會把握機會,趁國際社會對我仍有關注,多解說香港的情況。」

    他在節目中重提流亡過程,強調沒有秘密計劃,幾個月前收到訪問邀請到丹麥討論氣候變化,順帶也會談及香港現況,在得到法庭批准後離港,但直至他抵埗,才知道行程變成聚焦討論香港,「他們(丹麥政客)甚至沒有向我透露,但就是發生了。」

    最後關頭決定離港

    當朱凱廸問到選擇流亡的原因時,許智峯表示,令他最難以忍受的,是留港已無法發聲,自過去一年國安法生效,失去議會、街頭兩條戰線,情況已變得非常壞,他一直反思,自己可如何保持影響力,在抗爭中肩負甚麼角色,「幾乎已無法做任何事,在外邊發聲或許更好。」

    他透露,離港的決定在最後關頭(at a very late stage)發生,「在 11 月尾,特別是在 4 名民主派被 DQ 後。」除了決定要在外地為港人發聲,也是為家人著想,不想他們繼續被追蹤、騷擾,提心吊膽。

    朱凱廸:要有人留下見證

    許智峯流亡後,朱凱廸等被指涉 7.1 立法會案的 8 名民主派人士均被沒收護照。朱凱廸對此嘆道,自從自己決家留港,已做好入獄的準備,對護照被沒收並不意外。

    他說,同為父親、十分理解許智峯的心情,但對自己來說,更難受的是與家人分離,「無論決定留或走,面對的處境一樣艱難和痛苦,為了整個民主運動,要有人走,也要有人留低,做中共壓迫的沉默見證者(silent witness),我是決定留下那個。」

    【許志峯流亡後最詳盡的聲音對談 A Chat with Ted Hui 】 In early December Hong Kong was surprised to hear that former Pro Democracy...

    Posted by 八鄉朱凱廸 Chu Hoi Dick on Thursday, December 17, 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