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兩年後的這個 6.12

    兩年前的 6.12,主場是香港政府總部立法會門外。兩年後的今天,這個屬於香港人的 6.12,主場彷彿已經不再重要,6.12 已經走向前世界,香港人仍然是主角。而要打壓 6.12 所象徵及代表的那些訴求的權勢,無論搞多幾多個研討會,向公眾發多幾次空話大話,看來都只會盡是徒勞。

    還記得兩年前那個清晨,我適逢其會,在完全沒有預備的情況下走進了立法會及政府總部外圍一帶。當時眼見,為了表達不滿,不滿政府把所謂送中條例草案繼續交付立法會二讀而主動走出來靜坐的,絕大部份都是年輕人,有一些更明顯只是中學生,很多就只如鄰家的孩子。

    我當時除了讚嘆香港年輕世代的了不起之外,只能在 Facebook 提出了一個問題,其實只是一個慨嘆:「成年人,你們在哪裏?」

    那早上,我在一旁觀察,與部份年輕人談天,他們大都只是抱着強烈的不滿,卑微的盼望,要求政府放棄草案二讀。同樣的盼望與不滿,不是已經在 6 月 9 日的百萬人大遊行清楚說明了嗎?究竟是誰在折騰香港?究竟是誰令這麼多應該得到成人世界保護的年輕世代,也要冒險走出來?

    稍後,人開始多起來了。中午過後,有傳聞說部份建制派議員會乘坐由警方安排的旅遊巴士進入立法會處理有關草案二讀的程序,立法會門外的防線開始出現拉扯推撞。而在清晨已經在政總外圍一帶部署及準備的、不少都是全副防暴武裝的差人,也開始行動起來了。

    不能忘記:那天在政府總部及立法會門外的那些年輕人。他們是那麼善良,那麼堅定。當差人向他們狂擲催淚煙的時候,他們似乎完全沒有想像過代表權勢的那些大人會如此對待他們。他們絕大部份都沒有準備,不少人早已經把帶來的雨傘及膠袋交給了站在前線的手足。他們有一些人驚慌,有一些在流淚,有個別甚至相抱痛哭,但他們仍然目標堅定。當他們見到我這一類只是在場觀察,更沒有準備,又跑得不夠快的成年人時,有年輕人甚至把僅有的護眼鏡及口罩交給我,有人還提示我應該向那一個方向走避。當催淚煙不斷拋向他們的時候,我看到他們回敬的,不是事後差人向傳媒展示的那些所謂長矛及竹枝,大部份都只是零星的水樽,或頭盔,或憤怒的粗口。

    不會忘記:那天林鄭月娥透過電視螢光幕展示的邪惡、無恥、與虛偽。到了今天,那種無恥與虛偽已經成為更強力的悍暴,目的只是要掩飾及抹煞暴權的邪惡。那天警察不理大量示威人士的安危,由兩邊向中信大廈門口抗擲催淚彈的畫面,大家仍然可以在網上找到。兩年下來,幾多年輕人被濫打、濫捕、濫告?幾多代曾經年輕的人的盼望與夢想被扼殺?幾多曾經仿似莊嚴的承諾被抹去?幾多《基本法》內的條文突然好像不存在或者毫不重要?幾多今天的年輕人應有的美好未來被摧毁?

    這兩年下來發生的事大家有目共睹,都是在全球大量眼球下發生的事。暴權代理人不斷講大話講假話講廢話講虛話,掩飾不了赤裸裸的事實。代表權勢的謊言,只能淪為令人失笑的天大笑話!

    今年這個 6.12,政府總部及立法會門外門內的蒼白與空洞究竟由誰造成,又代表了什麼?由暴權與暴警營造的所謂平靜,只說明了當今香港的政權只能劃地為牢讓自己埋首於沙堆,因為這政權及他的代理人已經無法面對一個牠們根本難以理解的真實香港。繼續以為透過赤裸裸的暴權就可以憑權勢來扭曲一個它難以理解的真實世界,繼續講一些根本沒有人相信的假話空話廢話,其實只能為這個集團製造一個只能不斷自欺,也同時令更多人鄙視甚至覺得無需理會的虛假世界。

    香港人的努力不會白費,權勢的野蠻也不會成功。今年這個 6.12,代表香港好幾個世代為自由、民主、人權抗爭的口號與歌聲,在世界不同地方響起。而林鄭月娥及那些權勢的代理人,除了躲在自己的那個虛假世界,或者偶然得到來自大陸那些傳媒喉舌以沒多少人會看的專訪安撫之外;又或者搞掂香港電台,親自落水主持一些根本沒有多少人會在意的節目自說自話之外,這個政權兩年來搞過一齣令人叫好的把戲嗎?再強擺姿態,再高喊那些空洞的口號及毫無意義的謊言,還會得到任何迴響嗎?

    大家可以清楚聽到,代表 6.12 的歌聲與迴響正在全球響起!已知道全球 29 個國家,共 52 個城市,都有人組織支持香港的遊行活動集會活動。明年的 6.12,相信大概也會是如此。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