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 721 襲擊

兩年後的 7.21,香港怎麼了?

當林鄭及各位新上任的武人長官們在吹捧國安舉報熱線被「善用」,年內錄得 10 萬通電話之際,可有記得 2019 年 7 月 21 日的晚上,有一個電話號碼單日錄得二萬四千多個求助,那就是「999」,即警方緊急報案熱線。

當全港市民,多家電視台、媒體,當然包括那個效忠黨的三色台,在直播元朗西鐵車廂中有市民遭白衣人毆打的同時,那些安坐在警察總部的長官們,竟然藉詞要「應付」在中聯辦外的示威,人手調動不及,故此才「遲了」39 分鐘才抵達事發現場。

兩年過去,寥寥數名真正涉案的「白衣人」才準備被定罪,可之前呢?早已有港台節目《鏗鏘集》編導蔡玉玲被判罪成、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因此被起訴暴動罪,至於當日受白衣人不斷毒打,人稱「立場姐姐」的何桂藍,不單未有被傳召為證人,現在也因涉及初選案而被還柙,所謂法庭公義,早已蕩然無存。

猶記得事發前一晚,現屆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其節目「君事行動」中,聲稱六鄉村民要保鄉衛族,「要給示威者一些顏色」云云。事發當日他更被拍攝到與多名後來涉案的白衣人握手,並稱他們為「英雄」。何議員在案發後,旋即與白衣人割蓆,迄今毫髮無損,亦未被起訴煽動暴動等罪名,可見法庭及警方辦案的雙重標準。

當然,這些被定罪的白衣人,亦絕不是網絡所戲謔的「condom」(即用完即棄),所有涉案者本來都罪有應得,一如那位法官所言,看不到有甚麼合理理由,要對車廂內外的年青人、孕婦、老人及小童下如此毒手,而且,如何介定當中的人是示威者?即使是示威者,又應該被那群手持木棍、藤條及棒球棍的人毒打嗎?

那年由林鄭重金禮聘的海外專家們,無不對港警在 7.21 的「不作為」感到驚訝,甚至在「第一階段」報告完成後就宣告離場,無他,因為負責提供資訊的監警會,其實是監(察)警(方免受公審委員)會,但凡涉及案件的敏感資料,該會都以警方不作提供為由敷衍過去,結果那份調查報告結果,不單毫無公信力,部分內容更為警方說項,可謂球員、球證都是港府的代表。

後來其中一位專家 Clifford Stott 更自行發表報告指,連串警方對示威者行使武力的事件,加上 7.21 對白衣人暴力的縱容,以致後來不斷升級的警暴(例如「喬裝」示威者使用警棍、8.31 太子站事件等),全部都是激化雙方衝突的原因。然而,時至今日,那位坐鎮八鄉的指揮官李漢民早已升級,而當時仍為警務處副處長(行動)的鄧炳強,不單沒因過失被追究,更已連升數級,官拜保安局局長。

當謊言在不斷被包裝為事實,行惡的人獲得稿賞時,就一如那名喜愛「講粗口」的女性立法會議員所言,香港成為警察城市,Why Not?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