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大遊行

【反抗運動兩周年】仍然有很多人、很多人在堅持

這一百萬人,

有些舉家移民,有些陷於牢獄;

有些留守街頭,有些流亡海外;

有些靜待黎明。

這一百萬人,

於同一天曾踏上街頭,呼喊著同樣的口號,揮舞著同樣的拳頭。

他們曾盼望,可以在自己的土地當家作主,成為城市的主人。

最終,卻各有路途,為了向同一願境前進,被逼各自走入岔路。

兩年過去,你們都過得好嗎?

我相信大部份人,都是陷於痛苦之中。離別的痛苦,人面全非的痛苦,看著城市墮落的痛苦。

It' s ok to be not ok. 兩年前的六月九日反送中運動爆發,抱持的是希望;一年前的六月九日迎接港區國安法,抱持的是開端。

那麼今年的六月九號,我希望是大家正視自己的失落、無助,重新圍爐得力,是治癒的開始。

六月九號是一個開端,我們即將會踏入回憶 Flashback 的數個月,重新經歷每個戰役、感動、創傷。

這些感受會如湧浪襲來,時刻牽動著我們的思緒,也會將我們拖進回憶的泥沼。

若感到痛苦,說出來吧。

若感到絕望、無助、難過,正視這些情緒,想辦法與它共存、和解。

抗爭運動的變化是無可避免,跌盪與失落是我們所有人都要面對的問題。回過頭看,當然一切似鏡花水月;但定神回眸,仔細觀看,也能察覺仍然有很多人,很多人在堅持。

我們看到有開站師仍然持續推廣信念,縱使害怕,卻有勇氣挺身而出;

我們看到有很多人仍努力在後勤單位,不讓面對司法壓力以及在牢的手足孤單;

我們看到六四集會雖被封禁,市民卻以流水變幻的形式,以黑衣燈光來呈現同樣的反抗訊息;

我們看到各個城市的集會如雨後春筍,即使未有運動中的爆發力,但離散在海外的港人社群陸續重新聚集,有望擰成一股力量。

我們生命總會有一部分停留在集會、衝突現場,成為靈魂烙印,不可能裝作無事發生。而如何將這些創傷撫平、癒合,就是我們接下來的功課。

It's ok to be not ok. 其實到了兩周年的今天,我只想大家安好 ── 有平靜的眼晴,有澄明的眼晴,以及與負面情緒和好的準備。

在繼續戰鬥前,也許,我們要先照顧好自己。

作者 facebook,標題由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