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手牌:中共「反攬炒」宣傳後的 23 條進攻

2020/3/31 — 13:43

(一)港京經過廿多年的政治博奕,雙方對彼此的套路與優缺點已相當熟悉:

  1. 北京擅長慢攻,例如增加香港經濟的陸資比例、在中環和金鐘換入大陸精英、在新移民圈子發展政治組織、以大灣區區域發展緊綁香港發展方向等;
  2. 北京不擅長需要透過香港立法會打的快攻,例如 2003 年的二十三條立法,以及去年送中條例立法,兩次都失敗收場,只有高鐵一地兩檢成功(因為主流香港人太愛基建發展)。繞得過立法會的快攻,北京則很擅長,例如以人大釋法、政府起訴,法庭裁決來 DQ 香港立法會議員;
  3. 香港人擅守不擅攻,民主政制沒有實質進展,但在北京逼香港立法侵犯基本自由時,香港人的反應可以很快;
  4. 北京寸步不讓的防守資源充足:任佢解釋和加辣的《基本法》和《中國憲法》、淪為黨衛軍的香港黑警、本質是維護中共政權的香港法庭、12,000 駐港解放軍未出、還有深圳河以北的仇港小粉紅、國安、武警、部隊等。

(二)「反攬炒」為防守ㅤ騙淺黃淺藍上船

對於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北京陣營已統一了論述,以「反攬炒、保經濟、保就業」的中間路線作為防守,戰略目標是防止民主派在立法會過半或接近過半。

廣告

這套論述不單止適用於親共核心支持者,也希望爭取 2017 年支持過曾俊華做特首的一眾淺黃和淺藍。他們當年對香港政治形勢的判斷是,既然香港人始終鬥不過共產黨,香港最好的結局是找個「可以盡量維持現狀」的淺藍做特首,睇住個(賭)場。

北京可能的評估是,「攬炒」是民主派不擅長的政治進攻,變數太多,亦難以指明一條行得通的道路;溫和民主派的支持者最終會因為賭注太大而退卻,剩下不足以取勝的激進派支持者。

廣告

(三)以 23 條為前鋒的全面進攻

但是,淺黃和淺藍遲早都要面對一個殘酷的事實:最不能忍受香港維持現狀的不是別人,正是北京當權派,所以,在「反攬炒」的政治修辭背後,北京已經準備在選舉過後對香港動大手術,帶來香港人視為「真攬炒」的政治和社會改變。

前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在最新一期的《紫荊》雜誌撰文〈堅守基本法ㅤ是香港走出困局的法治之路〉,提到北京在盤算的三路法律戰:

  1. 將《基本法》中所有提到北京權力的部分,寫明操作方式,有權用盡,包括任命權、監督立法活動權、對立法會制定法律的備案審查權等等。這一大堆「制度建設」,簡單說就是單方面全面解釋《基本法》,部分為了防備民主派在立法會過半的解釋可能會優先提出;
  2. 二十三條立法。今日報章主要提到這部分,引述饒指「拖延得愈久,付出的代價就愈大,國家直接介入的可能性也就愈益顯得必要」。這裏要重點提出,北京對二十三條的說法,自去年年底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開始,多了「設立相應執行機構」幾個字,饒文也有復述。這個「執行機構」很明顯是直接隸屬北京,類似大陸國安的特務機構。在深圳以酷刑「招呼」前英國領事館人員鄭文傑的班底,應是該「執行機構」的雛形;
  3. 修改《基本法》。饒這部分寫得很虛,好像是吸引香港人接受共產黨,以換取《基本法》可以延續至 2047 年以後。但是,香港人連今年九月後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誰有興趣談 2047?

(四)繞過立法會ㅤ頒布 23 條?

文首提到,北京深諳要經過立法會的 23 條「急攻」,極有可能激起比反送中更大的街頭抗爭,令自己陷於被動。與其重複犯錯,不如盡用自己的優勢。無論民主派在九月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如何,北京也有可能會以饒口中「國家直接介入」的方式,直接透過《基本法》十八條頒布《國家安全法》,成立國家安全部香港分部,並馬上進行比反送中更嚴厲的大搜捕,先下手為強,殺香港人一個措手不及。

保皇派在元朗某行人隧道的「反攬炒」選舉文宣,廸做咗一次主角

保皇派在元朗某行人隧道的「反攬炒」選舉文宣,廸做咗一次主角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