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會大內宣分析 — 中國覺得外國勢力極端不祥的歷史根源

2020/5/20 — 12:21

CCTV《另一個香港》

CCTV《另一個香港》

中共最近要開大會,「文宣」之一,是製作多段短片關於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共宣傳部門當然有自己的立場和史觀。中國那麼多能人異士,是否完全不知道香港發生甚麼事,很難令人採信。然而文宣的首要任務,並不是說服所有人,而是說服目標受眾。這一系列「反修例實錄」並沒有打算說服香港人,它只是想說服中國人,或加強中國人本身已根深蒂固的「香港觀」。

從「對內文宣」,可以看到中國很多 obsessions。例如中國到 2020 年,還是對李柱銘、陳方安生、黎智英等老對手念念不忘。

中國傳統:國家安全漏洞必定來自外患

廣告

事實上左右大局的抗爭者,對這些人要不就沒有感覺,要不就討厭他們,李柱銘近期在 BBC 的訪問也承認,年輕人就是不喜歡他。故此說反送中的主力與「禍港四人幫」有緊密關係,十分科幻;不過此科幻之處,又正是中國文明核心思想,中國人真心相信中國內部是無敵,唯一可能打倒中國的就只有外國勢力。「禍港四人幫」雖然不斷希望前線收手,與前線和武裝抗爭者有緊張的權力競合關係,但在香港本土,無論抗爭者打得多厲害、造成多大困擾,都只是中國自家事。對中國人來說,「國內」動亂多大,死再多人,中央政權都壓得下,他們還是眼眉不皺一下,但如果把事情拿去外國操作,就馬上是「國家安全層次」。

縱然美國對中國本來就不懷好意,美國和「國際派」只是各取所需,政戲一場,難道說黎智英黃之鋒泛民他們不去外國遊說,美國就不會借香港打擊中國嗎?反中是美國新國策,香港問題只是美國新國策的 justification,而香港自身也願意做這個 condom 罷了。然而,涉及外國勢力就必然威脅國家安全。黎智英一家有 7 本英國護照,在片中就成為其重點罪狀。然而在香港,一家都是外國護照的,絕不在少數。總之,製作人繪形繪聲將香港描述成即將被 CIA 顛覆的南美國家,與早期本地建制派不斷傳播,謂有外國人在示威現場經過,就是 CIA 教路支持示威的證據。

廣告

當然 CIA 不是吃素,確實陰謀推翻過很多國家,例如 70 年代的智利。然而香港特區官員,今日仍安穩安坐於權力寶座,若顛覆香港是現在進行式,也似乎太過和平文明?在香港看這個局,反而是覺得美國對中國留情愛戀,看主人臉而不打狗,美國暫時仍承認特區正統。

中共的內心世界

中國害怕外國勢力,有近代和古遠根源。現代而言,中共是二奶,是蘇聯第二個兒子。蘇聯第一個兒子是改組後的國民黨。等於出身二奶家庭,和天命所歸的嫡子不一樣,皇朝次子,多陰沉隱忍而狠辣,因為他要爭取才有權力,而且每日都充滿焦慮,害怕被父皇拋棄。

蘇聯的陰影,在蘇聯解體之後只會繼續下去。懼怕外國勢力,同時又是靠它出身,中國的情緒病永遠不會斷尾。然而我一直重覆一個論點:中國並非純粹因為共產黨而變成這樣,中國本來就如此忌外。

「中國」即歷史的中心,自始至終就籠罩在外族顛覆的陰影,「中國」每一次都像希臘悲劇的王子伊底帕斯,雖然百般想逃避命運,最後還是神差鬼使應了命運預言。孟子提過,聖王舜是東夷人,周文王是西夷人。也就是說,「華夏」在上古即已不斷被外來人顛覆。

外國勢力自古以來都已存在

春秋戰國時,周、魯、齊、晉這些地方才是文明核心,但最後被吸收中亞軍事體制的「西戎」秦國滅掉;漢國成立之後,東胡人的分支慢慢遷入,開始顛覆中國,結果是東漢三國之後,晉國滅得了三國,滅不了不斷增強的五胡,最後整個華北、「華夏」故土,都被外族「五胡」霸佔。中國在那個時候,已經「滅國」。

外族攻佔了中國之後,就扮中國人,要拿周秦漢晉的歷史政治合法性。胡人改姓,例如姓獨孤改姓劉,先驅是匈奴很多劉姓首領。最後北方比較強大的國家,是鮮卑人建立的北魏。北方久不久就有種族大屠殺,也有排漢運動,基本已將東西漢以來的人口結構打亂。「南北朝」被隋唐取代之後,整個中國,就是一個被顛覆過後的中國,一個鮮卑化的中國。

隋唐就是外國勢力建立的國家。隋國楊堅是鮮卑貴族;唐開國者李淵,都是北周柱國體制產物。李淵打長安,還借了突厥兵,當年還不叫「新疆」,是徹頭徹尾借助外國勢力。

鮮卑化中國,即隋唐帝國,被安祿山這個來自今日烏茲別克的粟特人打爆。繼起的藩鎮政治,以河北三鎮為首,一直維持著安祿山體制,不斷吸收東北胡人兵源、文化和制度。

送李唐王朝最後一程的李克用,沙陀人,來自今日的新疆,是突厥人的一支;繼起的五代十國,契丹和沙陀人尤其大放異彩。契丹人之後建立了遼朝,沙陀人建立了後漢,之後武將謀反,政權最後才落在趙匡胤手上。

然而趙宋並非大帝國。中國正統在歐洲人眼中,於遼朝手上,契丹人的帝國。

之後蒙古人和女真人崛起,就更不用說,與其說是他們「漢化」,不如說是中國自身亦通古斯化。通古斯族最大一支,即滿洲人。

簡單來說,中國不斷「轉手」,被不同野蠻人的文化和兵馬洗掠,而大歷史流轉的動力,通常來自外國勢力。每一次內部暫時統一,中國人都以為是「歷史終結」,以為自己達到了人類最高的政治文化,但異族一進入,他們才發現天外有天。自己以文明人自居,不想接受可能自己才是野蠻人。

中國化的衰落宿命

二千年來不同異族在中國進進出出,終局都會走向「拒絕承認自己並不擁有最先進文明,拒絕改變和學習」的中原心理狀態。大清的黃金家族愛新覺羅,君主的思想比國家更快衰落。努爾哈赤、皇太極、多爾袞、康熙等人,還保留草原講究現實的力量主義,但到了雍正,已經開講《大義覺迷錄》,自己也陷進了儒家倫常的辯證中,他說服了一個有謀反思想的小官,卻只證明了自己的「中國化」,國家的封閉和衰落已經早見端倪。

中共早期支持民族自決、民主自由、國際主義,一得到政權,便控制不到,只能以自我屠殺渡日,最後還是要回到自己當初反對的蔣介石主義、回到中華民族主義。鄧小平也說過,若中國變成社會主義帝國,大家要打倒它;但中國必然是帝國主義並且無法擺脫衰落循環。如果歷史之上還有命運,中國的歷史命運,在此層面上,是尤如受到詛咒的。

而極端封閉和懼外思想,同時又驅動中國不斷向外擴張,唯有將「王化」推向全世界,干涉國外內政、培植代理人、建立中國為中心的「朝貢圈」,中國才會覺得安全。而這最終就引來美國判定中國是現代文明威脅,終於中國成了伊底帕斯,努力避免宿命降臨,但還是自己一手造成了悲劇命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