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男認管易燃液體、行山杖等物品還押候判 求情透露一人患讀寫障礙從小打工養家

2020/6/22 — 20:2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25 歲地盤工人及 20 歲男學生於去年 11 月在屯門遭警方截查,並搜出易燃液體、打火機、刀、鐳射筆等物品,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管有攻擊性武器等控罪,二人今(22 日)在屯門裁判法院承認所有控罪。辯方求情時透露,兩被告均來自單親家庭,地盤工自小患有讀寫及學習障礙,中三後打工養家,獨力照顧患高血壓及痛症的母親,因為怕母親受打擊,至今仍未敢告知案件;而男學生則原本打算到日本進修,返港後開餐廳,惟計劃受案件影響。案件押後至 7 月 7 日判刑,兩被告須還押,男學生的母親散庭後在庭外大哭。

兩被告為關毅良(25 歲,地盤工人)及林汶軒(20 歲,學生),各被控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關毅良被指於去年 11 月 3 日在元朗馬田路朗景臺附近,管有 6 瓶膠樽內含環己烷和甲基環己烷有機混合物液體、2 罐石腦油、2 個打火機、2 塊爛布、1 個漏斗、1 個錘及 1 支登山杖;林汶軒則被指於同日同地管有 1 個錘及 1 支登山杖。關另被控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同日同地管有一把刀及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林則被另控未能在規定下出示身分證。

首被告關毅良代表律師求情時指,被告來自單親家庭,自小患有讀寫及學習障礙,中三後就讀青年學院,後來投身社會工作,至今 10 年。被告的大哥在內地工作,二哥則自己成家但有債務,因此照顧 60 歲、患高血壓及痛症母親的重責落在被告一人身上。

廣告

首被告親撰求情信稱受社會氛圍影響變得偏激

首被告親自撰寫求情信,辯方指由於被告有讀寫障礙,故字體潦草。被告在信中稱,他來自單親家庭,自小受讀寫障礙困擾,對此感自卑,亦因此知道世界有不公平的地方 ,但他喜歡幫人,助人會使他快樂。他學習不佳便投身社會工作,但明白香港是知識型社會,低學歷難以搵工作,但有幸加入建造業。被告受社會氛圍影響而變得偏激,現在已經明白要用和平理性方式表達訴求。他目前最擔心母親,因為怕母親會受打擊,故她仍未知事件;惟他知道將被還押一段時間,故希望透過二哥以溫和方式向母親坦白。

廣告

多封求情信證品性善良 辯方讚為人「無得頂」

關毅良獲得多位人士為他撰寫求情信。當中,二哥透露,被告自幼有正義感,曾經見到有小狗被古惑仔欺負,他敢於出手制止。被告患有讀寫障礙,但家中條件不好,無法得到治療,但被告沒有埋怨家人,反而決定打工養家。

其僱主、一眾同事指出,被告品性善良、極盡責仼、做事不馬虎、為人不計較,雖然受案件困擾,但不會因此怠慢工作。被告有意在兩年內成為師傅,可見他有上進心。中學老師指,被告思想成熟,求學期間已留意時事、關心社會,對社會有深刻的思考;自中一便認識被告的朋友指,自己曾有一段時間做隱青,獲被告一直鼓勵他,告訴他學歷成績不能定義一個人。另外,前同事表示,被告本性善良,曾經在街上見到流浪貓,會幫忙找人領養。

辯方表示被告為「無得頂」的青年,只是因社會事件而用錯誤方式表達訴求,重申事件中無人受傷,希望法庭給予機會。

次被告夢想到日本進修

次被告林汶軒代表律師求情時指,被告修讀日本文化研究,有兩位同母異父的姐姐,其父在他四歲時過身。被告親自撰寫求情信,指母親身兼父職,因此沒有太多時間陪伴他,他非常珍惜與母親相處的時間。被捕後,母親十分擔心,他深知自己沒有盡兒子之責。他原打算去日本進修,返港後開餐廳,但案件將影響他的計劃,他深感後悔。

母親則在求情信中表示,被告寡言但心地善良,在沒有父親的家庭中,被告非常照顧家人。她從事醫護清潔工作,手部現時因傷未能抬高,需長期做物理治療。被告被捕後,她經常以淚洗面,亦聽到被告發惡夢的聲音。被告的其中一位姐姐則寫道,被告顧家,曾經一家人買床褥,為了慳錢而自己搬運,被告搬到手震,當時姐姐望著其背影;現在「希望這個年輕、有歷練的背影可以一齊返屋企」。辯方強調事件屬例外,沒有人受傷,希望法庭判處非監禁形式的刑罰。

署理主任裁判官張潔宜將案件押後至 7 月 7 日判刑,為首被告索取背景報告,次被告則索取勞教中心、更新中心、教導所、社會服務令報告,二人須還押候判。辯方及後表示希望法庭為首被告索社會服務令報告,惟裁判官以「唔會」拒絕。

案情透露,去年 11 月 3 日晚上約 9 時半,有休班警員見到約 10 名黑衣人行至元朗馬田路,感可疑故報警。軍裝警員到場調查,並分別在兩被告身上搜出涉案物品,次被告則未能提供身分證。二人在警誡下保持緘默,次被告及後在錄影會面下承認身分證遺留在家。

案件編號:TMCC552/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