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辦出招ㅤ旨在分化ㅤ揸緊信念ㅤ無從後退

2020/4/27 — 20:5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今日《明報》政情專欄刊出文章,內文稱有民主派議員指在兩辦表明用方法 DQ 郭榮鏗後,「民主派此刻騎虎難下」,更預料「下周五(5 月 8 日)內會再開會時,完成各項動議後,就可進入選舉主席議程」。假若這報導所引述的內容屬實,實令港人憂心。若民主派此刻於內務委員會中稍有退讓,李慧琼順利擔任內務委員會主席,《國歌法》和《23 條》則可以在極短時間內通過。民主派議員依照《議事規則》處理各項動議都被連番炮轟,兩辦高調表示不需遵守第二十二條,其政治目的是向港人宣告中共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立法會不單是中共的後樂園,更是絲毫合憲合法的議會抗爭都不可容許。假若兩辦單單出言恐嚇,便可收取如此巨大的政治效果,這種演練定必成為以後的日常,未來即使民主派在議會中過半,中共亦只會強加威嚇,阻止任何議會抗爭的火苗。立足於亂世議會,「攬炒」不僅是對抗中共或否決議案的口號,更是一種決心:以肉身對抗高牆,不畏受傷,只期更有效地削弱強權正當性。時間上,中共不太可能於九月前,依循過去 DQ 議員的方式完成法理程序 — 若要向郭議員下刀,便必然是更粗暴強硬,且完全破壞規章的舉動。北京要面對的輿論成本和潛在流失的支持,將會很大。

回溯反送中運動的開端,亦是由民主派議員在立法會中謹守程序,力阻立法會秘書處和建制派狼狽為奸,以偽法案委員會強推《逃犯條例》而起。當時民主派議員團結一致,抵抗政府、建制派的壓力,堅持《議事規則》成立正當的法案委員會的情形依然歷歷在目。這種反抗到底的抗爭意志最終引起整個社會的關注,激勵市民不分黨派、路線走上街頭,並將事件帶到國際層面,結果逼使政府撤回《逃犯條例》。議會抗爭的意義在於牽動雪球效應,由議會內民主派議員的反抗,引起議會外市民在街頭上抗爭,並以此游說國際對中共施壓,制止/減弱中共干預香港的行為,而街頭抗爭、國際游說的成果又可鼓舞市民支持更多民主派議員進入議會,令抗爭運動環環相扣。但若果民主派議員在此刻失去抗爭意志,無疑會令議會內外民主派內部再次分裂,街頭運動亦必然受到影響進入低潮,而九月選舉民主派過半的目標更會淪為天荒夜談,香港抗爭運動將會寸步難行。

兩辦忽然在四月連番出手,顯然是要盡快在今個立法會會期完結前,盡快「擺平」內會風波,以順利通過各種惡法。中共所憂慮的,正是民主派若果在九月成功過半,屆時不單會成為內務委員會主持,立法會大會、各個事務委員會、財委會等各機關的控制權均會落入民主派之手,令中共必須回應五大訴求。而疫情過後,國際社會亦很可能將矛頭指向中共,以各種方式對其作出制裁。因此中共此刻決定先發制人,透過大搜捕、DQ 議員等方式,借助疫情一舉擊沉香港人在議會內外的抗爭。其心險惡,不在 DQ,而在分化 — 我們再也不能承受市民對民主派失望了。民主派議員在此刻,更加需如同一年前捍衛涂謹申主持法案委員會一樣,向市民展現其抗爭的決心,絕不可以放任中共掌控議會,方能為香港民主運動留一口氣、點一盞燈。

廣告

 

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