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辦」干預立法會有法理依據?

2020/4/23 — 12:03

曾鈺成

曾鈺成

曾鈺成認為,「兩辦」指責立法會不算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理由是立法會選不出內務委員會主席,阻撓通過「國歌法」,「國歌法」事涉中央,就是中央與香港關係,不受二十二條約束。

先說「兩辦」不屬於「中央屬下部門」,因此有權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再說選內會主席不是香港內部事務,因此「兩辦」可以干預。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這樣也是對的,那樣也是對的,永遠都對。

但立法會現在不是在通過「國歌法」,是在選內會主席,選內會主席不屬香港內部事務,難道屬中央事務嗎?即使「國歌法」事涉香港與中央關係,你也要等「國歌法」議案提出來審議才干預是吧?

廣告

內會主席選舉舉行多次,中央從來都不干預,立法會拉布行之有年,中央也從來都不干預,這一次拉布拖延了「國歌法」立法,中央就要來干預了。中央是否干預香港,不是基於基本法的規定,而是基於議題的性質 —— 不重要的就由你去,重要的就要聽我的。

「國歌法」當然可以提上立法會,如果中央很急,應在基本法框架內去解決。有人提議李慧琼辭內會主席以主持會議,不管成不成,至少是由香港人處理自己的事,相較「兩辦」插手干預,不是更體面嗎?

廣告

另外,既然是議會,就應該用議會運作的方式去爭取。你有事求人家,就應該好聲好氣,不能威脅恫嚇,在其他方面作一些讓步,以換取停止拉布,成不成不知,但至少符合規矩。既然「國歌法」不容拖延,付出再大的代價也不為過,不是嗎?

憲法是不容侵犯的,不管你的提案如何重要,如何急迫,只能嚴格依憲法辦事,不能以任何理由去強姦憲法,這是最高原則。

曾鈺成搬出不少中央直接管理香港的事項,包括任命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批准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修改﹑解釋和修改基本法等等,以證明中央不只是管香港的國防和外交,但這些都不是中央屬下部門可以插手的事,是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人大常委會等最高層級處理的事。在國防和外交之外,中央尚有一些程序上不可避免的權力,需要規定清楚,以免產生不必要的爭議,因此基本法專門為此作出規定。

但中央擁有這些額外的權力(都具體規定一清二楚),不等於中央擁有無限量額外的權力,除了基本法規定的這幾條之外,中央只能管外交與國防。中央擁有這些額外權力,更不等於中央屬下各部門,也擁有隨時干預香港的權力。

按曾鈺成的意思,既然中央除了外交與國防,還能管這樣那樣,那只要中央認為有需要,就什麼都能管。中央本身可以管,中央政府屬下部門也可以管,那就誰都可以管香港,唯獨香港管不了他們?

中共玩弄憲法,並不自基本法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他們也玩得出神入化。莊嚴如國家憲法都可以玩,小憲法基本法更不在話下了。

曾鈺成寫那麼多,無非是替中共說項,問題是他並沒有理清自己的論據。他把自己打扮得很理性,沒有罵人,也沒有強詞奪理,他貌似在講道理,但只是把一些無法自圓其說的話,拉拉雜雜砌作一堆。論據很多,卻不可自洽,論點很堅決,卻沒有理據支撐,他只是志在欺騙一些不肯用腦的市民而已。

在正常的議會程序裡受阻,就出動「兩辦」,恫嚇DQ議員,其實恫嚇有什麼用,直接DQ不是更省事?挖空心思費那麼多脣舌,最終還要理曲詞窮,龍門沒搬成,反倒失公信力,更失體面,曾鈺成是在幫倒忙而已。

詭辯﹑搬龍門﹑偷換概念,這些招數都經不起推敲的,只要稍微用腦就能拆穿他。大家不要給他冠冕堂皇的架勢嚇倒,也不要給他貎似理性的姿態騙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