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隻鴿子,兩種香港人

2019/11/21 — 0:15

作者攝

作者攝

【文、攝影:Square Lam】

那天看到有鴿子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另一隻鴿子在牠身邊不絕徘徊,一副關切、憂心、悲傷的模樣 — 這讓我想起六月而來的香港人。每當看見受苦的同伴,無論是周梓樂、陳彥霖、曾子健、理大學生們……我們總有所感應,為逝者、傷者而憂傷不已,並往往會將這份關切轉化為抗爭的力量。這著實扭轉了我對香港人過往的冷漠印象:因為反送中,我發現香港人間存在著緊密深厚的手足情誼。因為這份連結,我們感受到彼此的痛與淚,於是願意為彼此冒險、為彼此犧牲。這些超越一己利益的共感,大概是令運動能持續至今的關鍵。

然而同一場運動裡,我們卻看見另外一些的「香港人」— 警察、達官貴人,不是以非人化來貶抑同類,就是對他人的痛苦視而不見。當鴿子都會關切同伴,也許有些人真的是連鴿禽也不如吧?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