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難困境 — 與暴政鬥爭時,應否自我設限?

2019/11/19 — 21: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類似標題中的問題相信困擾不少抗爭者,有時可能表達為好像以下的關心:與怪獸搏鬥時,我們自己會否也成為怪獸呢?其實它涉及一個兩難困境:如果自我設限,則由於暴政的強大和無所不用其極,那麼好可能我們會敗;如果不自我設限,則代表我們也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那麼最後即使勝了,好可能只會成為新的暴政。

應該如何回應此兩難困局呢?事實上,有人比較重視初心(或其背後的高尚意義),所以偏向提醒要有一定的自我設限;而亦有人比較強調勝敗(或其背後的嚴重後果),因此不願手腳有任何束縛。是的,是真兩難!我想,一個較理想的回答應該是:用我們最佳的智慧、最好的良知、最大的能力去擊敗暴政,而盡量避免污染自己。固然,説易行難,不過,正是難能可貴吧。

當中情況非常複雜、很不確定,眾多因素互相影響、相互角力;例如,什麼才算是(不)恰當的自我設限呢?(如我在剛刊登的一篇文章,〈評「前線 V 小隊」的激進主張〉,所談到的殺害警察的問題。)也要看具體情況去判斷,其中可能牽涉價值觀差異、對情況的認知分歧等等的困難因素。

廣告

文明講理重視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而良好的認知性交流要求雙方真誠、清晰地表達一己的觀點,給對方參考(而非硬要對方接受),而亦希望從對方的觀點中獲益。當然,這只是理想而言,現實往往相差甚遠。然而,若然抗爭群體中的交流能夠做到較接近理想一點,則相信本文提到的兩難困境會得到較妥善處理的機會則更高。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