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大工作,缺一不可:如何由區議會開始光復香港

2019/11/27 — 16:5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矮人】

首先想請大家思考一個問題,假設香港真係有真普選,候選人由公民提名,而依場選舉係 2015 年既區選同時進行,你認為,最後既勝利者係建制定泛民?

第二個問題,如果無「反送中」同之後既一連串事件,如果 11 月 24 日有普選,贏既又會係建制定泛民?

廣告

如果你認真思考成個社會形勢,就會發現今次區選大翻盤,只係「時勢使然」,相比意外爆發既社會抗爭,建制/北京陣營既鐵票先係長遠。香港人要光復本土,唔可以靠一時之間,一定要長期抗爭,18 區區議會其實係一極佳既切入點。

而且我地係有四年時間 — 重覆多次,係四年!區議會或者未必能夠直接動搖中共既政權,但地區工作絕對可以影響香港的政治格局,十年樹木,民意唔係天跌落黎,係用時間煉番黎。以下係小弟既八大建議同方向:

廣告

一、選民起義 投入事務

無論任何社會既「民主選舉」,都有一個好大既盲點,就係「投完就算」。大家因為一時既社會氣氛表達左意見,但無考慮到原因依個「意見」,係會影響你成世人。遠既唔講,近既例子就係「英國脫歐」同「高雄韓國瑜」。活生生既歷史話俾我地知,選舉結果無論係點,都唔係選完就算。

選民另一個身份係公民,投左票既人,你已經有責任去監察同對選舉結果負責。你絕對可以參加更多公共事務,盡力幫助各地區既「素人」,更多區議員都未必係住番個區,又係新手,係好需要你既幫助,你住係個區,個人意見係極為重要。

藍絲同黃絲其中一個最大既差別,正正係在於「被動」定係「主動」。藍絲係受權威號召而行動,黃絲係由價值觀感召,實現對社會既期待。選舉過後先係真正既戰鬥。

二、吸納長者 以禮相待

相信依樣野已經有巴打提出左,我既諗法都一樣。不論任何國家地區,「廢老」都一定會存在,一樣會有咩都唔理想既老人家,一樣會有為小小利益就唔理政治、投票俾人既大媽。問題係,既然我地改變唔到事實,就唯有「吸納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

區議會其中一項較強既優勢係資源,亦可以接觸到社區入面既所有人,點解民建聯既老人鐵票咁鐵?係因為佢地真係花左好多物力資源去吸納老人票。俗語所講既「蛇齋餅粽」好似好負面,但其實係適當時候做適當既野,係完全無問題。端午節派粽有咩問題先?中秋節派餅又有何不可?對老人以「禮」相待,向來都係最佳既應對手法。

香港既人口老化係必然,好多人話老人家百年歸老,之後就鐵票就會減少,但其他人都係會繼續老架?你點肯定你家中兩老退休之後,唔會變藍?老人事務係社區工作極其重要既一環,香港人受軟唔受硬,從今日起請重新注重老人工作,令對家既鐵票,變成我地既鐵票。

三、青年教育 深耕細作

好簡單問大家兩個問題:

一、1,200 選委,除左區議員選委,仲有咩選委?

二、要做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有咩條件?

其實好多香港人都答唔到以上兩個問題。後生仔唔一定係黃,黃既唔一定了解政治制度,亦未必了解政黨、黨國制度同選舉制度。眼中所見,好多比較後生既年青人,都係今年先開始留意政治,未必有時間睇得咁深。

青年工作除左提供教育、生活同經濟上既幫助,仲需要有更人帶領佢地認識香港既政治制度同環境。依樣野係建制既大弱點,點解?因為你了解中共之後,就唔會再愛國。

相反,對家亦一定會想辦法再洗腦,搞咩愛國教育團,北上青年團。區議會做到既可能有限,但對於特定既社會同政治議題,可以幫手解說更多。從而達致黃可以更黃,未黃既可以變黃,令更多年青人有更具體既理由去抗爭,令社區成為培養年青人政治見識既大本營。

四、改善社區 事無鉅細

特別提出依點好似「阿媽係女人」,但大家請留意,政府已經斬左中大港大既醫學院資助。

政府係鳩,但唔係傻。民政事務署署長就係「垃圾桶劉江華」,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就係屬於民政事務署。好難保政府從今日已開始調整資源,削減黃區既「分餅仔」,或者阻撓各種活動,而暗地裡再支民建聯攻擊抹黑黃區既社會事務。

我自己住果區正正就係民建聯做左十九幾廿年既老人區(今年終於變天),我當然唔會投民建聯,但我從來唔會笑佢地搞咩小巴線、天橋、班馬線、交通燈,垃圾回收,因為依啲野幾微細都好,都真係幫到人。我地成日笑梁美芬係「鼠王芬」,但如果人地真係幫到手捉老鼠呢?可能果期鼠患真係好嚴重呢?以上既你唔做,就會俾民建聯攻擊,甚至做完去領功。

由交通、康樂、家庭、教育、去到基建,所有野都要一眼關七,唔好放鬆。如果政府資源唔夠,就盡量多請義工,唔能夠因為善小而不為,要做,就要做得好過民建聯。

五、連繫小眾 擴闊民意

「小眾」所指既,係本地既小數族裔,包括俗稱既「南亞手足」。係咪得重慶大廈先有南亞人?根係唔係啦。好似深水埗、天水圍、元朗、青衣,其實住左好多南亞裔人,有唔少更係合資格選民。好坦白,我一直都好好奇,除左張昭雄之外,係咪好少人做對少數族裔做選舉工程?

有線岩岩做左依方面既報導,可以花小小時間睇睇佢

本土派對於南亞其實好有優勢,首先、「藍色清真寺」事件連結左好多南亞人;第二、少數族裔必然要依靠社會上既大多數,去協調出文化生存空間;第三、唔少南亞第二代、第三代開始成年,泛民本土年輕新力軍,對佢地黎講比較易相處。

有線既報導指出,淨係葵青一區,已有兩萬幾已登記既少數族裔選民,仲未包未登記既,但佢地未必知香港既政治係咩事,有單張都未必睇得明,手足可以從語言、解說、少數族裔文化方面入手,吸納依批選民。同時,亦可以幫助佢地係社會工作上既融合問題,張昭雄做唔到既,我地一定要做得更好。

六、重整文化 形塑本土

「文化康樂」係民建聯幾乎唔理,亦令好多人忽視左既問題。香港既社區規劃其實做得好差,特別係新市鎮同舊區,就只係一個住宅區,無任何社區氣氛。好似圖書館、流動圖書館、藝術展覽、本土歷史講座既相關活動從來都唔夠。

唔好睇輕文化活動,香港依家經歷緊既,正正係「民族復興」。要成就一個民族,就要有情感連繫,而情感黎自於事物同文化既共同記憶。相反,要毀滅一個民族,就係要令佢地唔再重視自己既本土文化,令佢地以為自己另一個大一統帝國既臣民。

香港係社區歷史其實好豐富,例如將軍澳點樣由一塊爛地,變到今日既「中產國」,都已經可以講好耐。將各社區既本土歷史同特色重新整理,透過康樂、文娛甚至藝術形式展現出黎,引發更多人既共嗚,產生情感連繫,係「光復香港」入面必不可少既工作。

七、團結各區 協作爬山

如果有留意開區議會既地區事務,會發現不論係民建聯,定係所謂既「獨立」議員,都有一個好大既問題,就係各自為政。

當然我明白地區事務已經好多野要做,但其實所有小選區拼埋一齊,先係一個真正既「區議會」,就所我個人所見,好經常就係搞大型活動或者基建既時候,會搵唔到另一小區既區議員/議助,又或者佢地果邊唔理、唔做野,最後好多計劃都不了了之,或者拖到三年零八個月。

今次難得有好多區係「全取」,地區同地區之間既都係同路人,絕對可以有更密既合作,一個群體既形象,絕對要比單一個人更加深入民心。一個資源比較豐富既社區,絕對可以幫助另一個資源較薄弱既社區,不但可以有更佳活動同基建合作,亦可以將「黃區」/「本土政治」既氣氛進一步加強。

四年眨下眼就過,下次選舉一樣會係對番建制,下屆你果區想有咩人接任,定係連任,區與區之間一樣要有協調。區議會之間可以無大台,但一定要互相幫助,以類似「新政聯盟」既方式改善香港。

八、議政平台 踴躍發聲

好啦,做左咁多,大家都係要去番終極目標:五大訴求。

區議會係體制係屬於「民政」範疇,確實好難可以上到去「建政」既層區。不過,區議會主管地區事務,香港人有言論同表達自由,可以建立更多論壇、文宣活動、定期既公開討論會,去俾社區入面既所有人,都能夠表達自己既聲音。

要記得,區議員都只係「一個人」,就算有普選,佢既一票都係得一票,唔會變兩票。社區既「大多數」,你同我同其他人,先係真正主宰香港命運既人。今次投票率咁高,係因為社會抗爭,但一年後,四年後,當抗爭開始降溫,你點樣可以維持到市民對政治既參與度?就係要有一個地區社既平台,去俾大家表達自己既意見。

以前黑警、民建聯同政府成日講「沉默大多數」,就係因為香港人對政治既表達程度太低,令佢地有口實可以自恃執政。唔想再俾班仆街日後再反攻,就要踴躍表達政治。

結語:
從下入手 由地區光復香港
第日有得普選特首 你想佢係邊區出身

最後講小小歷史,歷史上真正成功既革命,好少係「由上而下未得到社會共識,由少數人推翻政權更迭而成功。由上而下既政權革命唔係唔會發生,但多數係會失敗,好似孫中山同國民黨,當時除左少數知識份子之外,「三民主義」根本落唔到農民社會,結果最後俾共產黨毛澤東既「打土豪分田地」由下而上偷雞成功。國民黨真正既民主革命,要等到 1990 年既「野百合學運」,由解嚴後台灣社會既新一代年青人所達成。

好多人話區議會係政治上除左 117 席選委,係無實際作用。換過角度思考,區議會未必要直接影響政治,而能夠係創造出一種「大家都可以影響政治既環境」。我地再諗遠啲,如果我地既下一代、下下一代有得選特首,你想特首係邊一區既人?你想佢依家、成長果陣、第日見到既社區,會係點樣?

香港人未贏。正因為未贏,所以我地先要做更多。17 區已變天,連離島區亦已差唔已變一半,民意唔係必然,中共、政府、民建聯一定會盡力反擊,極權一直係我地既門前,絕對唔能夠放棄任一個社區。

講左咁多,就係想大家唔好投完票就算。區議員絕對唔係優差,工作絕對唔止得「八大」,係既話,唔會連無限資源既民建聯好多時都做到食屎咁。今年好多當選人係年輕人同素人,絕對需要你既幫忙。唔一定要做到議助,但請主動留意、聯絡同協助各區議員。優勢要維持,缺陷要改善,繼續狙擊政權。

作者自我簡介:身高 180,但在巨人的肩上,我們都是矮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