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務員反國安法有何不可?

2020/6/13 — 18:58

聶德權

聶德權

聶德權連日發表偉論,指責有公務員工會參與發動反國安法罷工公投,是違反「公務員守則」中對特首及政府的「完全忠誠」,並恐嚇會「嚴肅追究」

聽到這番言論,好像香港搭上了時光機,回到過去的封建時代,真的如《頭條新聞》一樣,特首化身宮廷「太后」,公務員則變成只能唯命是從的奴才「小貴子」。

聶德權引用「公務員守則」中提及「公務員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total loyalty)」,以此說明公務員不得反對國安法,完全是偷換概念。

廣告

公務員不是「賣身」給特首,這裡所指「完全忠誠」,僅僅是指工作關係而言,公務員在工作上要做到「盡忠職守」,絕對不等同可否定公務員作為個人,可享有選擇政治信念和參加政治活動的權利和自由。

所謂公務員「政治中立」,就是說公務員在履行職務時,不應受個人政治信念、政黨從屬等因素左右或影響,理應要做到不偏不倚。

廣告

至於在工作時間以外,公務員跟其他香港市民沒有分別,可享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和自由。這當然包括對政府政策的批評和不滿。這是《基本法》所賦予和規定的權利,不容任何人(包括政府)去侵犯。

憑常識已可推論,一個在勞工處或房屋署任職的公務員,他們既沒有參與制訂政府政策,也不是負責推銷,在公餘時間參加反國安法活動,與他在工作時間內如何執行職務,根本完全扯不上關係。這當中有何利益矛盾?何來角色衝突?

更何況,被聶德權批評參與是次罷工公投的新公務員工會,作為經合法註冊的工會組織,法律上受到「防止歧視職工會條例」的保護。該條例列明香港僱員有權在工作時間以外參加工會活動。

罷工投票作為工會舉行的活動,其會員絕對有權參加,不應受到僱主任何阻撓、滋擾和干預,否則即屬違法行為。政府如今出言恐嚇,並指會追究責任,其實已構成涉嫌歧視工會的犯法行為。

聶德權自己甘願為奴,卻要全港公務員一同墮落,從前要恪守「政治中立」的公務員,今天竟變成被迫親共投誠,「政治忠誠」已蓋過了「政治中立」。現在公務員及其工會所受到的打擊和壓力,絕非偶然,喪鐘已經敲響,公務員別無選擇,要發聲要反抗,與香港人一起,守護我們的價值和制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