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投的意義 — 為三罷點一盞燈

2020/6/24 — 16:42

香港白領(行政及文職)同行工會製圖

香港白領(行政及文職)同行工會製圖

【文:宋仁宗 @ 香港白領(行政及文職)同行工會】

林鄭月娥於早前公開說公投沒有憲制基礎,沒有法律地位,以抨擊 6 月 20 日的跨工會罷工及學生罷課公投,又是一次借憲法之名監治平民的手法,姑勿論憲法或法律有沒有對公投的明文肯定,公投本身就是帶有公共認受性的行動,任何一個尊重公民又或者民主精神的元首都不應該講出此等卑劣的說話。更甚者法律無考慮到公投的合法性是法律不完善,並非公投本身有問題,說出此等廢話只會顯示出她對自己的政權有幾無信心。

踏入 2020 年後,我們耳邊不乏一句說話「我覺得場運動靜咗」,筆者反覆思考多遍,發覺運動之所以靜,並不是單純因為我們「覺得」運動靜了,事實上運動真的靜了,但點解?因為政府打壓加強了,因為願意上街行動的抗爭者拉的拉,走的走,甚至乎已經死了,剩低下來的就是不會上街或是聲勢寡薄的抗爭者。

廣告

或者我們都需要想一想,當大家都街頭抗爭時,我們在做甚麼?又或者當現在大家都似乎沉靜下來時,我們又在做甚麼?這樣講並不是要鬥黃分化,而是提出自我反思的重要性,抗爭、革命不是「打份工」,並非因為有回報所以行動,而是僅靠著我們心底下對公義的追求,對自由的渴望,對公道的執著的不妥協。而我們必須要對自己真誠,我們願意為抗爭付出幾多?答案每一個人都不盡相同,也無須對任何人交代,我們只需要真誠地面向自己。事到如今,只要我們保持抗爭的心融入生活的每一個細節當中,運動就至少會由靜變成暗湧。

再次強調罷工的重要性不止於撼動政權,更在於扶植港人在職場上有權利對資方討價還價的意識。6月20日的罷工罷課公投,從結果上看當然是強差人意,我們或者都因著這份結果而大受打擊,又或是意料之內,有人心有不甘,也有人冷嘲熱諷,然而公投始終以失敗告終。但只要一想到公投當日加入工會的人,炎夏之下願意排一個多小時只為加入工會進行投票,這一份堅持就是我們最好的鼓舞。

廣告

然而諗深一層,即使今次公投失敗,只要我們都相信播種的理念,就無須要為這次強差人意的結果而苦惱。2016 年「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只有歸納於本土派、被視為激進派的人才會叫的口號,而 2019 年會叫「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是 200 萬以上的人,甚至乎更代表了香港人政治取態上的普遍性,這是梁天琦在 2016 年所播下理念的種子。同樣地,只要我們相信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播種,他朝有日當後人回首觀看這班傻人在做甚麼時,他們都將會繼承我們的理念,將公投或三罷的規模壯大,做出更優越的事情。而當然,只要我們一息尚存都會與香港人一同抗爭到底。

導演王家衛有一套電影叫《一代宗師》,當中有一句對白—「憑一口氣,點一盞燈,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燈就有人。」在革命路上,我們永遠不知道成功和失敗的定義是甚麼,2014 看著夏慤道上的「WE WILL BE BACK」曾經令我們灰心喪志,那想到 2016 年及 2019 年 WE 真的 BACK 了,我們不希望今次失敗以後要等數年才有下一次,但觀乎以往六年的抗爭發展,我們只少可以肯定今次我們已憑一口氣,為三罷點了一盞燈。

 

香港白領(行政及文職)同行工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