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民黨傾向留任 將跟從民調結果決定

2020/8/20 — 19:12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陳淑莊、楊岳橋、郭家麒、譚文豪(圖片來源:公民黨 Facebook)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陳淑莊、楊岳橋、郭家麒、譚文豪(圖片來源:公民黨 Facebook)

【 文:公民黨 】

中共與特區政府以強權押後選舉和延續本屆立法會,現任民主派議員應該總辭或留任(或其他形容詞),成為民主陣營的路線之爭。我們明白不論總辭與留任,都有充分的理據。從政者面對重大的政治決定時,除了考慮理據之外,亦需聆聽民意,務求作出理據與民意兼具的抉擇。

廣告

由於新一年度的立法會會期將於10月開始,去留問題必須於9月30日前有決定,時間上無法舉行公投。惟我們知悉民主黨將會就民主派議員的去留,進行民意調查。我們認同和支持這個做法,並承諾會根據民調結果決定公民黨議員是否留任立法會。

在民調之前,我們在此簡單而清晰地闡述我們的選擇留任的理據,以立此存照,作為我們未來承擔現在這個決定的政治責任的憑據。

廣告

在反送中運動中,街頭戰線、國際戰線和議會戰線三線並行,三方互動,缺一不可。惟武漢肺炎襲港,特區政府以此為藉口打壓社會運動,令街頭戰線一時偃息;過去一年,香港反送中運動與國際連結,持續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但亦隨著國安法驟至,頓時令國際連結和街頭運動舉步維艱。剩下的議會戰線,或許是最弱的一環。可是,除非有新的戰線,或索性放棄抗爭,否則不應輕言從任何一條戰線退下。

或許有不少人認為議會戰線是最無用的,所以放棄亦無礙大局。然而,即使是最無用,卻不至於完全無用。的確,在制度上和票數上,民主派幾乎不可能阻止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的惡法劣政。民主派在議會裡能夠做的,也有果效的,是揭露政府和建制派的弊陋,以及拖延和減少惡法劣政的通過,從而讓社會有足夠時間知情,以及醞釀反對的運動。從2003年的反23條,到去年的反送中,議會內的民主派一直都是發揮這樣的作用。試想像,若然議會裡沒有民主派議員,所有惡法劣政,可以不經質詢與檢驗,市民還未有足夠認知的情況下,光速通過;施政的失誤(如高鐵超支與偷工減料)、官員的失德與建制派的醜聞(如梁振英與周浩鼎「打龍通」事件),立法會亦不會追究,甚至幫忙護短和隱瞞。

爭取民主的人看重原則,因為我們的政治道德要求比中共、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高;但同時講求策略,因為我們深明面對無賴的強權,需要智取。是以我們一方面認同和持守原則,另一方面在不符合原則的制度中尋求突破。正如支持民主的人不會認同功能組別、特首小圈子選舉,以至是有DQ下的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但大家仍然盡力參與,無非是希望憑著我們的原則,有策略地突破不符合原則的制度,然後帶來變革。

事實上,在不少威權國家,例如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委內瑞拉,當地的反對派都曾經以撤出議會為策略,可惜效果強差人意,有些甚至因此而陷入頹勢 (可參看 bit.ly/2FrP64q)。現在是轉攻為守的時刻,我們要從議會退守與在議會堅守之間作抉擇。我們有在議會堅守的經驗,卻無法預測從議會退守的後果。

中共與特區政府以強權押後選舉和延續立法會,無非是視立法會為其政權保衞戰的最重要鬥爭場地。不曉得主張總辭的朋友,退出這個重要的陣地後會有甚麼抗爭的計劃,更不知道是否能夠預測和承擔從議會退守的後果;而主張留任的 - 包括公民黨 - 則清楚明白,即使立法會屬非法地存在,卻肯定是中共與特區政府重視的陣地,其所作的所有決定亦會合法地影響每一個市民。若然希望繼續與中共和特區政府周旋,便絕不能從這個陣地退卻。我們明白市民對民主派有很高期望,過去的表現或許未必達至大家的要求,但我們一直都在聆聽批評,汲取經驗,力求進步,更願意接受選民在每一次選舉中對我們的裁決。

最後,我們重申,總辭與留任,都有不能駁倒的理據,可惜選擇只有一個,不能兼得。唯願不論選擇哪一條路,都不是大家分道揚鑣,而是各自登山,山頂見。

 

原刊於公民黨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