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立醫院前線醫生:我罷工,是為了香港人有免於感染的自由

2020/2/10 — 13:52

【文:公立醫院的前線醫生】

我罷工,是為了香港人有免於感染的自由。

作為醫護,面對疫情,我只求眾人各司其職。診治病人當為醫護天職,為此我無怨無悔。但當身負資源分配、政策制訂重任的港府屢屢失職,醫管局作為壟斷公營醫療的法定機構,卻甘願自貶為港共傀儡而默不作聲,我們可以判定,醫管局已經誠信破產。在一觸即發的疫情裡,假如出現任何本地感染個案的人命傷亡,港府和醫管局高層難辭其咎。

廣告

在罷工行動的第五日,眾醫護和工會一同前往醫管局總部尋求對話。苦等大半天,總部公關終開出以醫護退場作為條件,換取高層每天公開 PPE 庫存、不秋後算賬和安排下次對話的承諾。豈料以上卻只是哄騙醫護退場的空頭支票。退場以後,我們甚麼也得不到,而我對醫管局的感受只有四字︰恨之入骨。

那天,我目擊了很多同伴的悲憤、落淚。但說實話,對於醫管局高層的出爾反爾,我並不驚訝。親歷 2014 年、2019 年的香港,我理解到極權治下的常態,往往就是毫不留情、裡裡外外的打壓。反抗路上,我們除了要面對極權本身,更不乏與權力共謀的恩庇待從者,而在今次疫情裡,醫管局就為一例。

廣告

公立醫院醫護罷工,是不容易的事。公營機構不受市場邏輯制約,而使得我們無法像對付大企業般,帶動群眾杯葛資方。而醫護罷工,更動輒得咎,要負上背棄病人的罪名。香港工運傳統薄弱,但這次罷工卻一舉推翻了一種我們對香港人的想像︰在職的我們不是只懂信奉中環價值的經濟動物。

罷工行動暫告段落,我對於每位工會幹事只有最由衷的謝意。過程中他們要承受港共喉舌的抹黑、高層的打壓和面對前途的未知數。就此,我們沒有一位會員有資格對他們過於苟刻。

要前行必先反求諸己。可以重來的話,我會更早準備文宣給部門同事,相較單單轉發訊息,我仍相信親手遞上印刷出來的文宣更具感染力。我亦會更早籌備醫院同事的自發活動,以收對外宣傳、對內凝聚之效。有同事雖無法身體力行,但心繫罷工活動,假若有方法可讓他們在辦工同時表達支持,即更可能令不敢罷工的走出來、令反對罷工的覺察前線醫護的躁動、甚至令病人更為理解罷工的因由。即使簡單如一張「我仍辦工,但我支持罷工」的顯眼貼紙,亦會有其意義。

罷工暫時無法達致五大訴求是需要承認的事實。但屢敗屢戰,正是與極權抗衡必經的階段。假若有六千會員同意繼續罷工,我亦會堅定同行,因此我投票支持了延長罷工。但同時,我亦理解到日復一日重覆的行動可能令大眾觀感疲勞,而失去其影響力。無論如何,今次罷工絕對是香港不合作運動的里程碑,亦為其他行業籌備工業行動提供了寶貴的資源和經驗。

擱置罷工,但運動沒有完結,要前行我們更需做足準備。這次罷工讓我們有幸結識到同一醫院的朋友們,建立起有機的網絡,就可以組織起來繼續同行。要在每間醫院對內發展網絡、對外連結工會,工會二萬人的會員基數才不致變成水份,甚至在未來與工會失聯。

就我而言,爭取不到封關,我無愧於心。我之所以行動,是要把握每個機會,削弱現今政權的執政威信,和增加其管治代價。極權看似不為所動,但撼動她就是我們作為自由人的義務。但願走過的路、落過的淚都可讓我們變得更強,終有一日,我們中有人可以成為拖垮巨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願榮光歸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