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開指「性愛片段是犯案動機」有什麼動機?

2019/10/28 — 10:15

2019年10月23日壁屋監獄,陳同佳出獄

2019年10月23日壁屋監獄,陳同佳出獄

「台灣殺人案」兇嫌說要往台灣自首一事,仍然處於膠着狀態,但這位顯然是得到政府默許的神職人員已經急不及待,擺出殺人兇嫌監護人或代言人的身份,向媒體隨意公開這一類片面的消息,這只會令事件變得更複雜,但同時也透露出更多訊息,讓大家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判斷事件背後玩家的意圖。

首先,這一位扮演了兇嫌代言人身份的神職人員,公開對媒體提出這一個說法,其實十分不妥當。不知道這位神職人員有沒有去求證過這一個說法的真實性。殺人兇嫌可能是要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想要為自己開脫或減輕自己的罪責。公開這樣講的客觀效果,有可能在社會上對被害人作負面的道德判斷,從而也在某種程度上合理化了殺人者的行為。

其次,作為一個沒有調查權的第三者,不知道這位神職人員有沒有親眼看過那一段所謂性愛錄影片段,又有沒有驗證過片段的真偽。在這些都未曾得到證實及有結論之前,便公開這樣講,而被害的一方也完全沒有可能作出反駁,這對受害人不是十分不公平馮?對據說已經飽受困擾,又因為兇嫌獲得釋放而進一步受到困擾的死者家人,這不是第二次傷害嗎?

第三,就當他所講的是事實,但作為可能是這單殺人案的其中一個重要線索,是不是應該這樣用這樣輕率的方式來公開?這對往後的調查及裁決會產生什麼影響?這一類傳聞,如果在案件發生初期傳出來,也許會為調查提供線索,但當這件事已經變成高度政治化,兇嫌是否能夠被繩之於法又要取決於很多政治角力及兇嫌個人的最後決定之時,放出這種消息不但無助解決問題,還會轉移了事件的焦點。這一位神職人員,就當他沒有常識,但他今天扮演的這個角色顯然也是得到政府的默許甚至祝福,所以他現在這個說法,又是否包含了某種來自政府的潛在議程?

他竟然可以如此實牙實齒地說,「當然香港政府是有下載」那個片段,究竟是從何得知?如果是事實,如此公開政府的調查資料,是不是有任何法律上的問題及不妥之處?

政府在回應台灣當局的指控時曾經推說,香港政府這一方掌握的資料十分有限,所以追究刑責的責任只能在台灣,又呼籲台灣政府以負責任的態度來處理兇嫌赴台自首的安排。那政府又是否有責任向台灣當局提供這一個如此重要的證據(如果真的有這個片段,政府又真的下載過)?如果是有這段錄影,政府又憑什麼拒絕台灣方面要求的某種形式的司法互助,把相關證據正式向台灣政府移交,從而確立證據的真確性?假設這會是對殺人動機作裁決的關鍵證據,那律政司長所說,要由兇嫌「自行決定」把什麼證據及相關資料帶去台灣這一個說法還是否成立?

現在兇嫌已經離開了香港的監獄,看來特區政府可以做的事已經不多,但特區政府配合北京當局的需要,繼續在政治上操作這件事似乎還是有可能的,而且也顯然真的可能有一點點政治作用,例如是在政治上對台灣行將進行的總統選舉造成一些影響。看看台灣方面那些親北京的政治人物,例如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及前總統馬英九對兇嫌自行回台自首的說法所作的反應,又看看行政院長蘇貞昌近日對馬英九等人所提出的指控,再看看特區政府律政司長及保安局長對台灣當局的嚴詞反應,其實都可以看出一點點端倪。

據說這一位充當了兇嫌代言人身份的神職人員,正在為競逐聖公會香港教區的大主教鋪路。以其政協的身份,又回顧其多年來似幹部多於神職人員的言論風格看來,他如果能夠當選大主教,對北京當局在香港的宗教界統戰工作將會是十分重要的。北京當局最希望見到的,是有更多香港人響應這一位神職人員的呼籲,甘心做北京主子馴服的小貓。在這個選舉香港島區主教提名的時刻,讓他揭開一場道德辯論,看來可能還是會有一定政冶作用的。

作者 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