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開發言後遭大陸電話滋擾 中大吳同學:自己「冇屋企」少包袱 「如果我不站出來,還有什麼人會發聲」

2019/10/11 — 12:14

吳同學(圖片來源:TVB影片報道截圖)

吳同學(圖片來源:TVB影片報道截圖)

中文大學昨晚舉行對話會,學生吳傲雪除下口罩,表示自己在 8.31 被捕後遭受警方性暴力,引起關注。吳傲雪今早再在電台節目發言,提到自己在葵涌警署遭受性暴力,包括被男警員拍打胸部。她又指昨晚對話會公開發言後,在網上遭到「人格謀殺」,指她「作故仔」,又遭到大陸電話滋擾。

她又提到自己的家庭背景,形容自己「冇屋企」,即使站出來控訴都不會面對來自家人的包袱,「如果我都唔企出嚟,我諗唔到有咩人會企出嚟發聲」。

吳傲雪今早在商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提到,她是在 9 月 1 日早上,在葵涌警署遭受警員性暴力。當時一名女警在吳傲雪的手腕扣上印有 "AP"(Arrested Person),即被捕人士的索帶,該名女警不夠力扣上,當時亦有其他女警在場,「但當時該名女 CID 無邀請其他女警幫忙,然後邀請旁邊的男 CID 扣上索帶」。

廣告

及後,該名男警在為吳傲雪手腕扣上索帶時,大力拍打了吳傲雪的胸部。主持人再確認拍打胸部的動作為「無需要」時,吳傲雪表示同意。「當時我即刻嚇到腦海一片空白,唔敢反抗」,並且嚇到「後退兩步」,但她形容被拘留的情況是「肉隨砧板上,任人魚肉」。吳傲雪又說,認得該名男警的樣貌,他並且有穿上警方的黑色背心,但是委任證反轉了。

女警監視如廁及性器官

廣告

另外在當日下午,吳傲雪在葵涌警署如廁時,有兩名女警望著她如廁,並且望著她的性器官,而當時如廁位置的側邊亦有閉路電視,大約七步之外亦有一批男警在場。她又說,有女警曾經用金屬探測器檢查她的身體,由於她當時身穿帶有金屬鈕的短褲,所以金屬探測器發出聲響。當時搜查的位置旁邊是一個有蓋停車場,超過 20 名男警在場,「當時女警沒有得到我的同意,就掀起我件衫到肚臍位置」。

吳傲雪說,她在新屋嶺拘留中心沒有遭受性暴力。她指 8.31 被捕人士在新屋嶺的待遇不太差,相信原因是當時社工陳虹秀同樣被捕並且在場。但是她也提到,其他被捕人士有在新屋嶺遭受性侵和虐待。

吳傲雪並且說,有被捕人士遭到輪姦和雞姦,但該人正在考慮是否公開事件。

發言後遭網上「人格謀殺」   大陸電話滋擾

昨晚對話會後,吳傲雪表示自己在網上遭到「人格謀殺」,並且指她「作故仔」,她也表示驚恐,「我會唔會被黑社會斬?」。

她表示見到警方發出的聲明表示會主動聯絡當事人,她的第一反應是「你係咪要捉我返去,嚟多一次 48 個鐘(拘留)?」,擔心自己再被帶到類似新屋嶺沒有閉路電視的拘留場地「任人魚肉」。

她又指,昨晚發言後,她的電話遭受大陸電話號碼連番滋擾,而今次發言前,她都未遭受過這種滋擾。

自己「冇屋企」 站出來控訴少包袱

吳傲雪最後表示,她站出來控訴的原因非常簡單:她提到自己的家庭背景,形容自己「冇屋企」,即使站出來控訴都不會面對來自家人的包袱。「當我一諗到比我遭遇更嚴重性暴力、性侵及虐待的人,佢捱到呢一刻,撐到呢一刻,佢比我更加勇敢」,「我比起其他被捕人士,唔知叫好彩定唔好彩,我係冇屋企嘅,我冇咁大負擔,我冇咁大包袱。如果我都唔企出嚟,我諗唔到有咩人會企出嚟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