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信:醫療問題與時代革命

2019/12/30 — 11:23

先前寫下拙文,略表對醫療問題之淺見。拋磚引玉,得另一位公立醫院醫生(下稱 A 醫生)回信,在此致謝。小子經驗尚淺,對醫管局內的積弊未有充份認識,閱畢鴻文後得益不少。A 醫生提出幾個例子,指出了醫管局高層的管治思維出錯,尤其是跨區門診及醫院發展大計的問題,更是我從未留意到的。然而醫管局管治思維固然有問題,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思維,而又為什麼問題存在這麼久,這種思維卻又一直沿用呢?思來想去,我還是想到了政治原因,更明確地說,是政治文化。

醫管局為政脫離實際

正如 A 醫生所說,不斷追求更高效率最終只會適得其反。除了追求效率,更要顧及效能。病人得到什麼才是最重要。高層居廟堂之高,面對的只是一個個數字,前線處江湖之遠,面對的卻是一個個病人,和他們的家屬。其實不用高層催促,前線醫生都會自覺讓病人出院。

廣告

每天巡房醫生有兩個數字念念不忘,一是自己手頭上有多少病症,二是今天可以讓多少人出院。手上有很多症,醫生當然忙得要命,而若當天出得少症,甚至出不了症,就會感受到很大壓力。因為不管你今日有沒有出症,新症還是會繼續上病房的,明天你又會多了幾個新症了。所以前線醫生總有種無形壓力和內在焦慮感,迫使他們盡量出症,甚至連放假都會擔心回來後會有幾多症。而總部同時又要求縮短住院日數,只會令前線醫生壓力更大。醫管局要求前線在資源緊絀,人手不足,病床不足的情況下,提供快速又有質素的服務。這讓我想起了一句話:「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願望雖好,然而客觀條件不為人的意志所轉移,前線也想坐著動動嘴皮就讓病人一夜康復呢。

如此思維,反映出其為政脫離實際。那麼為什麼會這樣呢?我認為是沾染了官場習氣,尤其是中國官場的陋習。我們以前常常會覺得中國文化很美好,但中國文化很大部份都反映在政治文化上,其糟粕真的不是一般的多。中國幾千年的政治文化,就是黨同伐異,奉迎上意。中國社會歴來升官,以能者上的少,靠關係靠奉迎靠鬥爭的多。上層的人愛面子愛虛榮,下面的人只能配合,久而久之,整個官場都充斥著務虛度日,投機鑽營的人了。偶爾出了一兩個做實事的人,也就成了少見的好官,而好官總是做不長的。

廣告

劣幣驅逐良幣:醫管局高層習染中國官場陋習

乾隆六下江南,地方官極力巴結,搜刮民膏,粉飾太平。他看到的當然是自己治下出現了所謂盛世,海晏河清。他不會看到官場貪污成風,土地兼併嚴重,底層的人民飢寒交迫。習近平和李克強去探訪民居,當然聽到形勢一片大好,再說幾句不痛不癢的「重要講話」,勉勵官員,然後大家讚歎明君盛世。你還期待會出現刁民攔路伸冤的事嗎?恐怕未出門已被截下了。這樣的情況是否似曾相識?沒錯,冬季高峰期時,高層或是政府高官總會出來探訪前線。偏偏行前要高調通知,然後當然事先洗好太平地,怎可以讓他們看到戰火紛飛的病房呢?這豈不是要他們難堪嗎?大駕光臨醫院,說幾句同事們辛苦了,再派幾粒魚蛋,於是賓主盡歡。

當然,高層若真想知道情況,又怎會做不到呢?很多時是明知而不為罷了。就像乾隆明知和珅貪污,那又如何,只要他討得自己開心就行了。做做門面工夫,為盛世塗脂抹粉,不用費心費力,大家都開心,何樂而不為?真正有心做事的人,總是囿於各種制肘,甚至還會得罪其他人,遭受排擠。中國歷史上想進行改革的人很多,而結果也是失敗的為多。王安石搞了十幾年,最後黯然下台,一無所獲。張居正改革了十年,人亡政息,還落得家破人亡的命運。因為整個國家機器利益糾結,你想改革便觸動了別人的利益,自然被群起而攻,劣幣驅逐良幣。所以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現在制度雖然不好,但是大家還是靠它吃飯,所謂新政策,意思意思就好。所以高層當然熱衷於追求數字了,因為數字漂亮,他們更可以名正言順地升職加薪了。

理論上主政的人要去解決問題,因為問題得不到解決,一旦爆發,他是要負責的。但理論只是理論,醫療爆煲的問題說了恐怕不止十年,到現在還是沒有人需要負責,高層還是年年財源廣進。這些年來政治是如何腐敗,大家有目共睹。二千年頭,梁錦松還能因為偷步買車而下台,到了今天,囤地收錢,完全不用掩飾解釋,廉政公署也由香港人的驕傲墮落為形同虛設。樓價連年攀升,貧窮人口屢創新高,醫療年年爆煲,官員完全不用負責。現在就是明目張膽地告訴你,即使我做得再差,你又能怎樣呢?既然做事沒好處,做得不好又不用負責,自然引致官員怠政亂政了。

中共用人的唯一標準是政治立場,它問的不是你能做什麼,而是你想什麼。只要你親共,做什麼都不會有事;只要你反共,甚至只是不親共,就算無罪也能讓你有罪。退一步講,即使不論政治立場,做生意的和官員勾結便無往而不利,得罪官員便遭受打壓。中共雖然披了共和國的外衣,但本質仍是那個專制的老舊帝國,繼承的還是那套官場文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共現在實行的是權貴資本主義。紅二代形成的特權階層,與八旗子弟有很大分別嗎?都是所謂打下江山,然後就永享榮華富貴,還可以欺壓平民。

中國的官本位文化是真正的「自古以來」,古代平民見官要跪下叩頭。做了官就有特權,可以欺壓平民,甚至生死予奪。就算到了中共建國,號稱人民政府,官員還是可以凌駕於人民,人民的生命還是賤如草芥。有本書叫《活著》,相信很多人都看過,裏面有段情節頗讓人印象深刻。書中主角的兒子,因為縣長夫人急需輸血,就感到無比光榮地去捐血,結果給活活抽血抽到死,換來的是:「醫生也怎麼當回事,只是罵了一句抽血的:『你真是胡鬧。』就跑進產房去救縣長的女人了。」1994 年,新疆發生了克拉瑪依大火,又叫讓領導先走事件,顧名思義,發生火災讓領導先走,結果死了 325 人,其中近三百個是學生。2019 年 12 月 1 日,廣州發生地陷,政府第一時間就填了坑,結果活埋了三個人。這一再反映了自古以來在中國,草民就真的如草。

九七之後,香港政府直接受控於中共,二十年來早就跟著腐化墮落了。不要說官員了,連其爪牙都有特權。幾年前譚耀宗插隊割息肉,近來何君堯插隊做手術,比比都是特權的例子。而人民的生命也愈來愈變得輕賤。這幾個月來,警察隨意使用致命武力,開槍開上癮。每隔幾天就出現各種死法古怪的屍體,全部都沒有可疑,一切都在說明人命對於政權真的不值一文。更可怕的是還有很多身為蟻民的人幸災樂禍,完全不明白自己也只是草芥。他們不知道,當政權找上他們時,他們的生命並不會因為支持暴政而特別矜貴,螻蟻終究也是螻蟻。

不能小看政治上的黑暗腐敗,因為它蔓延到各個領域,引發整個社會的沉淪。掌握公權力的官員失德,與之交集的社會百業也只能跟著腐敗。因為委身奉迎的人向上爬,持身守正的人被壓了下來,社會高層的位置都被這些人佔據了。而其他人看見這樣做才有機會,只能跟著做了。更可怕是,你不跟著這樣做,更可能會被排擠。例如中國的醫生如果不收紅包,每個病人都一視同仁,那他自然受人愛戴了。這叫收紅包的其他人怎麼自處?他們不會自省而不再收紅包,而是會怪他破壞規矩,甚至排擠他了。再發展下去,整個社會的價值觀也跟著墮落。大家不再相信憑努力和能力可以改變命運,不再相信公義,而變得麻木不仁,變得殘酷卑劣,整個社會死氣沉沉,妖風陣陣。

今天大家都可以看見,幾乎所有公共或半公共機構,都成了瓜分利益的地方。管理層尸位素餐,做得怎樣差勁都不用引咎辭職,甚至還可以年年加巨額薪金。落選的人可以迅速獲委任其他公職。殘害人民的所謂紀律部隊,在巨大民憤下仍能獲得加薪。政治腐敗,官員怠政,利益輸送,刑法嚴酷,軍紀渙散,禁錮思想,消滅肉體,貧富懸殊,底層人民生活艱苦⋯⋯整個社會都充滿著肅殺絕望的氣氛,我看到的是萬馬齊喑,一片末世景象。

醫療問題就是政治問題

為何談醫療問題卻扯到那麼遠呢?因為中國的政治文化已經侵蝕了香港的各個領域,醫療問題就是政治問題。人民的生命變得不再珍貴,寧願投巨款於天價工程,也不願給香港市民多一些醫療資源。人民血汗錢輸送給各大國企和親共派,也不用在人民身上,可謂現代版「寧與友邦,不予家奴」。

除了政策資源的問題,醫管局很明顯也變成了一個官場。最近才任命了范鴻齡做醫管局主席,和安插李國章做港大校委會主席有什麼分別?不,還是有分別的。李國章怎樣說也是個教授,雖說是中大的,但也勉強拉得上關係。范鴻齡卻是個不折不扣的門外漢,其政治立場也很鮮明得很。這樣做的目的,路人皆知,就是把政治鬥爭帶入醫院,整肅醫護界。而做醫管局高層基本上也變了做官,每年做些數字,粉飾門面,交代過去,就能高薪厚祿。反正官員也不會排幾年隊來看醫生,也不用睡在街床。至於實際使用服務的市民感受到什麼,就留給市民自己去感受吧。

醫療問題只是香港眾多問題中的一小個,背後除了醫療制度本身不夠健全外,更重要的是政治原因。問題根源所在,還是在於政治權力的來源與制衡。七十至九十年代,英國人尚在的時候,可算是香港最政治清廉有為的時代。各種卓越制度和基建都是在這段時間落成。有些人很喜歡說英國殖民的時候也沒有民主,想以此批評民主抗爭。港英時代,政府權力的確不是來自人民,而是來自英國。但英國怎樣說都是現在民主政治的發源地,英國人怎樣說還是有基本的文明和廉恥,還是為香港帶來法治和自由。港英政府的權力不是來自港人,但英國政府的權力來自英國人民。英國政府基本上還是要跟規章制度做事,還是要受英國人民的監督。

只有整個社會思想文化革新,香港才有希望

九七之後,政府權力來自中共。而中共身為蘇聯崩潰後最大最邪惡的極權,和民主自由法治人權是不共戴天的。中國人民對於中共也沒有任何監督制衡的力量(甚至意願)。上行下效,換了中共做主子,陋習文化跟著而來,整個社會都跟著在二十年間腐朽墮落,各種我們引以為傲的制度和價值都敗壞殆盡,各個行業都逐漸放棄了自己的操守和尊嚴。這讓我想到滿清入主中原,野蠻輾碎文明,腥風血雨,從此只有奴國人。滿清奴役最慘痛的後果,是整個民族精神的墮落,思想的封閉,變得愚昧麻木。

今天,我們在爭取民主自由,但民主並不止於一人一票的選舉。一人一票的選舉也不一定就是民主。有些人自覺或不自覺地扭曲民主自由的意思,利用民主反民主,利用自由反自由。他們不明白的是,你若要享受民主自由,就必須先批判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脅。我們除了求普選,更重要的是整個社會思想和文化上的革新。民主是人民作為國家的主人,所謂公僕並不應徒有其名,而應該真正為人民負責,接受人民監督。政府的權力,來自人民與其之間的契約,誰破壞契約,就應該負責。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民主自由的精神,要滲透到社會每個角落。每一個公共機構,都應該自覺對人民負責。我們要重建香港社會的價值觀,要反省中國幾千年來腐朽的官本位文化,反省那種視人民生命為草芥的文化。我們要清楚認識到,政治的腐敗,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只有民主精神深入到每個人的心中,喚醒那些還在沉睡的人,才能給香港帶來希望。民主並不一定解決問題,但民主至少可以把解決不了問題的人趕走。民主最重要的精神,就是每個人都要自覺自己的權利和義務,而並不是做個渾渾噩噩的順民愚民。否則,就算有了民主選舉,也只會淪為投票儀式。

浮想聯翩,由醫療問題談到了這裏,我並不認為自己跑了題。這十年的鉅變,給了我們最真實的震撼教育。每一項政策都與政治有關,政治與每個人都利益攸關。香港人來到時代的分岔口,只有整個社會的思想文化都得到革新,破除以往的迷思,香港才有希望。我想這才是真正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