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院醫生:回應道德綁匪林哲玄

2020/2/7 — 22:12

【文:一名抽中了生死簽的前線公立醫院醫生】

道德勒索除了是醫管局多年來慣常用的手段,一班已經離開公營醫療系統多年的所謂名醫,也很喜歡對仍然在醫管局工作的前線醫護人員進行道德勒索。身為外科醫生的香港醫學會副會長林哲玄,近日不斷批鬥的前線醫護人員,反問他們的初心,甚至質問他們如果保護裝備不足,是否置病人於不顧。關於林哲玄的言論,作為需要進入隔離病房工作的前線醫護人員,只希望用幾個顯淺的道理向大眾作出回應。

如果防護裝備不足應否上戰場?不妨大家查看一下同一日香港醫學會有關私家醫生口罩不足的報道。同樣是醫護人員,私家和公立醫院醫生的初心應該一樣,但私家醫生口罩不足可以拒絕開診,置病人生死於不顧,但林哲玄卻沒有公開譴責。相反,公立醫院醫生,尤其是抽中了生死籤的一批,從來沒有人表示像私家醫生一樣拒絕為病人服務,至少到了今時今日,仍沒有一位在隔離病房的病人在住院期間得不到適切治療。林哲玄提到的初心是否適用於私家醫生呢?

廣告

如果醫護人員在裝備不足的情況下勉強上戰場,後果為何?首先不妨大家再看一下同一日的新聞。在國內有人因為在街市接觸了病患者 15 秒便惹上了武漢肺炎。明知武漢肺炎傳染度極高,強迫前線醫護人員在設備不足的情況下上陣,結果必然是自己也成為下一個病人,最嚴重的情況當然就是命喪黃泉。當年香港有謝婉雯,今年武漢有李文亮。難道有人真的不怕死嗎?如果有的話這個會不會叫做林哲玄呢?作為一位平凡人類,我自問真的怕死。就算自己不怕,我的父母、家人、朋友也怕。畢竟醫生從來不是神,我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類。身體髮膚受諸父母,如果殘害自己身體,豈非不孝?如果有人自稱不怕死的話,其實他們可以取代我們上戰場的,反正他們都是專科醫生,部分人的資歷甚至比我們更深。要是你們不感到害怕的話,為何自己拒絕相上戰場而要推我們去死呢?就算武漢肺炎並不是百分百致命疾病,萬一醫護人員在保護不足的情況下染病,不但自己要承受苦果,病人和家人也同樣受害。香港公立醫院醫護人數長年不足,如果前線醫護人員因為保護裝備不足的情況下病倒了,在公立醫院上陣的醫護人員數目就更少,到頭來豈不是要病人受苦嗎?如果醫生因此染病而在潛伏期將病毒帶回家或者在社區傳播,豈不是等同要更多人染病,要更多人受苦?

其實沒有人的命比其他人的更矜貴,只可惜部分人就像林哲玄一樣喜歡譁眾取寵,透過批判其他人刷存在感。當見到林哲玄這番說話後,身邊不少同事都紛紛哇然。只可惜林哲玄擁有的是名氣和名銜,就算自己是外科醫生,根本不需要也不會上戰場照顧武漢肺炎病患者,大放厥詞也有媒體願意報道。相反,一班抽中了生死簽,需要冒著生命危險上戰場的前線醫護人員,因為沒有名氣也沒有名銜,所以便被這些道德綁匪一而再再而三抹黑。反正在武漢肺炎疫情得到控制後,自稱為武漢肺炎英雄的定必然是高高在上,從來沒有上過一陣的所謂名醫。其他付出過努力的醫護人員全部都會被社會遺忘。所以便有一些人按耐不住,趁著醫護界罷工蜂湧出來刷存在感,希望有朝一日戰勝了武漢肺炎後,有人會稱呼他們做武漢肺炎英雄。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