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前輩等於救了我們一命

2020/6/4 — 0:01

【文:理大生還者】

「噚晚成晚瞓唔著,唔知有咩幫到你。」朋友傳來的語音短訊。去到最後幾隻字已略帶哽咽。

「你一定要出返嚟我哋去……」傳來者和正在閱讀的我亦鼻頭一酸、淚盈滿眶。

廣告

已數不清是第 N 個親朋或致電、或短訊、或語音傳來的關切擔憂。當中包括熟悉的、陌生的,齊上齊落的、久未碰面的,本地的、外國的,有過芥蒂的、還未開始認識的。如雪花般鋪天蓋地湧來。

電話的振動頻密程度令我一度有幻聽,每一秒都懷疑電話是不是有訊息要接收。

廣告

這種種跡象顯示,這次大件事了。很可能會受傷、會流血、會被補。

撫心自問,其實未準備好迎接這畫面。

又終於體會何為「一人坐牢,全家受苦」,他們字裡行間,清楚流露出他們也感同身受在承受痛苦。然後又再循環地流傳到我身上。

那頭兩天沒崩潰掉算是一種意志修行。

然後。

由於外界的關切,幾近不分陣型的社會賢達,也用他們的方式,希望拯救出被困理大的人。第三天之後,局勢才逐步降溫,幸運地,最終沒有演化成更悲劇的事件。

那麼,為何各界感受和反應會如此強烈呢?

答案很可能,很大部分就是 — 89 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陰霾,深刻地印在不同人腦海深處。沒有人能接受,再多一次發生、甚或接近發生類似事件。

當年的畫面有多悲痛,理大當時的「及時制止意識」就有多強烈。

就是這個「及時制止意識」救了我們。轉化成行動 — 聲援、關注、緊貼報導、各出其謀營救、背後的勸告談判,令整個「理大事件」及後有最多的「生還者」。

所以,事件過後,除了感激當時各方營救之外,沒多久就想到了他們 — 六四事件的前輩。

他們都是與不公義政權對抗的先行者。雖然未能即時成功,但影響力將無遠弗屆,成了抗爭者及至普羅大眾的前車之鑑。佈下的種子,雖不知何時開花結果,但至少,其實有在這次「理大圍城」中,有發揮過作用。

間接地救了我們一命。

所以,他們某程度上成為了超越時空的手足、前輩。藉著這個六月四日的日子,我會懷著對前輩最崇高的敬意,去感激他們、記念他們。

願我們有日能不再受威權操縱,還大家一個公道。

他日光復香港有成,時代革命有您們一份。

平反六四,煲底預埋你哋!

 

理大生還者 2020.6.4

發表意見